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资缅甸密松水电站是否重启成为昂山素季面对的“中国困境”

贾利
Image caption 贾利被迫放弃了40英亩农田,移居至6公里外的昂敏达移民村

2011年,缅甸克钦邦大型水坝项目密松水电站在大规模抗议后被叫停。作为大坝最大投资方,中国正努力游说重启项目,但BBC缅甸语记者梭梭吞(Soe Soe Htoon)发现,当地人对大坝是否能带来好处仍然抱有许多疑问。

“我每次聊到这个大坝都会哭,”贾利(Jar Lie)说。

8年前,她被迫放弃了40英亩农田,移居至6公里外的昂敏达(Aung Myin Tha)移民村。中国在缅甸伊洛瓦底江投入36亿美元建设密松水电站,水将淹没她的土地。

投资方中国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在新的移民村建设了市场、医院、学校和马路,给贾利建了新房,但是对她的家庭来说,没有农田,生活十分困难。她的丈夫目前是一名司机,家里入不敷出。

“以前我们可以吃自己种的东西,没有必要买任何东西。现在没有农田,我们什么也做不了;我们不知道怎么赚钱。”

密松水电站原定于今年完成,但工程目前几乎没有开工。这个项目暴露了中国和缅甸之间不断升级的紧张关系。

Image caption 贾列的家庭失去农田后,生活困难。

中国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将在当地建设七座大坝,密松水电站是最大的一座,能给迅速发展的缅甸提供亟需的电力。据估计,密松水电站将提供的能源将超过缅甸整个国家目前的能源产量。

缅甸军政府与中国国家电力投资集团签订的合同从未公开。但5月接受BBC采访时,缅甸国家电力公司前副部长吴莫达推(U Maw Thar Htwe)确认协议中规定,大坝产生的90%的电力将回到中国。

吴莫达推说,缅甸政府将得到密松水电站10%的股份,但水电站运行20年后才能看到投资回报。

“大坝会毁了这条江”

从一开始,缅甸人就对大坝实际对哪国有利存疑。

伊洛瓦底江常被称为缅甸的生命线,密松地区被视为克钦邦人的出生地。自1962年开始,克钦邦反对人士就一直在与缅甸军方作战,争取在这个资源丰富的地区拥有更大控制权。这是世界上时间最长的内战之一,克钦邦独立派领导人将大坝视为其人民和生计的直接威胁。

密松水电站是该区域最大的大坝,将导致数千人流离失所。环保人士警告,水电站建设将导致差不多新加坡大小的地区被淹没。

环境人士敏梭(Myint Zaw)说:“我们将失去伊洛瓦底江重要的分水岭地区,水会淹没我们仅存的森林——拥有丰富生物多样性的茂密丛林。”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伊洛瓦底江常被称为缅甸的生命线。

“大坝很可能会毁了这条江,”他警告。"它将对下游产生巨大影响,改变河流的潮汐,影响数百万渔民的生计。"

2011年,针对大坝的大规模抗议爆发。缅甸境外,环保组织和人权组织都大力支持抗议,缅甸中央政府罕见让步,暂停了项目。2016年,缅甸成立了一个调查该项目的政府委员会,并于去年11月向总统办公室提交了最终报告。但政府从未公开过这些发现,谣言四起。

在该项目被叫停8年后,中国加大努力,说服当地居民和官员支持项目。

中国前驻缅甸大使洪亮去年12月到访了该地区,随后称克钦邦人并不反对重启大坝建设。他在一份声明中谴责外部人士引发了抗议活动,但随后与他会面的克钦邦领导人否认此事。

今年6月,一群中国专家试图让克钦邦议员们对大坝对环境的影响放心。中国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在给BBC的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修建大坝的目的是“为缅甸的发展提供清洁、高效和可持续的电力供应”。

该公司称,相信政府将作出“公平、客观的决定”,“密松水电站项目经过了缅甸和中国政府的严格审查和批准”。

“信守承诺”

昂山素季未当政时反对建设大坝。但自从2015年她成为缅甸实际领导人后,改变了观点。

她称,在前军政府时期达成的协议应该得到尊重。

今年早些时候,她在一次公开论坛上罕见提到了密松水电站:“为了我们国家的尊严,为了我们国家能得到世界的信任,我们要信守承诺。”

“我们不能因为现在掌权,就对过去开始的大项目为所欲为。如果我们这样做,缅甸会被视为不可靠的国家。如果他国不愿意跟我们合作,会产生巨大影响。”她说。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些缅甸民众担忧密松水电站项目会重启,掀起新一波抗议活动。

一些缅甸民众担忧密松水电站项目会重启,掀起新一波抗议活动。4月下旬,当昂山素季在北京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时,缅甸数千人上街要求彻底取消密松水电站项目。

但分析人士认为,昂山素季面临两难困境。

如果她要缅甸民众相信民主带来好处,她需要建设一个繁荣、和平的国家,可靠的电力供应是其中一部分。但她也需要说服民众,她没有出卖缅甸。

另外,缅甸需要中国的帮助。

作为缅甸主要的投资方和贸易伙伴,中国对该国有深远影响,在缅甸政府与其边境民族武装组织的和平谈判中也扮演重要角色。

“民众普遍反对修建大坝,但中国在缅甸的角色如此重要,因此他们需要考虑所有的因素,”研究中缅关系的分析人士坤托(Khun Htoi)说。

Image caption 卢拉

如果缅甸政府彻底取消项目,将必须偿还开发商已投资的约8亿美元。

一群知名活动人士和艺术家发起了众筹活动,要求人们每人捐出1美元还给中国。组织活动的作家祖(Juu)说:“无论如何,我要夺回密松。没有给我们任何消息或说话的权利,密松就被卖掉了。为了子孙后代,我们想补偿中国。”

尽管有一些知名度较高的支持者,但该活动没有成功,一些活动人士批评众筹行动并不现实。

“让河流自由流动”

对克钦邦当地人来说,这个项目不仅仅是经济问题。

河岸上,当地歌手卢拉(Lu Ra)站在水里,脚趾踏过鹅卵石。在她周围,来缅甸的游客花一点钱就能从河上的货摊租传统服装照相。佛教僧侣来这里沐浴,并在这个风景如画的地区拍照。

“看看这个漂亮的地方,河流、森林和山,”她看着白云缭绕的山峰。

“如果建了大坝,我们就看不到这样的景色了。我们说,请不要建大坝,就让伊洛瓦底江永远自由流动吧。我们有责任保护它。”

Image caption 贾列指着她曾经居住的地方。

BBC曾请求参观大坝的修建地点,但遭到拒绝。我们只好与贾利一同搭船看看她曾经的土地。

在河中央,我们经过一座未完工大桥的桥墩,这座大桥是大坝工程的一部分,它似乎在提醒着当地人民他们未决的命运。

当船的引擎开始失灵,我们向岸边漂去,但是一个公司保安冲下来要求我们离开。船慢慢驶离时,贾利流着泪指着她曾经住过的地方。

“这里是我的土地,但这家公司不允许我踏上这片土地,甚至不允许我采集植物或草药,”她说。

“我不会再回来看了,近在咫尺却不能踏上这块土地,太痛苦了。”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