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海参的马达加斯加养殖者

养海参的农户准备向养殖场释放新的海参苗 图片版权 Tommy Trenchard

在许多远东地区,海参被视作餐桌上的美味佳肴,还因所谓的养生保健功效而价格不菲。

以中国为例,人们认为海参具有药用价值,甚至视其为天然壮阳药。生态学期刊《生态与环境前线》(Frontiers in Ecology and the Environment)2015年发表的研究指出,1996年到2011年间,向中国出口海参的国家数量从35扩展至83。向香港出口海参的国家占据全球超过90%的热带海岸线,而大部分进入香港关口的海参最终运往中国大陆。

在马达加斯加西南海岸与森林之间,有一个海风吹拂的小村庄丹波洛夫(Tampolove),那里随处可见土屋和沙滩小径。海参是当地经济和环境保护的重要推动力。

这个小村庄有马达加斯加首个当地所有的海参养殖场,这个养殖场在持续提高当地人的生活,他们原本每天收入不超过1美元;与此同时,这是缓解海洋物种过度捕捞的情况。

养海参的农户准备向养殖场释放新的海参苗。 图片版权 Tommy Trenchard

海参有各种形态和大小,属于棘皮动物。同属棘皮动物门的还有海星和海胆。

白天,它们将自己埋在海底的泥沙中,夜间才伸出来捕食,摄取沉积物当中的微生物。这种摄食方式既能过滤筛选出海参所需的食物,也利于更广泛的生态系统。

然而近几十年来,为满足亚洲的需求导致严重的过度捕捞,使全球野生海参资源下降。

海参养殖户正在加固他们的养殖围栏 图片版权 Tommy Trenchard
Image caption 海参养殖户正在加固他们的养殖围栏

丹波洛夫曾是一个被忽略的角落,这个海参养殖场是马达加斯加一项保护环境和改善当地生活计划的一部分。

2004年,在英国非政府组织蓝创投(Blue Ventures)的支持下,当地社区共同决定如何应对沿海水域鱼类和章鱼资源急速下降的问题。

他们成立了一个协会,由来自沿岸几个村庄的代表组成,他们的责任是管理当地渔业和环境。他们将保护区称为“Velondriake”,在马达加斯加斐索人(Vezo)的语言中意为“依海生存”。

海参幼体先适应阿萨辛湾的水温,然后再放入网箱中。历经九个月,它们将在成熟后被捕捞。 图片版权 Tommy Trenchard

海参幼体先适应阿萨辛湾的水温,然后再放入网箱中。历经九个月,它们将在成熟后被捕捞。

海参农户在将它们放入围栏之前展示手中的海参苗 图片版权 Tommy Trenchard

村民们设置了几个禁止捕捞任何鱼类的“禁区”,并好几次临时关闭章鱼渔场。

他们禁止使用细网,用炸药和氰化物捕鱼,并禁止在保护区的红树林内砍伐。

他们还宣布禁止捕捞某些海洋物种,例如海龟和海豚,并对其他物种设置季节性限制。

Petain Xavier Faralahi, 22, works as a guard in the sea-cucumber fields. 图片版权 Tommy Trenchard

22岁的贝当(Petain Xavier Faralahi)在丹波洛夫村的海参养殖场担任守卫。

他每次轮班都值守12个小时,确保珍贵的海参不会从网箱中被偷走。作为6000只海参的监护人,贝当感到很自豪。

“我热爱我的工作,”他说。“我在赚取收入的同时也帮助了我所在的社区。盗窃的情况已大大减少。”

海参农户用电筒从他们的围栏养殖场中捕捞海参。捕捞总在夜晚进行,那时海参会从海底泥沙的栖息处冒出来。 图片版权 Tommy Trenchard

捕捞总在夜晚进行,那时海参会从海底泥沙的栖息处冒出来。

一名妇女在养殖场海岸的浅水区给海参秤重 图片版权 Tommy Trenchard

人们只捕捞重量超过400克的海参,其余的都放归大海。

整箱的海参等待过秤 图片版权 Tommy Trenchard

收获之夜在水中行走的人当中,其中一位是27岁的维尼克·奥德特(Vinike Odette)。他曾是一名章鱼捕手,从2010年开始养殖海参(海参在当地语中被称为“zanga”)。

“这项工作比捕鱼或捕章鱼容易得多,我对价格非常满意,”奥德特说。

“我们都能买得起更多东西了。我给房子添置了很多东西——椅子,盘子,烹饪工具,真的很多东西。”

照片均由汤米·特伦查德(Tommy Trenchard)和沃瑞丽·马里耶·杜尼维耶(Aurélie Marrier d'Unienville)拍摄

相关主题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