#MeToo运动意想不到的后果:男主管与女员工的两难

示威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MeToo运动风潮兴起,带领全球反思性侵害及性骚扰议题。但是美国最新调查显示,企业中男性主管因为“避嫌”而不与女性下属互动,避免与女性下属单独开会或出差,恐会导致女性员工失去在企业向资深主管学习的空间,失去升迁的机会。这是否#MeToo运动风潮意想不到的结果,已经引起讨论。

由脸书营运长谢莉尔·桑德柏格(Sheryl Sangberg)所创办的“LeanIn”(向前一步)组织,与民调机构“Survey Monkey”合作统计结果显示在美国,60%的男主管为求避嫌,“不敢与女员工单独见面”或“一对一地开会或出差”,甚至不敢与女员工单独到餐馆吃工作餐。

#Metoo两难

该研究说,三分之二的男性经理人表示,如今工作须与女同事进行一对一合作时,会感到不自在。

LeanIn代表汤马斯(Rachel Thomas)说,这显示在女人获得赞助、指导和平等机会如此重要之际,“我们却走上了错误之方向。”

该统计还显示美国企业文化中的“性别隔离”趋势:

  1. 资深男员工较喜欢与年轻男同事见面比喜欢与年轻女同事见面的高约12倍;
  2. 资深男员工愿意与男性同事出席社交晚宴的,比愿与女同事出席的多6倍;
  3. 资深男员工选择与男同事一同外出工干,比愿与女同事同行的多出9倍。

桑德柏格解释,如此一来女员工失去了在企业向主管学习,出席重要的会议或社交应酬,甚至升迁的空间,特别是弱势族裔的女员工,成为弱势中的弱势。她强调,女性在职场因此有被边缘化的危机,男女薪资差距扩大,后果就是企业仍然会让男性文化主导;女性因此错过获得指导和与人建立专业关系的机会,而这些机会本来有助她们升迁。

LeanIn因此发起“指导我”(#MentorMe) 运动:男主管和女员工应能一起出差,开会、出差和出去用餐。两人去吃晚饭只要在公众场合就没有问题。

“公司中,如果男主管全面避免与女员工接触,职场会变得很糟糕,企业文化会更男性化。而我们需要更多女性领导,需要更多非白人领导,也希望更多同志(LGBT)担任领导人—不性骚扰同事只是基本工作。”桑德伯格表示。

网友反应

许多网民回应桑德伯格批评#MeToo运动,他们认为#MeToo已经成为“猎巫行动”。一男性网友批评#MeToo运动让办公室“草木皆兵”,男性只要“一个奇怪的眼神都有可能惹上麻烦”。有男性网友回应桑德伯格说法,表示这是#MeToo运动付出的代价“种瓜得瓜”。

但也有网民说从#MeToo到公司由男性文化主导,都是社会应该反省的沙文主义问题,不能“倒果为因”反过来批评#MeToo。一网民说他从公司退休不久,指导过五位女性,包含各种族群,他认为重点就是要好好注意不该于夸越的界线,那么就没有问题。

研究性别民主化的香港教育大学助理教授郭勤(Diana Kwok)告诉BBC中文,#MeToo运动在文化上带来很重要的改变,令人敬佩。但她观察到,#MeToo的重点应该是在于反省“权力”不平等带给人的压迫,而非仅止于男女两性间之冲突。

郭勤解释,她在香港的研究中有一些身心特殊需求的民众,他们当中有一些会有社交或语言障碍,一般不被大众理解,在日常社交生活上有可能被视为“不妥”,让前者的家长担心小孩被指控性骚扰。但郭勤的研究发现,这些民众其实没有想要压迫或侵犯他人的意图,而是因为社交困难而缺乏社交与性教育训练,表达方式易令人误解。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国体制内权力差造成的压迫更大,被害者甚至连申诉的意愿都没有

郭勤强调,#MeToo运动后续如果一直追究于男女两性间的矛盾是搞错了方向—“因为#MeToo的核心是关系中权力的压迫,不分男女,过于讨论男女间的冲突,可能会排挤其他“边缘中的边缘。” 她说。

北京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郭于华之前评论中国校园性侵害事件时称,要区分“权力”与“权利”的关系。权力通常指公权力,是向外实施的,权利通常指个人权利,用以抵御外部力量。郭于华在《金融时报》分析现实世界中权力时常不能保护权利,反而是侵犯和剥夺权利的霸主。中国社会中“权力通吃”的规则导致性侵害泛滥。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多名女演员,包括娜塔莉·波特曼、艾玛·斯通和凯特·布兰切特均支持#MeToo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