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右翼亚文化生态系统圈之一:新西兰清真寺枪手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身份认同运动(Identitarian movement)成员2017年在维也纳卡伦堡集会游行。那里是1683年维也纳之战的古战场遗址。当时奥斯曼帝国12万大军压境,维也纳守卫战无比惨烈。这个古迹成了奥地利反移民极右翼组织的精神圣地。

线上和线下,虚拟和实体,思想和行动......两个平行空间不断交织。当伊斯兰圣战组织在网络空间传播它的暴力逻辑和意识形态, 人们想到那些令人猝不及防的恐怖主义袭击;当新西兰、伦敦、夏洛维尔、波士顿这些地方出现暴力袭击和暴力冲突时,人们也许不会第一时间把它们跟络世界的右翼极端主义联系起来。

但是,布兰顿 ·塔兰特(Brenton Tarrant) 从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人变成清真寺杀手的故事可能会改变许多人的看法。

塔兰特被称为极右翼暴力恐怖分子。他留下一条曲折、隐晦的踪迹,人们顺藤摸瓜,踏进了凶手的精神家园——互联网上一些隐藏极深的黑暗角落。

安全专家和学者们疾呼,虚拟世界中已经出现一个隐秘且组织完善的极右翼意识形态体系,与现实世界的极端主义理念和运动相呼应,形成了一个亚文化生态圈。

虚拟空间的右翼极端意识形态和理念正在渗入现实世界,而安全当局似乎刚开始注意到它。

BBC安全事务记者戈登·科莱拉(Gordon Corera通过三个人的故事,掀开了这个迄今为止鲜为人知的黑幕的一角:

  • 布兰顿·塔兰特——新西兰基督城清真寺杀手;
  • 马丁·塞尔纳——欧洲极右翼“同族认同主义运动”领军人物;
  • 朱利娅·艾伯娜——乔装潜入极端主义团体及其网络空间的女学者;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布兰顿·塔兰特

塔兰特清真寺枪手的精神家园

在澳大利亚人布兰顿·塔兰特精心筹划的计划付诸实施前,他在世界上默默无闻,周围的人只知道他大部分时间宅在互联网上,平时独来独往。

直到2019年3月15日,新西兰基督城努尔清真寺枪击案震惊世界。凶手塔兰特混迹于前去礼拜的穆斯林信众中,乘人不备突然向人群开枪,造成50多人丧生。

塔兰特被称为极右翼暴力恐怖分子。他留下一条曲折、隐晦的踪迹,人们顺藤摸瓜,踏进了凶手的精神家园——互联网上一些隐藏极深的黑暗角落。

塔兰特活在两个世界,一个在网上,一个在现实世界。

现实中,他是个独行者,但在虚拟世界,他属于一个跨国界亚文化群体,这种亚文化的核心是右翼极端主义意识形态,隐匿于互联网上各种黑暗的角落,一般人无缘入门,难识庐山真面目。这个虚拟空间不受国境限制,但有国家和地区之分。

塔兰特在摩尔清真寺开枪,被认为是这种网上意识形态进入线下实体世界、侪身政治主流的迹象之一。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9年3月,新西兰民众在海边纪念基督城清真寺恐怖袭击受害者。

基督城清真寺枪击发生前2天,塔兰特在推特上发了枪支图片;袭击前半个小时,他在网上一个论坛公布了自己的行动计划;行动前几分钟,他发出一份电邮,类似于自己的行动宣言,理念陈述。

开始行动时,他启动脸书直播,向全世界全程直播自己的行凶过程。

事后检查塔兰特的社交网站活动,发现几天前他发的一条推特中提到“维也纳1683”。1683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12万大军压境,维也纳保卫战无比惨烈。当年的古战场现在成了世界各地右翼极端主义信徒心目中的圣地,代表了基督教的欧洲和穆斯林世界对峙前沿。

塔兰特就是其中之一。

除此之外,他在发动袭击前发布的个人宣言,字里行间流露出明显的网络右翼极端主义亚文化气息,比如“自己人”之间的笑话、圈内人熟悉的电子游戏、极右翼色彩浓厚的表情包,等等。

2018年春天,塔兰特捐了一笔钱给一位他崇拜的奥地利人,1500欧元(1350英镑,1690美元)。他的这个偶像名叫马丁·塞尔纳(Martin Sellner),是欧洲网络右翼极端主义亚文化圈的领军人物之一。

这些虚拟世界的线索,在现实世界都有投影。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7世纪一幅描绘维也纳护城战的油画。

塔兰特的欧洲自驾游

现实世界中的塔兰特近几年一直在世界各地旅行,足迹从南半球到北半球,从朝鲜、巴基斯坦到欧洲。

2018年秋冬时分,塔兰特在奥地利街头驾车转悠。

之前,他大部分时间在路上,驾车穿越欧洲大陆,从西班牙到巴尔干半岛及沿途的各个国家。

他的自驾游行程包括寻访欧洲一些古代著名战役的遗址。

这在他长达74页的个人宣言中可以找到解释:他的理念根植于欧洲。他试图用欧洲历史上的重大事件,以及他眼里的现实,来为自己在新西兰的杀戮作辩解。

现实中的法国在他看来正遭受“移民入侵”,欧洲在发生一场所谓的“大替换”,意思是欧洲成为穆斯林的天下。这类说法受到质疑,这是另外一个话题。

到目前为止,塔兰特在奥地利的具体行踪还不完全清楚,但这个澳大利亚人和奥地利之间的关系,却仍然是各方关注、研究的重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