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王室蓝钻事件:卅年余波不息疑团至今未解

黑手与蓝钻 图片版权 ebrink/Getty
Image caption 蓝钻是世界上最珍贵的钻石之一。沙特王室30年前失窃的蓝钻石没有已知的照片,来源也不清楚,现在下落不明。

沙特皇宫30年前出了一起珠宝失窃案,引发了一连串凶杀命案和外交危机,余波持续至今。那个偷了沙特王子蓝钻石的人现在同意与媒体见面,讲出他的故事。

案发时,沙特王子夫妇出门度假,有3个月不在宫中。那个心怀叵测的仆人看到了天赐良机。

江科莱·泰查蒙(Kriangkrai Techamong)胆子很大。如果被抓住,窃贼在沙特会面临截肢的刑罚。他决定铤而走险。

他在沙特王室里当仆役,是国王法赫德的长子法伊萨尔王子宫里的清洁工,觊觎王子的珠宝很长时间了。

利用工作之便,他把法伊萨尔王子宫殿的里里外外每个角落都摸清楚。他还知道一个秘密:王子有4个装珠宝的保险柜,其中3个经常不锁。

诱惑巨大,机会难得。

图片版权 Panumas Sanguanwong/BBC Thai
Image caption 1989年,江科莱·泰查蒙(Kriangkrai Techamong)在沙特皇宫为国王的长子打扫宫殿,偷了雇主一堆珠宝,价值2千万美元。

江科莱当时欠了一堆赌债,在王宫仆役居住的地方度日如年,生活变得难以忍受。如果得手了,就可以远走高飞,离开那个国家、那座宫殿和压抑的生活。

一天晚上,他找个了借口,天黑以后继续留在宫中,等到其他差役都离开后潜入王子的卧室。

取出保险柜里的珠宝,用胶带粘在身上,藏在吸尘器的袋子和其他清洁工具里,然后离去。

据王室估计,他偷走的珠宝有30公斤重,价值约2千万美元,其中包括几块黄金手表和若干红宝石。

这么多珠宝藏在哪儿才安全呢?

平时干活的时候早就勘察好了,知道哪些地方藏赃物不会被发现。江科莱当晚就把偷来的珠宝分散藏匿在这些犄角旮旯。

之后的一个月时间,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赃物转移到一个集装箱内。这是他回泰国时托运行李的集装箱。

图片版权 Khaosod
Image caption 泰国警方缴获了这批被盗的珠宝,逮捕了泰查蒙(右侧戴手铐者)。

等到沙特王室发现珠宝失窃时,江科莱早就回到了泰国。他托运的集装箱比他早几天启程。

事情还没结束。这批珠宝如何安全通过泰国海关?所有入境物资都要通过边检。

江科莱早想到这点了。他知道海关的人很难拒绝贿赂。

他在自己的行李集装箱内放了一个塞满钱的信封,还有一张纸条。纸条上说,他的集装箱里有色情物品,希望不要被开箱查验。

他的计划得逞了。但是,运气也用光了。

1990年1月, 泰国警方接到沙特警方通报后,在泰国北部的南邦府江科莱的家中将他逮捕。

失窃的珠宝有些他还留着,有些已经卖了。泰国警方最后把起获的赃物送回利雅德。

图片版权 Chaiyot Yongcharoenchai/BBC Thai
Image caption 江科莱曾经拥有的珠宝

剧情反转

不过,事情到此还没完。

沙特警方检点来自泰国的赃物发现,有80%的失窃珠宝没有归还,归还的珠宝有许多是假的。

后来,有几张照片开始流传,照片上是泰国警方一名高官的妻子,脖子上的那串项链跟一件失踪赃物十分相似。

更具爆炸性的还不是这个,而是一枚罕见的50克拉蓝钻石的失踪。

大约万分之一的钻石有独特的颜色,这些钻石里只有少数是蓝色的,因此是世界上最珍稀、价值最高的物品。

蓝钻石的独特色泽来自它们含有的微量元素硼。

现在市面上的许多蓝钻石都来自一个地方——南非比勒利陀利亚附近的库利南钻石矿。但是,沙特王子失窃的这枚蓝钻石身世不明,也没有人见过它的照片。

回到沙特王室珠宝失窃案,窃贼江科莱被判两年多不到三年监禁,沙特就王室珠宝失窃失踪对泰国严厉谴责,尤其是那枚稀有的蓝钻石踪影全无,更令沙特当局愤怒。但案子似乎可以告一段落。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过劳、被困、被欠工资、居住环境恶劣:在以色列被遗忘的泰国工人

血光之灾

然而,剧情又出现反转。出了命案。

1990年2月,沙特驻曼谷使馆签证处两名官员驾车去使馆途中遇袭。

他们的车开到离使馆大约半英里的地方时,一个神秘枪手开枪把两人打死。

与此同时,另一名枪手到他们一个同事居住的公寓开枪打死了这名同事。

过了几个星期,一个名叫阿鲁瓦利(Mohammad al-Ruwaili)的沙特商人奉命到曼谷调查珠宝的下落。

结果他遭人绑架,生死不明。虽然普遍都认为他已经被杀害,但尸体至今没有找到。

关于这些命案有多种说法。

美国驻曼谷副总领事2010年曾写过一份外交记事,后来被维基解密曝光。这份记录上说,沙特3名外交官遇刺身亡,几乎可以肯定跟沙特与黎巴嫩真主党民兵的冲突有关。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默罕默德·萨伊德·科贾(Mohammed Said Khoja)2001年在泰国展示珠宝失窃案调查证据

但是,有一位沙特官员对这堆乱骂背后的主使是谁很清楚。

穆罕默德·沙伊德·科贾(Mohammed Said Khoja)是沙特资深外交官,有35年外交工作经验。

珠宝失窃案发生后不久他就被派到曼谷负责调查。原来计划派他去3个月,最后在那里呆了好几年。

严格来说,他的角色不属于大使,而是级别较低的参赞之类。这是因为珠宝失窃引发连串命案后,沙特降低了与泰国的外交关系级别。

两国关系降级后,在沙特打工的泰国人从20万减少到1.5万。据悉,泰国经济因此大受打击,每年少了数十亿美元的海外劳工寄回国的外汇。

沙特和泰国的双边关系至今没有明显改善。

沙特外交官科贾留着小胡子,面容冷峻。他接受媒体采访时通常会把自己的史密斯威森左轮手枪放在桌上随手够得着的地方。他一直坚信不疑的是泰国警方要加害于他。

他接受了很多采访,这些采访都上了泰国大大小小各种媒体的头版和头条。对于一位外交官身份的人来说,他对记者的坦率程度非同寻常。

他公开指责泰国警方偷拿赃物,杀害沙特外交官和商人掩盖真相。他说,那些被刺杀的人找到了与窃案有关的敏感线索和情报。负责调查沙特外交官遇害案的泰国警官被控卷入沙特商人阿鲁瓦利失踪案,但后来这项控罪被撤销。

1994年9月,科贾对《纽约时报》记者说, “这里的警察凌驾于政府。我是穆斯林。我留下来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在跟恶魔搏斗。”

图片版权 Panumas Sanguanwong/BBC Thai
Image caption 江科莱2019年在自己的稻田里

这是科贾在曼谷与媒体做的许多采访之一。这个采访发表前不久,又发生了一起与沙特珠宝失窃案有关的命案。

泰国政府受到沙特的压力,设法为蓝钻事件及其引发的连串凶案划个句号。当局找到了一个珠宝代理商,他是江科莱回国后经手这批赃物的人。据信他卖掉了一部分真的珠宝,然后以假充真。这个珠宝经纪成了此案的关键证人。

1994年7月,他的妻子和儿子失踪了,不久在曼谷郊外一辆梅塞迪斯轿车里发现了两人的尸体,有明显钝物打击创伤。但后来公布的尸检报告说母子俩是因为座驾被大卡车撞了,死于车祸。

科贾为此又与媒体做了一轮采访。他根本不相信这个说法。“验尸官把我们都当傻子了。这不是车祸。他们要杀人灭口掩盖真相。”

他说得没错。后来事实证明,负责追回失踪赃物的警察偷偷掉了包,敲诈勒索了珠宝代理,杀死了他的妻儿。最初负责珠宝失窃案调查的警察中将恰罗尔(Chalor Kerdthes)被判监禁20年。

图片版权 Panumas Sanguanwong/BBC Thai
Image caption 江科莱在自家附近的稻田里

江科莱很紧张。他30年前从沙特王子的保险柜里偷了30公斤的珠宝,28年前从泰国监狱获释,现在住在泰国西北部一个角落。BBC国际台泰语组记者花了几天时间才找到江科莱的行踪,最后在他家找到了他。

他的神情惶恐,眼神飘忽,再三问记者是不是警察,然后坚持大家到外面去,到他家附近的稻田里说话。他在前面带路,然后边走边说:“过去发生的事就像一场噩梦。”

随后几天,他跟BBC记者做了30年来第一次深度采访。即使到了今天,他还在害怕当年做的事仍旧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这种恐惧从警察在南邦府他的家乡找到并逮捕他那一刻开始,始终没有离开过他。

江科莱承认自己慌乱失措,神经过敏,惊惶恐惧,对身边的一切都充满了疑惧,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自己死定了。

“我想肯定有很多人要让我消失,或者杀了我。整整一个星期我都没合眼。”

江科莱说,他确实没料到自己当年偷珠宝会闹出后面那么大、那么多的事。他知道黄金值钱,但不知道其他珠宝有多贵重,一直到出狱后才知道。

警察逮捕他的时候,他说,他没抵抗,被捕后交还了自己留着的珠宝,还帮着追回已经卖掉的那些。

“要不是泰国有权有势的大人物卷入,事情不会闹得那么大。”

法庭判他入狱5年,因为他认罪态度好,减到2年7个月。出狱后,江科莱立刻改了姓,以免连累儿子。

他告诉BBC,他始终对自己当年做的事感到羞愧,而且出狱后生活也一直不顺,“很多失望和不幸”。

于是,2016年3月,他决定出家当和尚。

图片版权 Panumas Sanguanwong/BBC Thai
Image caption 江科莱在这座寺院当了3年和尚

江科莱邀请媒体见证他的受戒仪式。当时他只是简单说,希望通过剃度受戒来消除偷珠宝带来的诅咒和厄运,希望为此案受牵连的人修行积德,希望得到所有人的宽恕。

他给自己取的佛号翻译过来,意思是“如钻石般坚硬的人”。

当年负责调查沙特珠宝失窃案的泰国警察中将恰罗尔(Chalor Kerdthes)也见证了江科莱的受戒仪式。他自己因为珠宝代理妻儿命案被判罪入狱,但据泰国媒体报道,他在狱中始终坚持自己无罪。

出狱后,他也决定出家,但在寺院修行的时间不长。

图片版权 Matichon
Image caption 恰罗尔(中间)在寺院出家修行

迄今为止,30年前的沙特“蓝钻事件”剧情曲折翻转,但只有恰罗尔和江科莱两个人为此蹲过监狱。

2019年3月,泰国最高法院驳回了对5名前警察涉嫌卷入沙特商人阿鲁瓦利失踪和谋杀案的指控。

江科莱说,在寺庙出家期间,他也没能摆脱过去的阴影。人们会设法找到他,追问他把蓝钻石藏在什么地方。他什么也不说,大家就认为他把蓝钻石藏在家里。

蓝钻石的下落至今仍是个谜。

江科莱当了3年和尚就还俗了。他说自己还有一家老小要养活。

他现在61岁,没有固定工作,为了养家糊口什么活都干,主要是农活,种地。

“我现在过得很简单,就像农民一样,”江科莱说;他住的房子是简易的木头房。

“我钱不多,只够养家糊口。对我来说,这或许就是真正的幸福吧。”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