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气候协议:特朗普退群对美国国际地位及中国的影响

Trump, speaking here at a conference in Pittsburgh, has vowed to deregulate the oil and gas industry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批评人士说,特朗普重振煤炭工业的举措也是美国外交政策重大失误。

特朗普总统确认美国将退出联合国巴黎气候协议,这个举动将对美国外交,对中国和俄国产生什么影响?

从程序上说,如果特朗普再次当选美国总统,2020年大选后的第2天美国将正式退出联合国巴黎气候协议。

10月下旬,在一群头戴安全帽的人士的簇拥下,特朗普在匹兹堡的一次能源会议上,正式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的决定。

他形容巴黎气候协议是一个对美国非常糟糕的协议,并说,他支持化石燃料的政策使美国成为能源超级大国。

美国最早可以正式启动退出巴黎协定的程序日期是11月4日。

联合国巴黎气候协议使全球195个国家齐聚一堂,共同应对气候变化挑战。

根据这份协议,美国承诺在2005年的基础上,到2025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削减至28%。

特朗普总统说,如果他不能改善这份协议,他就将退出,但外交消息人士说,美国并没有做出重大的努力寻求重新谈判。

一项发现和摧毁的任务

与此同时,特朗普总统的工作人员通过美国环境立法正在执行批评人士所称的“发现和毁灭”任务。

特朗普承诺,他将把美国变成一个能源超级大国,他正在试图扫除一系列反污染法规,从而可以降低天然气,石油和煤炭的生产成本。

他批评前总统奥巴马的环境清理计划,称之为一场对美国能源业发动的战争。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重振煤炭工业也是其竞选承诺。

美国的天然气和石油行业确实在蓬勃发展,但特朗普重振煤炭工业的承诺已证明更具挑战性。

煤炭无法与天然气在价格上竞争,或者说,无法与成本骤降的可再生能源竞争。

公司企业也不愿在燃煤电厂上投资数十亿美元,因为如果下届政府重新与世界其他地区一起应对气候变化改变政策,这些电厂的寿命可能会受到限制。

由于煤炭是污染最严重的燃料,尽管总统的政策改变,该行业本身面临的困境已经压低了美国的排放量。

此外,不管特朗普做什么,美国许多州、城市和企业仍然致力于巴黎协定的目标。

活动人士说,现在上述地区和企业代表着占美国GDP的近70%人口,占美国污染总量近65%。假如他们是一个国家,这个群体将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这个反对特朗普气候政策的群体由加州领导,而加州正与总统展开激烈斗争,反对特朗普试图取消其实施清洁空气标准的权力的计划。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桑伯格怒斥各国领袖"出卖"年青人

特朗普效应

到目前为止,特朗普立场的最大负面影响可以说是放松了对巴西和沙特阿拉伯等国的压力,减缓了原来可以迫使这些国家主动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的压力。

环保人士表示,比如说,假使换作奥巴马总统的话,他就会迅速采取行动,迫使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解决亚马逊地区的森林火灾。

在巴黎气候峰会的时候奥巴马同意,美国应该在气候变化问题上起带头作用,因为美国排放的大气温室气体远远超过任何其他国家。

而在目前最大的排放国之中,中国和印度的人均排放量仍然相对较低。但特朗普表示,不应允许他们比美国可以更慢地逐步淘汰化石燃料。

特朗普表示,巴黎协议本来以让人难以置信的过分严厉限制来让美国生产商关门,同时允许外国生产商肆无忌惮地继续制造污染。

他还说,他的政府不会做的是惩罚美国人民的同时让外国污染制造者发财。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国锈铁地区煤炭业曾是重要就业领域。

反对他的人们警告说,特朗普总统正在削弱美国在清洁经济方面的全球领导地位,包括风能和太阳能、先进电池和节能技术。

自由派智库美国进步中心的妮拉·坦登说,特朗普的做法没有把美国的力量投射到世界上,反而削弱了美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实力,将我们时代在气候变化和其他挑战方面的领导地位让给俄罗斯和中国等国家。

事实上,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发挥的领导力最近也很低调,因为那里的政治家们正专注于该国避免经济衰退。

美国外交的重大失误

北京中央政府难以说服各省级领导人放弃他们已经提供巨额贷款的燃煤火电厂。

它还致力于一项大规模的机场建设计划,以刺激经济增长。批评人士说,这与对气候的担忧的政策不符。

随着极端天气事件惊动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各国的外交官们将在几周后在智利开会,为未来寻找出路。

安德鲁·莱特曾是奥巴马政府任内帮助促成巴黎气候协议的一位前国务院官员。他表示,美国正式退出将使美国难以参与有关全球对话。

他说,对美国外交来说,从这一重大失误中恢复过来尚需时日。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