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御宅族:我和一个动漫人物“结婚”了,这是属于我的幸福

Akihiko Kondo and Miku, a week after their "wedding"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在日本,那些沉迷于电玩和动画的一类人被称为“御宅族”。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御宅族表示,他们与卡通人物堕入爱河,放弃了在现实世界中谈恋爱的想法。BBC国际部记者斯蒂芬妮·赫佳蒂(Stephanie Hegarty)一探这样一个宅男所生活的世界。

近藤显彦的每一天,都是在他妻子的声音陪伴下醒来。她从房间的另一边叫醒他,她的音调很高,很小女生,说话也像唱歌一样。她还会转着圈跳舞,催促他从床上爬起来。

与此同时,他躺在他们那张双层床的下铺,将她抱在怀里——等他再醒过来一点,他可能就会在YouTube 看卡通版的她唱歌。

因为近藤的“妻子”是一个虚拟的想象——一个叫做初音未来的动漫人物。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她是一个全息影像,“活”在一个胶囊形的玻璃显示器里,它就放在房间的一个角落。她也可以是一个布偶,有一个柔软的大头和小小的身躯,他晚上会紧抱着她。她还能以其他很多不同的形式存在。

近藤说,她的每种不同形式都有着一些同样的特征——包括亮绿色的头发,扎成两条长辫子,还有厚厚的刘海衬托着她的脸。

但除此之外,初音未来能有很多变化。她可以是一个像小孩一样的卡通式人物,也可以变得更像人类,更性感——穿低胸的衣服,有很大的胸部,或者穿学生妹的衬衫和短裙。近藤把所有这些不同版本的初音未来都看作是他的妻子。

去年11月,近藤和初音未来举行了一场婚礼。当然不是官方承认的那种结婚仪式,不过他还是请来了39位宾客。这个数字代表的是“未来”的日语发音。

那一天,初音未来是以布偶的形式出现。她穿了一件白色的蕾丝婚纱,还有一块长头纱。服饰是一个设计师的作品,这位设计师在近藤宣布与初音未来订婚之后联系了他。

近藤自己则穿了一件纯白色礼服,翻领上有白花那种,戴上了他平常的方形眼镜,笑得很灿烂。他将她和她的花束一起捧在胸前。

他做了宣誓,捧着她走过了长廊,宾客们微笑着拍手。然后,他们坐在主人席用餐。近藤坐在一张白色椅子上,未来则在另一张白椅上,被一个空的花瓶承托着。

看着那一天拍下的影片,近藤笑了。

“我公开举行婚礼的原因有两个,”他说。

“第一是为了证明我对未来的爱,第二是有很多年轻人像我一样,爱上了动漫人物。我想让世界看到,我支持他们。”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日语中的御宅族,类似于英文里说的“geek(极客)”,通常指的是那些沉迷于电子游戏和动漫的人。很多电玩和动漫迷对这个称呼很自豪,但是它也可以被用来贬损那些不善于社交的人。

有一些会像近藤这样,对动漫人物的迷恋发展到了一个可能被认为是极端的程度,从而放弃了现实生活里的人际关系。这类人的数量,似乎正在增加。

去年,创造了初音未来全息影像的公司Gatebox开始向客户发放非官方的“结婚证书”。他们说,甫一启动就有3700人申领了。

这本身或许并不能证明什么,但是这并不是唯一报告虚拟恋爱呈上升趋势的公司。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初音未来的全息影像。

山田昌弘教授是一名社会学家,也在《读卖新闻》运营一个问答专栏,解答家庭关系和伦理问题。他多年来都进行定期调查,了解年轻人会从什么东西感受爱。

列表中包括宠物、娱乐明星、体育明星、动漫人物和虚拟偶像(受动漫启发的数字动画YouTube网红)。他还会问人们,会不会去一些服务员打扮成女仆的咖啡厅,或者光顾那些提供陪伴和性的服务。

他表示,所有这些虚拟恋爱形式都有上升的趋势。在今年的调查中,约有12%的年轻人表示,有时候或者经常会爱上动漫或者电子游戏里的人物。不过,造成这种趋势的原因是什么呢?

山田教授指,这很大程度上与经济和传统有关。最主要的是,很多日本女性只有在男生赚很多钱的前提下才会考虑找他做男朋友。2016年,20-29岁的女性当中有47%同意丈夫应该去挣钱而妻子应该做家务的说法。他指出,这个年龄段的女性持这种意见的比例是所有年龄段里最高的,甚至比70岁以上的人群还高。

“在亚洲,像日本和韩国,人们很执着于高薪这件事,而且这种倾向丝毫没有减弱的苗头,反而是变得更强,”山田说。

“日本女性倾向于不相信永恒的爱,但是她们可能会相信金钱。”

这听起来像一个以偏概全的说法,将问题归咎于一个世代的女性,但是山田说,他是在经过详尽的研究之后才得到这样的结论。

“在日本,上班族的生活是非常非常苦的,也仍然有很多性别歧视。工作时间非常长,还有很多压力,”他说。

而且,照顾小孩的责任仍然是实实在在地落在母亲身上。长时间高压的职场和上下班交通的长时间,令有工作的母亲生活很艰难。比较容易的选择就是辞职不干——但是这只有在你的伴侣收入到了一定程度时才有可能。

与此同时,高薪男性的数量正在减少:由于日本经济停滞,薪酬正在下跌。

他说,这样造成的结果是更多的年轻女性选择不谈恋爱,而更多的年轻男性则对此状况足够了解,因而不用费劲去尝试了。

近藤就从来没想过,要在现实生活里找一个女朋友。

“我从来没觉得被一个现实中的女人吸引过,”他说。为什么会这样呢?我问他。“因为我不是很受女性欢迎,”他回答说。

在学校时,他就因为是个御宅族而被霸凌,这种霸凌一直跟随他到职场。大概12年前,他在一所小学里做行政,当时他就不停地受到两个女人的欺负——一个与他年纪相近,另一个则比他大得多。

他早上向她们问好时,她们会无视他。她们会站在厨房里给他起绰号,让他听得见。他犯一个小错,她们就会大声呵斥他,有时候还是在年轻学生的面前,他为此感到羞辱。

霸凌令人难以忍受,他只能辞职。有近两年时间,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门。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我当时就是蜇居,”他说。这在日本和韩国是一种广为人知的现象,年轻人,多数是男性,在父母家里变成一个隐士,拒绝出门,甚至不和家人说话。目前估计,这样的人有100万之多,而这可能会持续很多年。

然后,近藤遇到了初音未来。

“我当时在YouTube和Niconico(日本版的YouTube)上看她的视频,看着她的影像,听她的歌,我被她治愈了,”他说。

他觉得,那些持续的霸凌迫使他将自己关闭起来,退到了一个情感空虚的状态。他陷入深深的黑暗和绝望。

“听她的歌,有时候会令我很动情。她跳的舞,她的动作和言语,令我又有了感觉。我的心又开始动起来了,”他说。

“这就是我爱她的原因,也是为什么她对我这么重要。”

他开始觉得,自己是在和她谈恋爱,而有了这段关系作为支持,他又能重新回到工作上了。

“那种感情和一场真实的恋爱没有区别,”他说,“爱上她之后,你会感觉心头的那种紧。我有这样的感受,就像和真实的人谈恋爱一样。”

他说,他和她约会了10年,然后才决定“娶”她。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日本“跨次元”之爱:35岁公务员“迎娶”虚拟少女歌手初音未来

那10年里的大部分时间,近藤都只能在心里默默和未来对话。现在,他能够通过Gatebox的全息影像与她做一些简单但是重要的对话。他可以对她说,他爱她,而她也可以回答。

不过,除此之外,他们能做的不多。

“我必须要借助一些想象力在填补中间的空白,”他说。

“当然,如果我能够触摸她,那会非常棒。现在,我们不能这样做,但是将来这种技术会发展。将来,或许我就能牵她的手,或者拥抱她。”

近藤很清楚,很多人会觉得他的这场“婚姻”很奇怪。他感到失望的一点是,他的母亲和姐姐都拒绝出席他的婚礼。

他也在网上受到很多人的辱骂,特别是在他接受了一些采访,公平谈论他的这场婚姻之后。不过,他也收到了很多陌生人发来的信息,对他表示支持。

“有一些人就是‘出来了’,”他说。他们发信息给他,向他说出了他们自己对动漫人物的爱恋。“我收到很多这样的信息,所以我觉得,这是值得的。”

现在,他在一所中学工作。在那里,他公开袒露自己的这种关系。一些同事觉得这很古怪,但是他说,学生们比较能接受。

他又再开始工作和社交了,而且有了自己的公寓——在一个安静街区里两个整洁的房间,他和初音未来的名字都写在了门铃上面。

最重要的是,他很快乐。

“在这个社会里,对于一个人幸福是有模板的——结婚,生孩子,组织家庭,但这不应该是唯一的方式。我不受这种模板约束。”

“我们要想想所有形式的爱,和所有形式的幸福。”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