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学院:争议中扩张的中国文化机构

Students learning Chinese at a Confucius Institute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世界多国对中国在国际学术校园内日益增长的影响力表示担忧。

中国表示,孔子学院是“加强中国与世界友谊的桥梁”。

但其批评者认为,这个由政府经营的旨在海外提供语言和文化项目的组织,是北京以教学为幌子进行宣传、干扰校园言论自由甚至监视学生的方式。

最近几周,世界各地的一批大学关闭了孔子学院的项目。澳大利亚甚至就孔子学院和大学之间的协议是否违反反外国干预法展开调查。

推动“孔子革命”

孔子学院向公众开放,在推广中文的同时开设文化课程,从书法、烹饪到太极拳。他们赞助教育交流,并举办公共活动和讲座。

首个孔子学院于2004年在韩国开放。根据官方数据,截至去年底,全球共有548所孔子学院,以及在中小学运作的1193所孔子课堂。

印度孟买大学孔子学院教师什卡·班迪(Shikha Pandey)对BBC说,他们招收各行各业的学生,​​包括IT、商业,大学生和退休人员。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孔子学院让美国社会忧虑学术自由的问题。

“他们只是明确想学汉语,以提高他们的专业技能,”她说。

孔子学院是主办大学或学校与中国教育部下属的一个争议性机构“汉办”之间的合资企业。它监督孔子学院运营并提供部分资金、员工和其他支持。

在政府提供大量资金的支持下,中国计划到2020年开设1000个此类机构,以开展其所称的“孔子革命”,开发不断增长的海外学习汉语的需求。

文化还是宣传?

中国国家汉办网站说,所有机构都必须遵守孔子学院章程,不开展与其“使命”不一致的活动。

来自孟买孔子学院的班迪女士表示,她没有在课程大纲或课堂教学中发现任何直接的宣传。

昆士兰科技大学向BBC表示,其校园内的孔子学院只是教育性的,“没有任何关于昆士兰科技大学孔子学院的工作可以被认定为中国宣传,或威胁学术自由”。

图片版权 Shikha Pandey
Image caption 最近几年,全球范围内掀起了一股“汉语热”。

但是,尽管孔子学院和中国政府都否认了这一点,批评者认为,孔子学院章程本质上表明西藏、台湾和天安门等话题被视为禁区。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旗下“保卫民主联盟”的中国分析师马特·施拉德(Matt Schrader)断言,孔子学院的确是“宣传工具”。

马特说,“这是一个威权政党的平台,它从根本上反对言论自由和调查自由等自由主义思想,以宣传国家认可的说法。”

“由于中国共产党没有新闻自由或法治来制约其权力的使用,因此有强烈迹象表明,孔子学院被用于情报收集和促进军事研究等不适当的秘密活动,也就不足为奇了。”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在2019年关于中国的报告中说:“孔子学院是中国政府的延伸,它以政治理由审查课程材料中的某些主题和观点,并在招聘中考虑政治忠诚。”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孔子学院被指向主办大学施压,要求它们对北京认为有争议的话题保持沉默或审查谈话内容。例如,2014年在葡萄牙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国家汉办主任许琳在会议宣传册被分发给与会者之前,要求工作人员撕掉了有关蒋经国基金会的专页。

2018年,美国萨凡纳州立大学(Savannah State University)的一位主讲人应该校孔子学院联席主任的要求,删除了她简历中对台湾的提及。

中国认为,孔子学院与英国文化协会(British Council)和西班牙塞万提斯学院(Cervantes Institute)等其他国家运营的文化中心没有什么不同,尽管中国官员曾承认,孔子学院“是中国海外宣传机构的重要组成部分”。

澳大利亚的外国影响?

今年7月,澳大利亚媒体报道说,主办孔子学院的地方大学签署了协议,赋予中国在这些机构中教学的决策权。

但随后在8月底,新南威尔士州(New South Wales)宣布完全撤销孔子学院在当地的项目。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中国希望透过文化活动,让外国年轻人更了解中国文化。

该州教育部的一份审查报告说,虽然没有证据表明孔子学院具有“实际的政治影响力”,但一些因素“可能会导致人们认为孔子学院正在或将在未来推进不当的外国影响力”。

报告最后说:“让外国政府的委任者在政府部门工作是一回事,让在本国实行审查制度的一党制国家的委任者在民主国家的政府工作是另一回事。”

中国表示,新南威尔士州的决定是对当地学生的不尊重和不公平,并敦促澳大利亚不要“将正常的交流项目政治化”。

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的抗议者也要求关闭孔子学院,特别是在支持北京的学生与声援香港抗议的学生发生冲突后。对此,昆士兰大学坚持表示,其“学术自由和学校自治是不可协商的”。

新南威尔士州做出此举,正值外界忧虑中国对澳大利亚政治和社会的影响不断扩大之际。

澳大利亚政府现已成立一个特别工作组,以遏制外国政府干预当地大学的企图。澳大利亚大学和孔子学院之间的协议是否违反了新的反外国干预法的调查仍在进行。

不断增加的担忧

一些曾对孔子学院张开臂膀的外国大学,在不断的批评声中也在重新考虑与孔子学院的关系。

亚利桑那州和圣地亚哥州大学是近几个月来,美国一系列关闭孔子学院的大学中最新的案例。英国、法国、瑞典和丹麦也发生了类似关闭事件。加拿大新不伦瑞克省(New Brunswick)也宣布取消部分公立学校的孔子学院项目。

同时,美国国防部表示,将不再资助有孔子学院项目的大学的中文课程。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分析师亚历克斯·乔斯克(Alex Joske)表示,孔子学院“为北京在大学中建立更大影响力提供了渠道”。但他认为,完全脱离孔子学院可能不是正确做法。

他表示,“除了关闭孔子学院,政府还应该与大学合作,确保它们有有效的内部机制来抵御外来干涉。”

“大学和政府还应寻求增加对中文课程的资助,以降低孔子学院的吸引力,并向有关中国的专业知识增加更多投入。”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