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性暴力:“我遭遇过强奸,现在我为女儿担心”

Sarah Midgley 图片版权 Sarah Midgley

编者按最近几周,南非对一连串令人毛骨悚然的强奸和女性谋杀事件感到愤怒。事件包括一名女学生的头被扭断和一名女大学生被棍棒打死。强奸和谋杀案频发导致街头抗议活动。推特上的#AmINext活动以及超过50万人签署的在线请愿书要求在这个致力于遏制高犯罪率的国家恢复死刑。

南非总统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承诺采取一系列措施来应对危机 。这些措施包括公布违法者的注册信息,增设专门针对性犯罪法庭以及更严厉的判决。

摄影师莎拉·米德利(Sarah Midgley)是一位住在约翰内斯堡的母亲,她有两个孩子。她仍在十年前被强奸的创伤中恢复。 她和BBC非洲女性事务记者欧娜(Esther Akello Ogola)分享自己的经历和折磨。

2010年南非世界杯期间,我被前男友强奸。在我下定决心离开他的近18个月的时间里,前男友一直在身体和感情上虐待我。我曾多次威胁要分手,但每次尝试时,他都会变得更暴力。

他会踢我,有时会掐我甚至咬我。他威胁我说,如果我敢离开他,他会强奸我的女儿并当着我的面杀了她们。他甚至电击过我一次。

我没和任何人分享过这个事。因为我觉得尴尬和羞愧,我无法忍受自己。

在我离婚之后,我和朋友、家人变得疏远。当时,我的自尊心受到伤害。这位前男友对我说,朋友和家人并不关心我。我也相信他会伤害我的孩子。当我有勇气离开时,我做得很隐秘。然而,10天后他站在我家门口。当时我的反应是用震惊都难以形容。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许多女性生活在被强奸的恐惧中。

他说他来只想最后一次请我帮忙。他说自己没钱也没有办法去叔叔的农场。这个农场离我住的地方大约25公里(15.5英里)。

如果我载他过去,他答应会彻底从我的生活消失。我相信了他。

多年后, 我责备自己当时轻信他会让我离开。

在车里,我意识到他的肢体语言已经消失了。他似乎处于崩溃的边缘,他吸海洛因成瘾。 (不幸的是,我在关系后期才发现,但为时已晚)。

我告诉他我只能送他到农场的大门口,然后回家。我当时觉得事情不太对劲,他的下一步行动证实了我的恐惧。他说我只能在他允许的情况下才能离开,他随机锁上了车门。

我们到农场后,他跑到我身边,打开车门,揪着我的头发把我拖出了车外。我从车里滚下来,他踢我的头,我昏了过去。

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农场外的宿舍里,他压在我身上。另一个男人也加入了他,前男友完事后,他继续。

我再次昏厥。当我恢复知觉时,他们离开了,他叔叔的农场清洁工就在我旁边。

切除子宫

她有一桶水,并试图用自己的衣服盖住我,并帮我把身体擦干净。我让她停下来打电话给警察或救护车。救护车到后直接送我去医院。

不幸的是,我的伤势严重,我不得不切除子宫。正当此时,我发现肇事者已获准保释,并已逃逸。九个月来,我不得不在惶恐中度日。

他最终被捕并被判入狱八年。入狱七年后,2017年,他死于前列腺癌和膀胱癌。老实说,这是我七年来我可以第一次呼吸。我从未对他的朋友提起诉讼,因为我无法忍受另一次听证会带来的创伤。

我曾做过噩梦,梦见前男友回来攻击我和孩子们。

我搬到父母家,因为我无法独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不幸的是,我对男人感到害怕。我尽量不表现出来并保持自信,但我不认为男人会意识到他们是多么令人生畏。

孩子的未来

我已经接受治疗多年了,要治疗童年创伤(我小时候被骚扰),以及创伤性后遗症。

作为强奸受害者又是一名母亲,最糟糕的是,孩子们还要经历一遍我的痛苦。

如果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发生在她们身上,我会感到很沮丧。所以我告诉孩子们,我将永远守护她们,给她们安全感。她们要相信我,她们有发言权,她们要发声,我会相信她们。

Image caption 2011-2019年南非性侵案定罪率

我发了疯般地担心孩子们的安全。我给他们买了手机,但发现自己经常监视他们。无论何时,我都会和他们在一起,即使他们只是和朋友们在商场闲逛。

最终我筋疲力尽,不得不重新接受治疗试图克服困难。

就个人而言,我觉得南非在保护女性和儿童方面做得不够。人们看不出女性的处境有多严重,不幸的是,一些女性给这些袭击找借口并开脱说:“木已成舟,无法改变。人们要向前看并保持积极的人生态度。”这不是解决妇女被强奸和谋杀的办法。

南非的性犯罪在全球排名如何?

BBC事实核查团队

由于各国以不同方式记录犯罪行为,并且在某些情况下数据丢失有数年之久,因此很难对性暴力和侵害女性的犯罪进行比较。

在许多国家,性暴力也可能未被报告。即使有有关女性和女孩谋杀率的数据,最新的数据来自2016年。

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显示,南非2016年的谋杀率居世界第四位。

南非每10万名女性中有12.5人死于暴力,莱索托、牙买加和洪都拉斯的数字更高。全球183个国家的平均值为2.6。

2016年,一份联合国的报告指出,只有九分之一的强奸案被报告给警方。如果女性被伴侣强奸,报案的数字甚至更低。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