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鲁多连任:褪去光环的“明星”总理如何应对中加裂痕

Justin and Sophie Trudeau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加拿大现任总理特鲁多成功连任

加拿大现任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以微弱优势赢得大选,令这位一向形象阳光的政治“明星”在加拿大国内和国际上的处境成为外界聚焦话题。在其第一届任期中,加拿大面临国际、国内诸多挑战。国际上,加拿大夹在中美政治、经济、军事等多个领域的对决中,深度卷入华为孟晚舟案,中加关系迈入寒冬;在加国国内,大麻合法化,财政赤字高企,难民政策宽松等争议议题也令他失去部分选民。

虽然特鲁多带领的自由党在10月底议会选举中险胜,但现任政府在第二届任期中,如何摆清与美、中的关系和位置,如何在其国内推行具体政策,仍是挑战与难题。

BBC中文第一时间获得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有关“加拿大公众对中国和加中关系的态度”的调查研究。调查结果表明,华为高管孟晚舟因其公司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在加拿大被捕,中国当局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理由逮捕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造成两国重大外交裂痕,加拿大公众受此影响,对中国的忧虑加剧,看法消极负面,不过出乎意料地依然愿与中国维持多个层面上的接触。

BBC中文广泛采访国际关系专家及在加拿大的华人,预测在新一届任期中,特鲁多政府如何处理与中国、美国的关系,以及会否同意华为参与加拿大5G网络建设。

政治光环不再

当选后两天(10月23日),特鲁多表态,自由党尽管失去国会多数党地位,不会和任何一个党组成执政同盟,新的少数派政府将在11月20日宣誓就职。这意味着在下一任期,特鲁多政府要在国会通过议案,需要寻求其他党派议员的支持。

2015年大选,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赢得众议院338个议席中的184个议席,压倒性的胜利结束了加拿大保守党长达10年的执政。过去四年,加拿大经济平稳增长,据加拿大统计局数据,该国国民生产总值GDP持续上升,整体失业率降至2014年以来最低。

但特鲁多与自由党在今年的选举中丧失了绝对优势,自由党最终获得众议院157席,距离成为国会多数党还差13席。而在选票总数上,自由党一共获得33%的选票,少于保守党的34.4%,尽管保守党在选票总数上的优势未能转化到议席数量上。

由于自由党所获席位未过半数,外界一度猜测自由党会否与其他政党组成联合政府。

加拿大多伦多A1中文电台新闻及公共事务总监杨婉文接受BBC中文采访时说,联合政府在加拿大是“绝无仅有的”。历史上,联合政府只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出现过一次。

图片版权 Peter Bregg/Canadian Press
Image caption 1973年,年幼的特鲁多在时任加拿大总理的老特鲁多怀里

特鲁多的家世、进步主义主张、“阳光方式”的执政方针甚至俊朗的外表都为他带来不少政治光环,他的父亲皮埃尔·特鲁多在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先后三届出任加拿大总理,且在1970年,其第一届任期内就与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

然而,特鲁多任内多宗政治丑闻让这颗政治“明星”光环不再。今年2月,跨国建筑巨头SNC-兰万灵公司被曝涉嫌贿赂,特鲁多被指在该丑闻中涉嫌干预司法。选举前夕,特鲁多年轻时在化装派对上"扮黑脸"的旧照流出,触及敏感的族裔问题,特鲁多向公众道歉。

除此以外,特鲁多带领的自由党有多项政策引发争议,例如大麻合法化政策,扩大财政赤字以刺激经济增长,和放宽难民接收政策。杨婉文表示,今年大选期间她采访过一些反对自由党的华人选民,上述几项政策是他们不支持该党的最主要原因。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专家包义文(Paul Evans)教授参与了“加拿大公众对中国和加中关系的态度”的调查研究,他对BBC中文说,此次大选中,加拿大华人对不同党派的投票支持率与全国平均水平基本一致,华人群体并未出现一边倒支持某一党派的情况。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对待难民问题上有截然不同的政策。

现居温哥华的关子(Herman Kwan)2005年入籍加拿大后,每次大选都参与投票。他对BBC中文表示, 自己不太喜欢特鲁多,“四年任期唯一让我记忆犹新的就是‘大麻合法化’,还有花公帑购买横山输油管道,赤字令经济保持平稳。”

关子今年把票投给了保守党,虽然他预计自由党在此次选举会“险胜”,他说:“我仍然觉得应该给自由党一下教训,让他知道我不喜欢大麻合法化。”关先生担心将来其他烈性毒品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处理。

黄敏加在2005年通过技术移民渠道来到加拿大,现居阿尔伯塔省。2009年入籍后,她参与过三届大选投票,曾支持过保守党和新民主党。今年大选,她投票给保守党。她向BBC中文解释,财政赤字是她关注的其中一个重点:自由党曾承诺政府将在2019年实现收支平衡,结果不光没有兑现承诺,特鲁多的竞选政纲还计划下一财政年度,赤字将增至超过270亿加元。

特鲁多政府过去四年的难民政策也饱受诟病,加拿大统计局数据显示,从2015年11月4日到2019年8月底,加拿大接收了44,590名叙利亚难民。据杨婉文观察,部分华人认为审批过程太急,担心对难民的背景审查不够严谨;也有一批华人觉得:加拿大接收太多难民,会与他们抢饭碗,争福利,造成不公平现象。

除此以外,杨婉文告诉BBC中文,影响华人社区投票的议题还包括各政党在香港反修例示威上的立场与态度。

华为5G何时表态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中加关系迈入寒冬

特鲁多带领自由党赢得大选后,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发表分析文章称,“特鲁多需要勇敢结束中加僵局”,其中写道:特鲁多险胜对于中加关系而言是相对较好的消息,保守党党魁安德鲁·希尔(Andrew Scheer)对华态度强硬,在外交上偏向美国。

BBC中文电话采访加拿大时事评论员秦怡敬。她说,事实上,外交政策并未成为此次大选关注的议题。选举期间,原定于多伦多大学蒙克全球事务学院举办的一场选举辩论专注讨论外交政策,由于特鲁多拒绝出席,辩论最终被取消,这也是本次大选唯一就外交政策进行的独立辩论。

包义文教授认为,大选过后加拿大和中国之间的外交僵局在短期内不会发生重大变化,因为孟晚舟案、以及两名加拿大公民被中国当局拘留等问题,任何党派执政都难以解决,目前只能希望两国在外交与经济交流上的关系不会恶化。

他告诉BBC中文:加拿大民众越来越担心中国对加拿大国内的影响,特别是在网络安全和间谍活动方面,以及中国军事实力的扩张。

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周敏对BBC中文说,中加双方在孟晚舟事件中的立场差距太大。

“中方把这个事件定义为政治事件,而加方将之定义为法治事件,已经没有解决问题的交集。中方认为加拿大是挑起这个争议的一方,‘解铃还须系铃人’,加方应该做出让步。但是加方已然把该争议定义为依法制的事件,只有按法律程序走下去,回旋余地很小。只有待该事件自然发展结束,中加双边关系改善的机会才会出现 ,”他说。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华为的首席财务官,华为的创始人任正非的女儿孟晚舟在加拿大温哥华过境时被捕后,两国关系开始恶化。

目前,美国对中国采取鹰派策略,许多加拿大人认为美国将加拿大拖入与中国的贸易战漩涡中,“美国人让我们为其攻击华为和孟晚舟而付出代价,”包义文说。

“加拿大与美国的关系是我们的主要外交关系。当美中关系缓和或者至少保持中立时,加拿大就有很大空间体现其独立性,并追求自己的切身利益。”他分析说,“美中关系恶化时,加拿大采取独立行动的空间很小。恐怕这对保守党或自由党政府来说都一样。”

而在华为参与5G网络建设的议题上,美国也向加拿大施加了巨大压力,要求其与自己站在同一战线,禁止华为。加拿大保守党曾表示将禁止华为,而自由党则表示将等到大选后才能做出决定。

包义文参与的调查研究显示:半数加拿大民众不希望华为在加拿大5G网络建设中扮演重要角色,尽管有43%的人支持华为在加拿大持续研发投资。

周敏预测,特鲁多政府会在华为5G问题上尽可能的继续推迟表态。华为5G的问题已被政治化,超出了安全性本身的讨论。加拿大面对的是美国与中国两方的压力,尽可能维持模糊态度可能对加拿大比较有利一些。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