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上班是否应该能在工作期间打盹

Businesswoman sleeping on desk 图片版权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我们的褪黑素水平决定我们是否可能打盹。

美国政府说,在办公室里睡觉是绝对不行的。但专家们说,该是重新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了。

美国政府决定对上班午睡采取强硬态度。

尽管长期以来,联邦机构一直不鼓励雇员上班时间午睡,但在过去直到现在,它从未被明确禁止过。

美国联邦政府总务管理局本月早些时候发布的一项指令规定:禁止所有人在联邦大楼中睡觉,除非这种行为得到机构官员授权。

目前还不清楚是什么促使美国官方发布这个规定,他们拒绝置评。但这不是政府第一次打击员工打盹的表现。

2018年,加州审计办公室发布了一份关于一个每天最多能睡长达3个小时的汽车事务部员工的报告。报告估计,该员工人打盹使该州在4年内损失了4万美元的生产力。

该报告说,该员工打盹迫使她的同事因为她的懒散而要工作更努力,替她去做她应该做的工作。

这名员工并没有受到处分,因为她的主管担心她有健康问题才导致嗜睡。

有关员工集体在上班时间补足睡眠的想法对许多人来说是敲响警钟,但也有很多人认为在工作中打盹可以提高生产力,所以不应该轻易否定这一做法。

劳伦斯·爱泼斯坦博士曾担任美国睡眠医学学会前院长、波士顿布里格姆妇女医院临床睡眠医学主任。他估计,大约有7千万美国人患有睡眠障碍。

印第安纳州鲍尔州立大学最近发表了一项研究,调查了15万人的自报睡眠时间,发现每晚睡眠时间在7小时以下的受访者人数,从2010年的30.9%上升到2018年的35.6%。约半数的被调查对象是警察和医护人员,他们报告说睡眠不足。

爱泼斯坦告诉BBC 说,一些公司越来越意识到这个问题,并且正在提供解决问题的方法。

睡眠不足与各种健康问题有关,包括肥胖症、糖尿病、心脏病和中风,以及焦虑和抑郁等心理健康问题。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露丝·巴德尔·金斯伯格在奥巴马担任总统发表演讲时打盹。

兰德公司2016年进行过一项分析,称工人睡眠不足对美国经济的影响是每年4110亿美元,其中包括生产率下降。

爱泼斯坦和其他专家支持允许工人在工作时小睡一会儿的安排。

爱泼斯坦说,睡眠不足的人不能尽其所能,发生工伤事故的风险更高,因为员工有更多的健康问题,最终给公司带来更多损失。

其他国家对工作间午睡的看法没那么刻板。在日本,一些公司正在安装隔音吊舱,以鼓励长时间工作的工人休息一会儿。

这种想法开始在美国得到认同,但速度很慢。

在一些公司里,比如品牌冰淇淋公司本杰瑞(Ben&Jerry's)已经设立了午睡室,以方便员工打盹。这些小休息室说不上豪华,也就是10平方米的小房间,外号被叫做“达芬奇房间”,里面有个沙发床和一条薄毯子。

进来打盹者必须脱鞋,打盹时间限制在20分钟以内。而因为生病需要更多睡眠的员工将被送回家。

图片版权 BIM
Image caption 品牌冰淇淋公司本杰瑞(Ben&Jerry's)的总部已经设立了午睡室。

但本杰瑞的一名发言人劳拉·彼得森说,即便如此,对工作时间睡觉的刻板观念仍然是一个问题。

她说,在员工用“唐老鸭”等假名字登记后,公司不得不放弃使用注册表。

彼得森说,并没有很多人愿意承认他们会使用它,她自己自从3年前加入公司以来,已经使用过打盹室4次了。

她说,有时会睡觉,所以不得不用手机上闹钟以确保不要睡过头。这是一个不错的休息机会,之后她确实觉得工作更有成效。

她的同事也有同感。

与此同时,一些北美公司正在开始把打盹当作它们商业的一部分。

加拿大第一家午睡工作室名为Nap It Up最近开业了。它的创始人梅扎比恩·拉赫曼说,她是在一家银行长时间工作时想出这个主意的。

图片版权 MetroNaps
Image caption 一个提供睡眠椅舱的公司MetroNaps向医院、工厂、机场、大学等地出售睡眠椅舱。

它位于多伦多一个繁忙的地区,员工们可以任何时候到工作室,租一张双人床25分钟,价格为10加元(约7.6美元,5.9英镑)。床铺之间由厚重的窗帘分开,确保休息者的隐私,房间里还飘散着令人放松的薰衣草香味。

一个提供睡眠椅舱的公司MetroNaps 将这个想法更进一步,它设计了具有未来派感觉的能量恢复小舱,让午睡者睡在符合人机工程学的躺靠的位置。

在医院、工厂和机场等24小时运营的地方,这些睡眠椅舱越来越受欢迎。但是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克里斯托弗·林德霍尔姆说,他们也开始向比如健身俱乐部和大学这样的机构出售这些睡眠椅舱。

林德霍尔姆说,当他们开始这门生意的时候,人们认为提倡在工作期间睡觉的想法有点疯狂地。因为在过去,公司认为你会来上班并保持工作状态,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