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远东: “中国迪玛”和被他们“接管”的土地

китайский тракторист

在俄罗斯工作和在中国没什么区别。早上起床,然后去上班,俄罗斯远东地区迪米特罗沃村(Dimitrovo)的中国农民庄文鹏(音译)说。

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成千上万的中国人搬到了俄罗斯东部这个幅员辽阔但人口稀少的地区,庄文鹏便是其中之一。有来到这里的中国居民用俄文为自己取名“迪马”,于是“中国迪马”这个称呼便成为一个新符号。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寻求在本地或中国投资的农场工作,也有人直接租借土地,建立自己的农业公司。

在与西方关系恶化的背景下,克里姆林宫欢迎中国在俄罗斯的扩张。2014年,俄罗斯从乌克兰吞并克里米亚,就此与西方开始对峙。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进一步转向北京,促进两国经济合作。

不过,在远东地区的村庄里,俄罗斯人和中国人的关系常常“爱恨交加”。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许多集体农场也随之熄火。阿穆尔州的马克西莫夫卡村(Maksimovka)距离中国黑龙江省只有约70公里。村中心有一座废弃的建筑,它曾是马亚克(Mayak)集体农场的所在地。

Памятник погибшим в Великой Отечественной войне
Image caption 马克西莫夫卡村中心有一座废弃的建筑,它曾是马亚克集体农场的所在地。

门上已没有锁,陈旧的地板上散落着上世纪80年代的文件。这里曾经有400人工作,但农场还是倒闭了。农场主席叶夫根尼·福金(Yevgeny Fokin)最终将数千公顷土地租给了中国企业家。

他们被低租金和大农场所吸引。

“我们把股份给了福金,认为土地归集体所有会更好。但他把一切都交给中国人就走了,我们什么都没了,”马克西莫夫卡村的塔蒂亚娜·伊万诺夫娜(Tatyana Ivanovna)说。

如今,农场被高高的金属栅栏包围,里面是数十台拖拉机和收割机。

中国公司是如何“接管”的

马克西莫夫卡村的场景在俄罗斯远东地区并不罕见,与中国接壤的五个地区也都有类似的故事。

21世纪初,中国企业首次出现在俄罗斯远东。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国政府对这个区域的兴趣进一步加强。

。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资农场负责人对BBC俄语记者说:“当时(中国人)正在焦急寻找投资的地方。”

中国在远东的投资增加后,随之而来的是不断涌入的中国农民。

“我们自己土地少,但人多,”另一位匿名的中国农民说。

根据俄罗斯国家土地登记部门的数据,BBC统计出中国人在俄罗斯远东地区拥有或租赁的土地至少有35万公顷。2018年,远东地区约有220万公顷土地为农业用途。因此,中国人参与经营的土地约占16%。

但BBC了解到实际的比例可能更高。

Фермеры из КНР работают на российском Дальнем Востоке с начала 1990-х годов (на фото - жительница села Унгун, ЕАО, и сторож китайской фермы "Баоцюнь")
Image caption 很多中国人从上世纪90年代便开始来到远东地区工作。
Поле
Image caption 当地居民抱怨称,年轻人都前往了大城市,村子里只剩下退休人员。

地方长官亚历山大·莱文塔尔(Alexander Levintal)表示,在很多情况下,俄罗斯官方出租的土地实际上由中国人管理。

“几乎所有原本是集体所有的土地都被转交给了中国人,”犹太自治州农民协会会长亚历山大·拉里克(Alexander Larik)说。

“中国迪玛”的故事

在奥比特诺耶宝雷村(Opitnoye Polye)的门口有一处标志。这里是该地区最著名的中国农民定居点之一。

和这里的许多中国人一样,居民辛杰取了一个俄罗斯名字,叫做“中国迪玛”。

Основная культура, которую выращивают аграрии из КНР, - соя (на фото соевое поле в Биробиджанском районе ЕАО)
Image caption 大豆是中国农民种植的主要作物之一。

上世纪90年代,迪玛移居到俄罗斯远东的犹太自治州,租用了超过2500公顷的土地来发展大豆种植。他现在雇佣了大约10名俄罗斯工人和15名中国工人。

迪玛积极地融入了这儿的社区生活。他为幼儿园的孩子们买礼物,冬天的时候,他还会给偏远的村庄送去拖拉机,帮助扫雪。

很少能有农民能像迪玛那样融入当地。中国移民经营的农场大多宛如堡垒。例如,在离中俄边境半小时车程的巴布斯托沃(Babstovo),有一座友谊农场,它被高高的围栏围住,还有一面红旗。

爱恨交加的关系

俄罗斯人和中国人之间的冲突在这里并不少见。

2015年,3名俄罗斯人进入远东地区阿穆尔州的一家中国工厂,用棍子威胁一名中国保安,要求给他们食物。

第一次他们带走了60个鸡蛋和两瓶油。几天后,当他们回来偷拖拉机引擎时,他们遇到了同一个拿着斧头的中国保安。

Рабочие китайской фермы из села Максимовка (Амурская область) идут в магазин
Image caption 在休息时间,中国移民前往商店购物。

这些俄罗斯人后来被判处5至9年不等的监禁。但这背后,很多俄罗斯人仍对外来劳工和企业的涌入感到不满。

俄罗斯科学院2017年的一项调查显示,超过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认为中国的对俄政策是“扩张”。

近一半的人认为中国威胁到了俄罗斯的领土完整,三分之一的人认为中国威胁了俄罗斯的经济发展。

“他们早上7点就出发了,天黑了才回来。我几乎看不到他们,他们也看不到我,”当地居民伊万诺维奇(Ivanovich)这样描述他的中国邻居。

当地人常抱怨的一个问题是,中国人被控使用了被禁的除草剂。这种除草剂可以消灭杂草,以提高作物产量。

ферма рядом с Волочаевкой, ЕАО
Image caption 犹太自治州的一处中国农场。

“看起来他们用的除草剂和我用的一样,但他们杀死了我留下的杂草。我看到(中国人)的一些瓶子,我问这是什么,他们马上就藏了起来,”犹太自治州的居民维塔利·基万(Vitaliy Keyvan)说。

“在这里,他们使用了除草剂,(后来)那里长出了苔藓一般的霉菌,大豆变得侏儒,”犹太自治州的另一名农民阿纳托利·伊柳什科(Anatoly Ilyushko)说。

但在迪米特罗沃村,也有一些俄罗斯人与中国人建立了友谊。

“他们带来啤酒给我们喝。我给他们鸡蛋、蜂蜜,”亚历山大对BBC说。

有多少中国人?

俄罗斯通过对联邦各地区实行不同的移民配额来限制外国公民的流入。

索科洛夫斯基(Sokolovskiy)是一名来自阿穆尔州的农民,他说,尽管该地区实行零配额政策,但他那里的农业行业仍无证雇佣了约1000名中国工人。

.

远东地区没有官方统计的无证劳工人数。

犹太自治州农民协会会长亚历山大·拉里克说,中国农场主一般更喜欢雇佣中国移民,而给俄罗斯人提供低技术含量的工作。

“中国人不喝酒,他们无处可去。他们来这里是为了这个季节。我们的居民来到这工作一周、讨些钱,然后就纵酒狂欢,”一位匿名的俄罗斯籍农业公司负责人说。

另一位俄罗斯农民阿纳托利·伊尔尤什科(Anatoliy Ilyushko)对BBC说,中国工人的表现“比俄罗斯工人好100倍”。“中国人就是死也会先完成他们的工作,”他说。

俄罗斯在保护工人权利方面记录不佳,尤其在农业领域。

Китайские аграрии стараются брать на работу в России граждан КНР (на фото - сотрудник фермы из Максимовки, Амурская область)
Image caption 一名在阿穆尔州工作的中国移民。
За быт на ферме в Димитрово, как и на других китайских фермах, отвечает женщина
Image caption 一名中国农场妇女正在晒被子。

一名俄罗斯拖拉机司机说,中国农场主每天付给俄罗斯和中国工人大约1000卢布(12英镑),让他们轮班,每人每天工作12小时。

一位匿名的中国农民则抱怨俄罗斯员工的饮酒习惯。

“所有的俄罗斯人都喝酒。今天你付钱给他们,明天他们就不来了。纪律问题太严重,”他说。

高潘(音译)是一名翻译,他的俄文名是“安德烈”(Andrei)。他对此有不同看法。

“在设备方面,我们(中国)的司机不是什么都懂,但你们(俄罗斯)的司机非常了解。”

“作为工人,他们是一样的,”他说。

С появлением фремы "Синьда" началось возрождение Димитрово
Image caption 随着中国人的到来,迪米特罗沃村重新热闹了起来。

“俄罗斯工人和中国工人有什么区别?俄罗斯工人比中国人聪明,”庄文鹏说。

还有一些当地人认为,没有中国投资者,远东地区的土地将会闲置。

“我们村里只有几个人,没人去工作。如果中国人离开,那么很快就会杂草丛生,成为荒地,”一名当地人说。

图表制作:奥莱西亚·沃尔科娃(Olesya Volkova) ; 摄影:基里尔·格拉兹科夫(Kirill Glazkov)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