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前驻港总领事:北京应在对港事务上“退一步”

美国前驻香港总领事唐伟康(Kurt Tong)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美国前驻香港总领事唐伟康(Kurt Tong)表示,美国对港政策应持续在《香港政策法》框架内运作,但华盛顿应更积极与香港接触,不要把香港看作次要议题。同时,他建议北京政府在香港民怨沸腾的情况下,应在对港事务上“退一步”,给予香港更多空间。

唐伟康在30日(周二)的华府智库研讨会建议,中共在对港事务上要冷静后退,在北京和香港之间创造更多空间。"我知道我作为外国人(提这个建议),中国人会对此有负面反应。但我认为这是正确的建议。"

在唐伟康的演讲前数小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称,香港的“暴力活动”是美方“作品”,敦促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摆正自己的位置”。

作为前美国驻香港最高层级的外交官,唐伟康建议美国及其他外国政府,积极增加与香港的接触,坦诚直率地发表对港看法,不要轻描淡写;然而同时,不要因香港是涉及中国的议题,而夸大香港面临的情况。"不成比例的批评并起不到作用,"唐伟康说。

他认为,就目前而言,如果美国对港政策偏离《美国—香港政策法》的框架是不明智的举动。《香港政策法》载明,如果香港不再享有足够自治,美国政府将重新考虑是否给予香港特殊待遇。

BBC提问他是否认为香港仍享有“足够自治”,唐伟康引述国务院早前报告称,香港自治仍足够但在下降(sufficient but declining)。他表示,在足够和不足够自治之间划明显界线并不明智。“那应是一个主观判断(judgement call)。”而划出红线将使人们的期待混乱,让注意力集中在何时过界,而不是积极可行的举措。

唐伟康从2016年到2019年7月担任美国驻香港及澳门总领事,在反《逃犯条例》修例运动初期卸任。他转至私营政治风险咨询公司工作,由资深外交官史墨客(Hanscom Smith)接替驻港澳总领事的职务。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唐伟康从2016年到2019年7月担任美国驻香港及澳门总领事。

唐伟康原定在7月初在华盛顿智库发表演说,但活动在原定日期前一日遭到延迟,被认为与国务院希望避免影响美中贸易谈判有关。根据《金融时报》报导,较早前,唐伟康本计划就香港自治情况发表对北京政府的严厉批评,但被美国国务院要求放低声浪。

回应BBC相关询问时,唐伟康称,智库演讲因要通过国务院的审查与官僚程序而改期,在记者的追问下,他仍然没有松口透露,是否因习特会与贸易谈判而延迟举行。“事情不总按计划进行,”他回答。

但唐伟康在演讲中多次暗示,特朗普政府重视达成交易而非价值观。他称,特朗普政府倾向于将美中贸易等首要目标放于优先位置,而把香港等议题列为次要议题。他呼吁,对外政策不应只是关于交易,美国政府应坚持原则性价值观。“我近来担心,我们侧重指出美国不喜欢的东西,而没有强调定义‘我们是什么’。”

唐伟康对香港政府的忠告是,重新认识香港人民与香港作为“亚洲国际都市”的个性。他以在香港存在本地、内地、外国资本为例阐述,它们都十分重要且互相吸引。“如果没有外国资本,内地资本不会流入香港,如果香港失去内地资本,外币流入香港的兴趣也会下降。”

唐伟康认为,中国内地经济崛起,并不代表香港的经济地位被取代,反而,这意味着香港的地位越发重要,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的地位屹立不倒。超过一半的外国对中国投资,依然通过香港流入,现时有1600家美国企业在香港设有办事处。"这是由于香港的法律架构,及可靠的司法体制,"唐伟康说。

“香港的成功在于它与中国不同,但是中国的一部分。”唐伟康以做面包的比喻称:“你可能有很多面团,即资本,但如果你没用酵母来让它膨胀,就无法做成美味的面包。” 他说,近年来北京与港府似乎忽视了这一让香港与众不同的关键,同时,他们低估了香港人对一国两制的焦虑。“如果处理不好(港人的焦虑),很容易造成‘同床异梦’的状态,”唐伟康警告。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担任驻港领事时,唐伟康的言论曾触发争议及抗议。

今年初,当时仍是驻港领事的唐伟康在接受香港媒体访问时说,香港在2018年侧重“一国”,令“两制”无法发挥最大利益。北京对香港施加的压力,冲击香港政治生态,可能进一步威胁经济营商环境。他的言论当时引起争议,中国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向美国驻港总领事馆提出严正交涉,要求美方停止诋毁一国两制、干预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唐伟康其后拒绝就有关言论致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