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色情报复”:成人电影导演贝拉·索恩背后的真实故事

Bella Thorne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本周较早前,从迪士尼演员转型成为色情片导演的美国女星贝拉·索恩(Bella Thorne)宣布,她将与色情视频分享网站Pornhub合作,帮助这个平台杜绝“色情报复”(revenge porn)。本文是关于这个决定背后的故事。

贝拉·索恩哭了起来。

她养的其中一只狗,名叫阿玛(Ma)的澳洲牧羊犬来到她膝下开始绕圈,向她表达关心。

我们在访问中谈到了“荡妇羞辱”、抑郁症、社交媒体霸凌,还有她如何成为最经常被“深度仿冒”(deepfake)色情片用来做素材的女演员之一。她至今已在数以千计的造假色情片中出现。

“用这种方式来谈论这个世界令我很伤心,”她说,“这令我恨这个世界。”

但是,这些都不是令她流泪的原因。

图片版权 Bella Thorne

我们坐在她位于加拿大安大略省萨德伯里河畔的住宅露台上。秋天将至,这个宁静的小镇周围铺满了枫叶。索恩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三个月,与米基·洛克(Mickey Rourke)合作拍摄电影《女孩》(Girl),她在当中饰演一个回到死气沉沉的家乡,杀死那个虐待她的父亲的女孩。

一年前,这名22岁的演员曾向全世界公开了自己最深的秘密。

她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书《想要成为大亨的生活:精神混乱》(The Life Of A Wannabe Mogul: Mental Disarray),那是一系列黑暗的个人诗作,集中描述绝望、孤独和性侵。

她触及了9岁时父亲死于电单车意外的那种纯粹的悲痛,和她作为儿童模特在刺眼的聚光灯下成长,然后又被推进一部迪士尼情景喜剧(《舞动青春》<Shake It Up>)的演艺生涯。她又审视了自己在爱情上对关注的需求,以及她泛性恋(pansexual)的生活取向。

“Was it because I was molested my whole life? / exposed to sex at such a young age that feels the most natural to offer the world?”(是因为我一生都在被猥亵吗?/年少已接触了性,因此自然地感到这是贡献世界的方式?)

这本她有意保留文字拼写错误的诗集,出版之后多个星期一直保持在亚马逊(Amazon)的最畅销书榜单上。



该书的巡回宣传是一段令人心力交瘁的旅程。就在今年6月的一次宣传活动中,贝拉收到了一连串电话短讯,来自一个她不认识的号码。

“我刚做完访问,谈我的书,还没有走出来就已经在哭了,然后我看我的手机,就看到了一些我的裸照,”她回忆当时说。

看着那些她曾经发给一个前男友的私密照片,贝拉被吓到了。她打电话给经纪人征求意见。

后来,她的手机又响了。

又是更多的无上装照片,这一次是她一些名人朋友的裸照。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在她的书中,贝拉详细述说了她小时候曾受到的虐待——但未有提及施虐者的身份——并且解释了她如何因为害怕别人不相信而没有报警。如今看着那些无上装的照片,一种似曾相识的被施暴的感觉,又再次包围了她。

“又来了,”她当时想,“另一个将我的人生握在股掌之间的人,在替我做这些决定。再一次,在涉及到性的事情上,有人迫使我去做一些我不愿意做的事。”

于是她做了一个决定。利用她的社交媒体帐户——关注者700万的推特(Twitter)、2200万的Instagram和900万的脸书(Facebook)——发布她自己的无上装照片,配上那些来自黑客的威胁性信息,还有她自己想要传达的信息。

“我将这些放出来,是因为我的决定,现在你没有办法再从我身上得到任何东西。”

这是一个反响两极的选择。

乌比·戈德堡(Whoopi Goldberg,胡比·高拔)在出席美国清谈节目《观点》(The View)时批评索恩,但不是批评她发布这些照片,而是认为她一开始就不应该拍这些照片。

“如果你是著名人物,我不管你几岁。你不应该拍自己的裸照,”戈德堡在节目的论坛上说,“你一拍了那样的照片,它就到云里去了,任何想要获取它的黑客都能得到,如果你到2019年还不知道这是个问题,那就真对不起了。”

索恩在Instagram上含泪回应戈德堡,说她的评论是“病态和真的令人作呕”。

“这话出自一个我仰慕的女性,更伤人,”索恩说。

“人们都说:‘不,不,我的孩子永远不会那样做。噢,不。’”

她要向这些人传达的信息是:“你从来不去好好看看你自己家里……每一个人得到的宠爱都有一部分是在网上的。”

她还表示,在年轻人已经感到羞辱和脆弱的时候,还为这种行为而公开羞辱他们,可能有将他们推向精神疾病的危险。

“如果一个年轻女孩或者男孩的照片被发出来,在学校里面传播,他们想到自杀,然后他们又看到像这样的访问,就会想:‘哦,好吧,我真的是活该’,”她说。

她自己发布的这些照片,是第一批在网上出现的贝拉·索恩的真实无上装照片。

不过,网上还有很多很多贝拉·索恩的露骨性爱视频——全部都不是她本人。它们是所谓的“深度仿冒”(deepfake),就是以高端的技术将她的脸部图像接到进行性爱的女性身体上,还可以控制这些图像,令这个假的索恩去说创作者设计的话。

其中一个视频特别令人不安,它的声音原始素材是来自索恩深切怀念自己死去的父亲时哭泣的录音。而那一段影片是将这样一段声音用在了一个女人自慰的画面上。

“这段视频传得很开,所有人都以为那真的是我,”她向BBC表示,“然后他们还放上字幕说:‘爸爸,爸爸!’”

软件开发者告诉BBC说,在不到一年内,通过一张照片就能做出“深度仿冒”视频的技术,就能够让广大公众使用。这令贝拉担忧。

“它不光会被用在你喜欢的明星身上,”她说,“它还是一个未成人色情制品的温床。”

她还表示,这种视频可能被会用作色情报复,用来勒索和敲诈年轻女性,而她们可能不像她自己,有足够大的数字平台可以揭发这些假冒品。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贝拉·索恩的成人电影处女作在2019年的Pornhub颁奖礼赢得了一个奖项。

到这里,我们才开始谈论索恩转型当导演的事,以及她那部得奖的成人电影作品《他与她》(Him and Her),然后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她说,她决定拍这部电影,是因为她认为这个行业需要更多一些女性导演,才能改变这些描述女人性生活的故事的表现方式。

然后我请她评价BBC最近的一次调查报道,当中发现,她的电影发布的平台Pornhub一直在通过所谓的色情报复获利。

显然,这是索恩第一次听说BBC的这个报道,而且看得出来,她被震撼了。

“我之前不知道,”她说,然后眼泪忽然就流下来了,“你将自己和一些事情联系起来,你以为自己才让事情变得更好。我是想帮助别人,然后到某一个点就……”

她说不出话来。我问她,要不要等她有时间去好好了解一下之后,再来补充对Pornhub的看法。

“我不想作假,所以我宁愿你保留我的原先的回答。”

采访至此结束。

Pornhub的母公司MindGeek则向BBC表示:“我们致力于向用户提供安全的空间,分享和消费内容。我们最不愿意的就是让色情报复进入我们的网站,破坏这一切。”

回到酒店之后,索恩的助理传来一个短讯,邀请我们去索恩将要出席的一场叫“确保你的朋友无恙”(Make Sure Your Friends are OK)的活动,那是反对污名化抑郁症的活动。这对于索恩来说特别重要,她希望她的粉丝——特别是那些容易受伤的——知道有这个活动存在。

三天后,我来到了活动现场。那是在比弗华山的一个花园派对。

“我长大的过程中,你认识的人当中只有很少人有抑郁症,或者说被抑郁情绪困扰,”她说,“现在,几乎你认识的每一个人都会有。它肯定是有因可循的,而我所理解的原因,就是在社交媒体时代长大。”

我们即将离开派对时,索恩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们说,在我们的访问之后,索恩在电话里就跟Pornhub直接说明白了,然后说我们应该等候接下来的公布。

那个星期稍后,索恩导演的首部成人电影《他与她》在Pornhub颁奖礼上获奖。

她感谢成人电影产业,支持她希望色情电影业有更多女性导演的愿景,然后她明确地遣责了色情报复的视频。

“我正在与Pornhub合作,在他们的运算法预警系统当中实施一些改变,保证我们群体当中每一个人的安全。”


你可能还对这些感兴趣: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米娅·哈利法阐述色情片行业的剥削压榨现状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