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江南区的夜幕下:撼动韩语流行乐坛的性丑闻背后

Illustration of three men huddled together

今年早些时候,一场丑闻席卷了韩国引以为傲的流行音乐产业。

胜利是全球知名男子组合“Big Bang”的一名歌手,他因被控为生意招揽妓女,并挪用他参与投资的,位于富豪云集的首尔江南区夜店“Burning Sun”资金而被警方讯问。

他的多名知名k-pop朋友,也被爆出在群聊内分享性爱视频,并吹嘘如何强奸女性。一个接一个,曾习惯被粉丝簇拥的偶像们,在前往警察局的路上躲避记者。他们面临的是从吸毒到强奸等一系列问题的讯问。

这起事件揭开了首尔江南区不为人知的性暴力丑闻的冰山一角。江南区是韩国上层社会居住和生活的地方,但在繁华的街道背后,却有诸多女性被有权势的男性下药并遭到强奸。

我们走访夜店常客、员工和受害者。她们的很多证言表明,夜店里对女性的虐待是普遍的,并且经常伴随暴力。一些未成年女孩也难逃性剥削,被用作牟利工具。

例如,VIP及更富有的VVIP的客户,在支付数万美元后,便可让夜店里的普通女生服用药物,并被带到附近的酒店房间,这种虐待常被拍下来。

一位夜店常客说:“这些人是猎人,他们花钱来参与游戏。所以你需要猎物。认为你不会在这个地方中枪是愚蠢的。”

警告:本文包含一些细节,可能让读者感到不适。

“他一直给我倒酒”

我们看到一段令人痛心的视频,据称这段视频记录了一次性侵犯。开始前的缩略图就足以让我对接下来的恐怖有了心理准备。

一名女士赤身裸体躺在红色沙发上,三个男人低头盯着她。我按下播放键,男人们走近了她。一人抬了抬她的脚,那只脚便滑落下来。她的身体软弱无力,没有任何反应。这段两分钟的视频让人不适,无法描述细节。

她似乎遭到了这三个男人的反复性侵。

据称,这段视频是在群聊里分享的,BBC无法对此独立核实,但正在调查江南区夜店活动的警方已注意到它。

江南区常被形容为首尔的贝弗利山庄(Beverly Hills),奢侈而时尚,这里是繁荣和地位的象征。入夜后,这里是富人和那些渴望体验名流生活的人们的霓虹天地。

Traffic in Gangnam district of Seoul, South Korea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一晚上在外面的开销似乎不那么重要。一位富有、人脉广泛的夜店常客告诉我们,他仅一个晚上就花掉了1.7万美元(合1.33万英镑)。一段在社交媒体疯传的视频显示,一名男子在舞池中旋转,将钞票像五彩纸屑一样抛向空中。舞台嘈杂而浮夸。对于很多有名的夜店而言,获得入场券需要在许可名单上。

DJ们本身就是名流,指挥着挤满转盘的舞者。漂亮的女生为狂欢的人们提供一千美元的香槟,他们似乎准备好狂欢到天亮。

金女士(化名)曾是江南区的常客。她喜欢跳舞,她有几个最喜欢的DJ。去年12月的一个晚上,她被邀请到一家夜店喝酒。

这群人中有一名亚洲商人,她说这名商人对她很感兴趣,开始给她倒上威士忌。

“我看不见他如何倒酒,”她说。“他一直背对着我。所以我喝了三到四杯。每次我喝完,他就给我续杯。”

她称,在某个时刻,她昏倒了,醒来时发现在一个酒店房间,一个男人俯视着她。

“他强迫我躺下,但我不想,所以我一直想站起来。但当我坐起来,他就抓住我的脖子,强迫我一遍又一遍地躺在床上。我觉得那种力气可以弄断脖子。”

“我开始哭喊。他随后爬到我身上,用双手堵住我的嘴,使劲往下压。他一直在说‘放松,放松’。”

她对我们说,她很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我无法抵抗他的力量,我太痛苦了,可能会死掉,所以我放弃了,像一具死尸一样躺在那里。”

金女士说,她在夜店里被下药并被强奸。后来她开始呕吐,并乞求回家。

Illustration of man throwing banknotes in a club

“我拿着衣服和其他东西离开时,他拿着手机拍了张照片,照片上有他和我的脸。我说你在干什么,‘不要,不要’。但他抓住我的胳膊不放我走。所以我想那就拍了后马上离开,否则我会受到伤害。”

“所以他拍了照片后,我离开了。”

金女士说,她第二天去了警察局。警方在她的血液中没有发现药物的痕迹,但检方对我们说,这并不罕见。最常见的用于使受害者丧失活动能力的药品被认为是GHB(伽玛-羟基丁酸)。这是一种强效镇静剂,数小时后便无法从体内检测到。

她对我们说:“幸好事发时我醒着,可以充分描述我遇到的事情。”

但她说,她在网上发现其他一些女性,也认为自己在前往江南区夜店后被下药和强奸,但她们却对事件没有清晰的回忆。

这名商人随后遭到审问但他强烈抗议称自己是清白的。在一份给BBC的声明中,他说金女士没有昏过去,并表示自己完全没有强奸、性侵或对她造成身体伤害。闭路电视的录像显示,她自愿和他一起离开夜店,步行去酒店。

目前,调查仍在继续。

“给我带点尸体”

在过去几个月里,针对引发众怒的, 涉及夜店场所毒品、卖淫、性侵和非法偷拍的指控。警方调查了近4000人,其中包括多名K-Pop界的男明星。

胜利(真名李昇炫)已宣布退出演艺圈。他否认自己曾招妓,但承认丑闻带来严重影响。

持续的争议还导致韩国大型娱乐公司YG娱乐(YG Entertainment)创始人梁铉锡辞职,该公司曾捧红热曲《江南Style》名噪一时。梁铉锡否认有不当行为,但表示他无法忍受卷入毒品丑闻的“羞辱性”指控,通过辞职来证明清白。

Seungri arrives at a police station in Seoul for questioning (27 Feb 2019)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胜利(真名李昇炫)已宣布退出演艺圈。

受这些指控的激励,更多人开始发声。一些曾混迹首尔夜店圈的重要成员愿意与我们交谈。他们详细讲述了一种剥削文化,在这种文化环境里,为得到性满足而诱使女性卖淫,几乎成为一些富有客户的日常行为。

一些夜店还雇佣人,专门扮演名为“MD”的角色,来满足客人需求。这是一份阴暗的工作——一名女MD对我们说,她需要与“美女”建立关系,把她们带到俱乐部。MD们会通过提供免费入场和免费饮料的机会,来吸引这些女生。

MD的电话名单上会有很多漂亮女性,而前者会鼓励她们与客户一起喝酒。MD可以获得饮料销售额的13-15%。有了合适的客户,他们中的一些人每月能赚2万美元。正如一名MD说的:“为了确保满足高收入客户需要,MD们需要能提供性感美女。”

我们反复听到一些指控,称在某些时候,在客户的要求下,这些女生的饮料会被下药,使她们失去知觉。但一名高级夜店负责人对BBC说,出售或提供给顾客GHB,以鼓励他们性侵的指控是荒谬的。

江南区一家著名夜店的前招待说,有一名VVIP(精英客户)以“对失去意识女性的疯狂胃口而闻名”。

“他命令我带两名完全喝醉,或失去意识的女人来见他,”他表示,准确地说,那名客户的要求是:“给我带些尸体来。”

他声称目击了数次性侵案例:“我每周都能看到一些人倒下,但她们并不像是喝醉了。你可以一眼分辨出谁是醉酒,谁又是因为其他东西倒下。”

李先生(化名)曾是一名MD,他说这些女生只是“来夜店的人”。

我想确保我能正确理解他的话,所以我向他明确地问道:“普通女性去夜店消遣,也会面临被下药和强奸的风险?这是你看到的吗?”

“是的,”他回答说。

他说,在招到这些女性后,客户“通常会把她们带到夜店上面或附近的酒店,以及汽车旅馆。”

Illustration of a woman being given a drink

我们隐去了这些工作人员的姓名,因为他们担心被报复。与之类似,一名夜店常客告诉我们,他在首尔一家夜店的贵宾室里,曾看见一名服务员带来了一名不省人事的女生。

“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给她下药了,但我知道一个女生,她明显出现幻觉并丧失了意识。我想知道她是否精神异常,尤其因为她一直流口水,身体无力。我担心如果她死在这儿怎么办?”

他否认参与吸毒或性侵,并表示他曾向夜店招待提出抗议。

“我告诉服务员她喝得太多了。他说:‘她没有喝醉。她不会记得任何事,所以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性感、漂亮的女性是猎物。那些男人是猎人。他们花钱入场,所以你需要猎物,MD是放猎物的人。”

卧底牧师

赵元国(音译,Joo Won-gyu)是一名教会牧师,他已成为江南区反对性暴力最有影响力的活动家之一。

Pastor Joo Won-kyu 图片版权 Pastor Joo Won-kyu
Image caption 赵元国说,他几乎每周都能看到“三到四次”强奸案。

2015年,有20名离家出走的青少年失踪。赵元国找到了这些小孩子,结果发现她们在夜店做童妓。他决定去夜店做司机,试图进一步了解这些青少年的境遇,以及她们是如何被招募的。

他说,探子和皮条客会以在夜店“工作”2到3年后,帮助她们成为艺人或女演员的借口,引诱离家出走的女生。一些人甚至承诺可以帮她们做整形手术。

赵元国称,在夜店工作的最年轻女孩中,有一名是13岁就被招募进来。在韩国,与人发生性关系的法定年龄是18岁,与未成年人发生性行为即是强奸。

当时赵元国目睹了一些不省人事的女孩被强奸。他告诉我们,自己终于了解了这个系统如何运作。

“会员们会告诉MD‘我想和那个女孩睡觉’。然后MD会告诉女孩‘这个贵宾是个超级富豪’,随后MD会把女孩带到包间,一群人一起喝酒,把GHB放进饮料里,或让她直接喝醉,以强奸或性侵她。”

他开车带我们到江南区的后巷,在这里,他会把客户或女生,包括未成年女孩,送到酒店或公寓。

“我看到有女性在夜店里被强奸、在夜店外的车后被强奸、被迫吃药、被殴打等等。可以说,一周里我能看到三四次这种情况。”

Anonymous photo of Kim

“我们轮流献身”

赵元国试图把几个女孩带离这些夜店,但没有成功。他不让我们与其中任何一人会面,但允许我们通过他,用电话向其中两人提问。

一名16岁时被招募到夜店的人,对自己的身份直言不讳。

她说:“当我在那里时,我们喝酒、嗑药、像疯子一样跳舞,轮流献出自己的身体。”

她说,这些人“如同国王”。两名女孩还表示,性行为经常伴随着暴力,她们和朋友们都需要接受治疗。

她的客人经常拍她。她被告知要表现得无辜,有时她会表现得像被强奸了一样。

“他们会用我们来制作色情片……当他们拍我时,我只是装作我不知情。”

赵元国说,这些视频可以用来敲诈这些年轻女孩,防止她们离开夜店,或阻止她们报警。

女孩们说,很多时候,在汽车旅馆里,她们并不是唯一和这些男人共处的人。

Illustration of a woman being filmed while unconscious

有人对我们说,VVIP会带上他们在夜店里“捡尸”的女性,这些女孩会目击她们被殴打或强奸。

她们说,一些女孩还被引诱吸食大麻。如果男人“认为这可能是一个会起诉他们的疯狂婊子,他们会给她们下GHB,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拍摄下来”。

“她们没有意识,不会抓到把柄,并且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现在警方的调查正在进行,我通过牧师问其中一位女孩,她希望看到此次卷入性丑闻的人们面临什么惩罚。

“我希望他们都去死,”她说。

“只有内心坚强的人,才能在江南生存。

“性感美女是猎物”

卖淫在韩国是非法的。然而,性交易却蓬勃发展,据称(有估计)每年可达130亿美元。对于那些想得到这种服务的人来说,妓女并不稀缺。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偷拍色情片猖獗 韩国抗争者自述

但一名有钱的夜店顾客告诉我们,他所认识的男性都不想找妓女而倾向打良家女孩的主意他说,将妓女与普通女性进行比较,“就像是一辆运营车和你自己的车”。

“你不能轻易地触碰普通女孩。但当你接触到某些不是每个人都能接触到的东西时,你会有成就感。”

我们质问他,未经对方允许与女性发生性关系,难道不是强奸。

“一般女生来喝了点酒就会脱掉内裤吗?那男人会做什么?”他愤怒地回答。“他们试图让她们喝醉,但她们拒绝了。你会做什么?”

“你天真无邪地说'我'只是在这里跳舞。可以啊,但人们只会让你跳舞吗?这是一个丛林。你可以来这里观光,但会有鳄鱼,狮子和蜥蜴接近你,性感美女是猎物。”

“尖叫的证据”

可能被男性盯上让很多韩国女性感到不安。去年,数千人走上首尔街头,抗议“偷拍摄像头”。通过这些摄像头,很多女性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拍摄露骨视频。

这一丑闻引发进一步的大规模抗议,活动人士呼吁公正调查。他们不信任警方会进行公正的调查。

South Korean women protests in Seoul against spy cams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数千人走上首尔街头抗议“偷拍摄像头”。

今年3月,来自绿党的申智艺在国际妇女节大规模集会上发表讲话,称这种暴力行为已发生了“几十年”。

“在太多的夜店里,”她说,“我们听到了女性遭到强奸和侵犯时的尖叫的证据。”

但人们愤怒的是,只有当名人被捕或警方涉案时,才会采取行动。人们认为,女性受害者的声音长期遭到忽视。

警方在过去三个月内已经逮捕了354人,他们均涉及著名的“Burning Sun”丑闻。其中,有87人因性交易、偷拍和强奸被捕,20个案件中,女性被下药。

但活动人士表示,女性受害者的实际总数可能高得多。律师车美京(音译,Cha Mee-kyung)表示,此类“隐性犯罪”时有发生,但“并未反映在司法系统的统计数据中”。

还有人称,警察对有关夜店的举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韩国总统文在寅下令对警方涉嫌腐败展开调查,他表示,“有证据表明,检方和警方故意进行有疏漏的调查,阻止事实被揭露”。在一次特别调查后,江南警署署长已被免职。

对强奸案受害者来说,报案可能会很艰难。因为害怕丢脸,很多韩国女性不愿意站出来。她们相信自己将受到这个极端父权社会的指指点点。

因为使用了毒品,很多女性很难记住性侵犯过程中的细节。

律师金正焕(音译,Kim Jeong-hwan)正试图将韩国首例涉及GHB的案件提交法庭。他说,GHB的使用决定了“受害者很可能对晚上的事没有清晰记忆”。

“除此之外,找到GHB被使用的证据也很困难。因为它很快会从身体中消失,血液测试不太可能检测出这种药物,”他补充道。

此外,一些受害者也对是否真的能让那些权贵承担责任抱有怀疑,尤其是现在的警方已被指控试图掩盖部分罪行。

Supt Choi Hyun-a
Image caption 崔贤安对BBC说,她的官员将“彻底和公正地调查”。

大韩民国警察厅已设立一个调查针对女性犯罪的特别科。负责人崔贤安(Choi Hyun-a)对BBC说,她的官员将“彻底和公正地调查,以让所有韩国国民对警察有更多信任”。

她补充说,自己的团队将把工作重点放在“预防女性被下药的性犯罪”上。

“我们知道这是最让女性感到害怕的,”崔贤安说。

有些女性担心在争议过后,一切会回到原点,很多活动人士誓言将持续抗争。

金女士对我说,她从未想过自己将成为女权主义者或抗争者。但在经历了这次据称的强奸案后,她改变了想法。

“我真的很想抓住这些邪恶的人,我希望法律能够修改。我希望未来的社会能没有这些迷药,也不会有更多的受害者。”

如果你也曾受到性虐待或暴力的影响,可以通过BBC Action Line取得帮助和支持。

插图:艾玛·罗素(Emma Russell)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