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女子玩自拍 意外牵出17年前拐骗婴儿案

两姐妹的自拍照
Image caption 两姐妹的自拍照,左边为米谢(Miche)

1997年4月的一天,一名身穿护士服的女性,怀抱一名出生只有3天大的宝宝走出了南非开普敦一家医院的产房。而这名宝宝的亲妈此时正在熟睡中。

17年后的一个偶然机会,被偷女孩终于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与亲生父母团圆。但故事并没有这么简单。

那是2015年1月的一天,也是米谢·所罗门(Miché Solomon)所就读的高中开学的第一天。当时,已经是米谢读高中的最后一年,那一年她17岁。

这天,米谢的一些同学兴冲冲地围着她,告诉她他们的新发现。他们看到了一位长得跟米谢一摸一样的女孩,这名女孩叫卡西迪·纳斯(Cassidy Nurse),比米谢小3岁。

刚开始,米谢也没有多想。但有一天,两位女孩在走廊相遇时,米谢立即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米谢说:“我几乎觉得我认识她。” “真是太恐怖了——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

从此,两位女孩开始交往,并成为像姐妹一样要好的朋友。

图片版权 Mpho Lakaje
Image caption 今天的米谢

当有人问两位女孩她们是否是姐妹关系时,她们会开玩笑说:“谁知道呢?也许前世是吧!”

有一天,她们拍了一张自拍照,并拿给朋友们看。一些朋友看到两位女孩的自拍照后问米谢,她确定自己没被人领养?对此,米谢总是会坚决回答说:“当然没有,别发疯了!”

与此同时,米谢和卡西迪还把自拍照拿给家人看。米谢的妈妈拉沃娜 (Lavona)说,她们两人的确长得很像。

米谢的爸爸迈克尔看了照片后则表示,他见过这个女孩,因为他有时会去卡西迪爸爸所开的电器店买东西。

卡西迪的父母看了照片后,让卡西迪问问米谢的出生日期是不是1997年4月30日?

卡西迪再次见到米谢时,便问她是否是1997年4月30日出生的?米谢非常惊讶,问卡西迪:“你难道在脸书上对我盯梢吗?”

卡西迪说,当然不是。不出所料,米谢的确是1997年4月30日出生。


几个星期后,米谢突然被从课堂上叫了出去。她来到校长办公室,两个社工正在等着她。

他们告诉她17年前,一个只有3天大的婴儿被人从开普敦的格罗特舒尔医院(Groote Schuur Hospital in Cape Town)偷走的事,这名婴儿叫泽法妮·纳斯(Zephany Nurse)。后来一直音信皆无。

米谢听得一头雾水,心里在纳闷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这时,社公向米谢解释,他们有证据显示米谢就是多年前被偷走的那名婴儿泽法妮。

听到这,米谢告诉社工,她并不是在格罗特舒尔医院出生的,而是在一家叫Retreat的医院出生的。她的出生证上就是这么写的。但两名社工告诉她,该医院根本没有她在那里出生的记录。

Image caption 米谢的妈妈拉沃娜在家中抱着只有几天大的米谢。

虽然米谢觉得这一切肯定是一场误会,但她还是答应去做DNA测试。

米谢坚信妈妈不会骗她,并觉得DNA测试结果会证明她的判断是正确的。

然而,米谢错了。测试结果第二天就出来了。结果显示,米谢·所罗门就是17年被人偷走的那名叫泽法妮·纳斯的婴儿。两者就是同一人,千真万确。

这一结果令米谢震惊。

当时,南非的媒体都对此事纷纷报道,米谢平静的生活也被搅得天翻地覆。

他们告诉米谢她不能回家。这时距离米谢18岁生日还有3个月。到了18岁,她就可以自主作出决定到底和谁一起生活。

但在这之前,她不能回家,只能呆在社工为她安排的安全地点。

与此同时,被米谢一直认为是亲妈的拉沃娜·所罗门被警方逮捕。

这一消息对米谢的打击最大。可以想象,她有许多问题要问拉沃娜。

Image caption 8个月大米谢和爸爸迈克尔在一起。

米谢的爸爸迈克尔也被警方盘问,警方希望知道迈克尔对这一切是否知情?

米谢跟爸爸和妈妈的关系一直很好。妈妈把她当“公主”一样对待,爸爸的性格也很温和。

警方经过一番盘问后,找不到迈克尔知情的证据,所以将他释放。

据迈克尔讲,拉沃娜的确曾经怀孕。拉沃娜很可能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流产,一直伪装怀孕,随后她拐走泽法妮·纳斯,谎称是自己生的孩子。

拉沃娜最后以拐骗婴儿等罪名被判10年徒刑。

米谢的亲生父母在失去她之后,又生了3个孩子。但米谢,或确切的说是泽法妮,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虽然没有孩子的任何音信,但他们每年都会在她过生日这一天为她庆祝。

虽然后来纳斯夫妇离了婚,但仍然没忘记每年给泽法妮庆生。

但米谢亲生父母有所不知的是,他们被偷走的女儿其实就住在他们家不远的地方(大约5公里)。

米谢甚至和爸爸迈克尔一道在离亲生父母家对面不远的地方玩耍。

但米谢和亲生父母的团聚并非一帆风顺。在与亲生父母拥抱时,米谢表示,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一切让米谢内心经历了许多情感危机。一边是她的亲生父母,但却让她觉得是陌生人。

另一边虽然是她的养父母,但米谢即使知道真相后仍然爱他们。特别是因为拐骗婴儿而被监禁的母亲,更让她心里十分难过,心情非常复杂。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拉沃娜抵达法院接受审判

2015年,开普敦高等法院开审拉沃娜的案子。米谢和她亲生父母都到法院聆听。

拉沃娜从始至终否认自己的罪行。她还称在自己流产几次后,曾寻求过帮助。她说,一名叫塞尔维亚的女性曾为她提供过生育治疗。

拉沃娜说,一天塞尔维亚对她说,有一名年轻女子生了一个小孩,但希望能让人领养。

但法院经过核实,根本没有塞尔维亚其人。这显然是拉沃娜自己编造的故事。

不仅如此,还有一名证人在多年后想起这件事,愿意出庭作证。这名证人说,记得有一位穿着护士服的女子抱着婴儿泽法妮离开医院,而泽法妮的亲妈西莱斯特(Celeste)当时正在产房中睡觉。

该名证人随后在指证中一眼辨认出拉沃娜。法官断定,铁证如山。2016年,拉沃娜被判10年监禁。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米谢的亲生父亲莫内在听完判决后离开法院。

这一判决让米谢非常难过,她不知道自己将会如何面对未来的世界与生活。

后来,他们允许米谢去监狱探视妈妈。这也是妈妈被带走后,米谢第一次有机会见到她,跟她讲话,虽然是隔着窗户。

米谢表示,看到妈妈穿着囚服让她心碎。

米谢告诉妈妈,她非常想知道真相,想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还告诉妈妈,这一切给自己带来的伤痛和打击。

“你对我说谎,说我是你的孩子,你还让我怎么信任你?”米谢质问妈妈。

“将来的一天,我会告诉你的,”拉沃娜说。

其实,米谢已经知道了答案,尽管拉沃娜仍然否认自己的罪行。

但是,米谢表示自己并不忌恨妈妈。她表示,只有原谅才能抚平心灵的创伤。

她说,妈妈知道我原谅了她,而且仍然爱她。

米谢在18岁时并没有作出搬回亲生父母家生活的决定。她回到了养父母的家。

米谢有时甚至会对她亲生父母家庭心生怨恨,怪他们“夺走”了“妈妈”。

Image caption 养父迈克尔抱着米谢的女儿去探望监狱中的拉沃娜

米谢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两个小孩,但她仍然去探望监狱中的母亲。

还有6年,拉沃娜就可以获得自由了。米谢希望时间能过得快点,好早日能见到妈妈。

在经历了一系列的情感挣扎后,米谢开始接受了自己双重身份的事实。

她已经不介意人们怎么称呼她:她婴儿时的名字泽法妮还是米谢都可以。

她已经成熟长大了。

以上故事是根据乔安妮·乔维尔( Joanne Jowell )的书:《泽法妮:两个母亲,一个女儿》(Zephany: Two mothers. One daughter)的故事改编。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