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推特脸书封号背后:中共官媒“讲好中国故事”的不菲代价

设计图片:Facebook点赞符号与中国国旗

继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后,谷歌(Google)旗下的视频网站Youtube宣布封禁210个频道,原因是它们协作散播关于香港示威的不实信息。

谷歌在一份名为“维护我们平台的纯洁性”的声明中称,他们发现有用户试图通过各种方式掩盖其账户地理来源,而这些账户下的活动通常和有组织的增强影响力的行为有关。

谷歌并未明确指认中国政府。但近期三大社交媒体巨头都将封号矛头指向政府主导和控制的网络传播行为。BBC翻查公开的中国政府采购文书发现,海外社交媒体平台已成为中国外宣的重点战线。在“大外宣”、“党媒姓党”的方针下,中国政府透过官媒等机构在海外开展“重大主题宣传”和收集境内外舆情,每个项目的预算数以百万人民币计。

政府外宣招标、官媒中标

近年的中国政府采购公告显示,包括外交部、中央网络安全与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网信办)在内的政府机构,多次将涉及高额经费的海外宣传及舆情收集的项目授予官方媒体。这些公告揭示了官媒和政府之间除了体制内的互动,还有以商业采购合同为纽带的外宣协作。

2018年5月,国家网信办公开招标,要求合作方利用海外社交媒体平台,开展“网上重大主题宣传”。至于何为“重大主题”,招标书则未作深入阐述。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Screencap
Image caption 2018年国家网信办外宣项目成交公告

招标文件显示,有两名专家推荐两家供应商,但国家网信办作为采购方推荐了人民日报社,最终人民日报以488.6万人民币中标。

今年8月19日,中央网信办再次为同一项目招标。人民日报社以580万人民币中标,预算比去年增长约18%,可见中国政府仍在增加对海外社交平台宣传的资金投入。

8月20日,相关信息在社交平台推特上被公开。次日,上述招标、中标公开信息均被移除。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Screencap
Image caption 2019年中央网信办外宣项目成交公告

官媒不仅扮演传播官方立场的角色,还负责跟踪与汇报海外舆情。

今年6月,中国外交部新闻司就一个名为“境内外舆情服务”的采购项目招标,预算为338.5万人民币。

图片版权 China Foreign Ministry web Screengrap
Image caption 外交部新闻司就一个名为“境内外舆情服务”的采购项目招标

招标公告要求投标方配备24小时值守的多语种团队,“对中、外主流媒体及所属主要记者涉华报道、重要国际报道原文、海外社交媒体帖文以日为单位进行跟踪抓取”,提炼及汇编信息,向外交部新闻司提供报告。

7月,该项目公布中标结果,官媒《环球时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在线(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中标。

舆情收集一直是官媒的业务范围之一,人民日报早在2006年就成立网络舆情研究小组,如今还设有相关的培训课程。

官媒力求“海外增粉”

虽然海外社交媒体平台在中国大多受到封禁,但多家中国官媒早在2010年代初期,就在各海外社媒平台上注册。人民日报、新华社、CGTN、中国日报、环球时报等,都在推特和脸书上开通了页面。

研究中国外宣多年的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教授布莱迪(Anne-Marie Brady)对BBC表示,中国共产党的宣传传统是“饱和”策略,利用每一个可能的宣传渠道,海外社媒平台也不例外,中国希望通过外宣来影响国际上关于中国政治议题的舆论。

香港浸会大学传播学院助理教授闾丘露薇接受BBC访问时说,在各国主流报纸上购买插页、新华社广告登上纽约时代广场屏幕等,都是“借船出海”的中国大外宣组成部分,而海外社交媒体在这两年亦开始受到重视。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0日在例行记者会中表示,中国媒体利用海外社交媒体对外介绍中国政策,讲述中国故事,与当地民众进行沟通,是情理当中的事。“我不知道为什么某些公司或者某些人对此反应如此强烈,是不是戳中了他们的短处?”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政府采购文件显示,官媒今年内已投放大量经费,用于制作适合在海外平台上传播的内容、宣传及分析用户互动数据。有的招标公告明确列明了要求达标的视频观看量及社交媒体“增粉量”。

今年2月,新华社直属机构中国经济信息社以500万人民币公开招标,寻找制作及传播英文短视频的合作方,要求须覆盖脸书、推特、YouTube、领英(LinkedIn)等海外主流社交平台,并且明确要求一年内“总体观看量不少于1000万次”。中国经济信息社另一宣传“一带一路”的新华丝路英文网站项目,在5月以约187万人民币预算招标数据服务供应商

7月,中新社、中新网以约125万人民币为其“推特账号推广”公开招标。采购需求中明确写道,在2020年2月底前,推特增粉量要求为58万。

目前,分别用英语和繁体中文发表推文的中新网与中新社推特账号,各有约60万、43万粉丝。除新闻外,它们也发表许多富有社交性的内容,例如宠物、自然风光、美食等。但大多数推文的评论、点赞和转发总量为几十条,宣传效果平平。

闾丘露薇表示,中国官媒从来不是英文世界受众获取资讯的主要来源。而这些账号推送大量社交性内容,连专业性属性都丧失,可能更降低公信力。

她说,官媒对账号粉丝量的硬性要求,一部分是对内政绩工程。“这种政绩工程有两个目标,向上显示工作有成效;对国内受众,营造中国媒体在海外具有影响力的表象。”

从政府采购文件可见,官媒不仅在制造及推广内容上投放资源,亦开始重视分析外宣传播的实际效果。

新华社4月为“互联网数据服务”招标,要求服务覆盖海外社交媒体,列举了脸书、推特、YouTube和Instagram,重点要求统计、采集海外社交媒体上的影响力数据,项目预算为672万人民币。新华社6月再次为媒体影响力分析项目招标,指出要“开发海外社交媒体自有账号传播分析功能”。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Screencap
Image caption 新华社在4月为"互联网数据服务"招标。

未标明官方背景的新媒体

数日前,推特宣布不再接受由国家控制的媒体投放广告,虽未点名任何国家或媒体,但由于推特、脸书刚刚封禁怀疑由中国官方控制的大量虚假账号,这一新广告政策被普遍认为剑指中国官媒。

不过,在海外社交媒体上,一些新媒体账号与中国官方之间的关系并不明晰。

一个名为“北京发布”(This Is Beijing,@BeijingFocus)的社交媒体账号,在脸书和推特上推送北京文化活动相关内容。

今年6月,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曾以183万人民币为“北京发布”的“境外新媒体”传播项目招标。招标文件中写道,“北京发布”是目前脸书、推特上“唯一站在北京官方立场上发出北京声音”的账户。相关网页同样在8月21日被移除。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Screencap
Image caption 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北京发布"的"境外新媒体"传播项目公告

在微博上,“北京发布”被认证为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公室。然而,“北京发布”在海外社交媒体上并没有亮明身份。除了在脸书列为“政府网站”外,在“北京发布”的脸书页面、推特账号简介中,均找不到这一平台与北京政府存在联系的说明。

闾丘露薇认为,在海外社媒平台上隐藏官方身份,是出于提升公信力的考量。“因为政府也明白外界对于中国官方的看法,希望降低外界对于宣传的警惕。”

回应BBC相关询问时,推特重申较早前的声明,称公司将在近期通知所有受广告政策变动影响的官媒账号,并将向公众及时公布推特的下一步举措。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