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精致”人体解剖图集背后的纳粹阴影和血腥来历

一幅人脸部解剖图 图片版权 Erich Lepier
Image caption “彭科夫图集”中的解剖图的原形是被纳粹处死的政治犯和犹太人,因此被视为“邪恶”,但在医学和解剖学圈内迄今为止仍是许多专家常用的工具书

一部60多年前出版的人体解剖图集,今天仍是许多外科医生不可或缺的工具书,书中每一帧解剖图的细节和色彩在当今世界仍无出其右者。

皮肤、肌肉、软组织、神经、器官、骨骼......绘图之细致、精准,医学界公认最优。

但这套书已经绝版,不再印刷,网上仍可买到二手书,价格不菲,一套好几卷,价格高达数千英镑。更诡异的是拥有这套图集的人或机构一般不会把它摆在显眼的地方,而是藏在隐秘的地方,似乎并不以拥有这套顶级人体解剖图集为傲。

这就是奥地利解剖学家爱德华·彭科夫(Eduard Pernkopf)主持绘制、出版的人体解剖学图集(Pernkopf Topographic Anatomy of Man),简称彭科夫图集。

因为这套人体解剖图集的图、文依据源自数百名被纳粹处死的囚犯。

黑暗、血腥的身世使得医生和科学家们在用这本图集时心里会产生某种牵涉道义和良心的纠结。

大英图书馆收藏了数册不同版本的彭科夫图集 图片版权 Keiligh Baker, BBC
Image caption 大英图书馆收藏了数册不同版本的彭科夫图集

美国圣路易市华盛顿大学的苏珊·麦金农博士对这种矛盾心理很熟悉。她在手术过程中遇到吃不准的时候就会让助手拿来这本图集,按图索骥,通常都能顺利完成手术。

她承认情感上对这套图集的渊源有所不适,但理智上很清楚,一名“有道德的外科医生”离不开这套图集。

医疗领域的法学教授、犹太教拉比约瑟夫·波拉克(Joseph Polak)是纳粹大屠杀的幸存者。他认为,这套解剖图季在道德上是”可疑“的,因为它源于”真正的邪恶“,但可以“用来行善”。

历时20年

这部人体解剖图集是奥地利纳粹党人彭科夫博士历时20年完成的项目。

他是奥地利解剖学家,维也纳大学教授,狂热支持希特勒,加入纳粹后职位迅速上升。前同事说,他从1938年开始每天穿纳粹制服去上班。

担任维也纳大学医学院院长后,彭科夫立刻清洗教职员工,所有犹太人都被开除,其中包括3名诺贝尔奖得主。

1939年,希特勒的第三帝国立法规定,囚犯被处决后,尸体立刻就近送解剖室供研究和教学使用。

那段时间,彭科夫每天工作18个小时。他解剖尸体的同时,一组艺术家在旁边绘制解剖图。

他的解剖室一度尸满为患,当局不得不推迟死囚的行刑时间。

哈佛大学医学院的萨宾·希尔德布朗特博士(Dr Sabine Hildebrandt)说,解剖图集里有男女同性恋者、吉普赛人、犹太人和政治异见人士;总共800张图片,至少一半来自政治犯的尸体。

彭科夫(黑上衣)和绘制小组成员 图片版权 None
Image caption 彭科夫(黑上衣)和绘制小组成员

1937年首次印刷出版时,绘图者的签名有纳粹标志和徽章图像。1964年出版的二卷英语版还保留了纳粹标志,后来再版时这些图像被涂掉了。

彭科夫图集多年来陆续被翻译成5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前言和引言中无一例外都包含了“令人惊叹的绘图”和“杰出的艺术作品”之类赞誉之辞,而对它的血腥历史则避而不谈。

事实上,一直到1990年代初人们才开始关注这些精美、详尽的解剖图是怎么绘制出来的,被作为临摹对象的是什么人。

真相大白后,这部图集于1994年停止再版。

解剖图绘制小组成员埃里克·勒皮尔的签名中间夹着纳粹标志 图片版权 Erich Lepier
Image caption 解剖图绘制小组成员埃里克·勒皮尔的签名中间夹着纳粹标志

英国皇家外科医生学院说,英国不采用这本人体解剖图集,但图书馆有收藏,作为历史资料保存。

不过,最近一项对英国神经外科医生的调查显示,有将近6成受访对象知道这部图集,使用者占13%。

将近79%的受访者表示即使了解了图集的来历丑陋邪恶,使用时心里也很坦然;有不适合、纠结的占15%,还有17%不确定。

美国神经外科专家麦金农坦言,论精确和详尽,这部图集举世无双,在做复杂外科手术时尤其有用。

她了解了图集的来历之后,不但让所有接触到图集的人知晓其历史,还把它锁进手术室的柜子。

苏珊·麦金农博士 图片版权 Washington University/ St. Louis
Image caption 苏珊·麦金农博士

犹太教拉比波拉克博士2018年跟医学史专家、心理学教授迈克·格罗丁(Michael Grodin)一起撰写了一份基于犹太教医学道义做出的声明,认为出于救死扶伤目的而使用这些人体解剖图是可以允许的。

但是,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必须公开图集的暗黑历史,以此为纳粹的受害者挽回一些尊严。

二战结束后,彭科夫被维也纳大学开除,在战俘营关了3年,但从未受到控罪。

他获释后回到大学继续完成图集编撰,1952年出版了图集第三卷,1955年第四卷出版前夕去世。

麦金农博士在手术台上 图片版权 Washington University/ St. Louis
Image caption 麦金农博士在手术台上

希尔德布朗特博士说,60多年后的今天,彭科夫图集仍然是最好的工具书,“我们有任何疑问时都会先去查阅这本书”。

她说,在神经外科手术台上,这部图集是独一无二、不可或缺的信息源。

不过,她补充说明,自己授课时如果没有时间讲解图集的来龙去脉,就不会用它的图片。

萨宾·希尔德布朗特博士 图片版权 Dr Sabine Hildebrandt
Image caption 萨宾·希尔德布朗特博士对彭科夫图集很有研究

英国布里斯托大学生物伦理学家乔纳森·埃夫斯博士承认图集的价值,但认为不能因此忽略其“血腥的来历”。

在他看来,使用这部图集意味着与邪恶同流合污,但把它束之高阁则意味着那段来历被后人遗忘。

麦金农博士的态度更辩证:作为一名遵循道义的神经外科医生,利用一切教育资源有利于患者,而且这也是患者对医生的期望。

她说,如果没有这套图集,神经外科手术水平远远达不到今天的程度。

.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