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牵动德对华政策辩论 德国官员言论招致美国不满

美国驻德国大使格雷内尔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美国驻德国大使格雷内尔(左)指责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右),说他不该把中国和美国在道德上相提并论,并且说这是出于对历史的无知。格雷内尔一直强烈要求德国禁止在电讯网络中使用华为的技术。

是否让华为放行令德国颇费踌躇,总理默克尔的联合政府内部对华政策出现分歧让她倍感压力。与此同时,德国政府部长关于华为的言论惹怒了美国大使,随后美国国家安全顾问也向德国发出指责。

尽管美国指使用华为技术存在潜在的安全威胁,但德国经济部长仍然对允许华为加入德国5G网络建设表示支持。他还提到在国家安全局监听丑闻发生期间,美国公司在德国也没有受到歧视。

2013年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斯诺登暴露“棱镜门”事件后,德国联邦情报局也被曝秘密帮助美国安全局在欧洲进行监听行动,甚至监听了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手机。

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周日(11月24日)在电视访谈节目中说,在美国国家安全局被曝曾监听总理默克尔和前总理施罗德以后 ,德国也没有“抵制”美国公司。

“美国也要求他们的公司提交某些情报,用来打击恐怖主义”,阿尔特迈尔以此说明即使最后发现华为向北京传递数据,那也不过是华盛顿要求在德国的美国公司要做的事情。

当然这并不是说德国会掉以轻心,阿尔特迈尔说,“必须要确保中国国家没有任何影响,每个部件都要被认证,确保不会以任何方式受到操控。”他还说,同样的标准也适用于欧洲和美国的供应商。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3年,德国联邦情报局也被曝秘密帮助美国安全局在欧洲进行监听行动,并且监听了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手机通话,引起舆论大哗。

美国大使受到冒犯

但是上述评论激怒了美国驻德国大使格雷内尔(Richard Grenell)。他说,道德上不能把中国和美国作比较,这是出于对历史的无知。他一直强烈要求德国禁止在电讯网络中使用华为的技术。

美国使馆周一(11月25日)还发声明说,经济部长的讲话可能冒犯在德国的大量美国驻军。格雷内尔在声明中说,“德国高级官员最近把美国同中国共产党相提并论,是对在德国帮助维护安全的数万美军的侮辱。”

周三(11月27日)德国《图片报》刊登了对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的采访,他再次对德国政府发出禁止华为的警告,还说中共和华为没有区别。

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曾被《经济学人》称为“柏林最有权势的人”,被认为是最受默克尔器重的顾问。阿尔特迈尔曾经担任过联邦特别事务部长,负责协调德国的情报工作。

在德国如何处理华为与德国5G网络建设问题上,阿尔特迈尔是总理默克尔为数不多的支持者。

2015年德国监听丑闻曝出后,阿尔特迈尔曾传召当时的美国驻德国大使埃默森,要其解释关于默克尔和其他德国高级官员被窃听的事情。

对华政策的分歧

据《纽约时报》报道,随后“维基解密”公布了包括阿尔特迈尔本人电话号码的文件,进一步加剧了美国间谍机构监听德国政府官员的指称。

Image caption 德国政府担心禁止华为会招致中国政府对利润丰厚的德国汽车行业采取报复措施

德国政府在对华政策上存在分歧。德国《商报》报道,德国驻欧盟代表认为中国在贸易谈判中拒绝作出实质性让步,在投资保护和世贸组织改革方面的谈判都没有取得进展。

欧盟外交官认为,北京在允许欧盟的银行和保险公司进入中国市场方面没有作实质性改善。《商报》报道认为,欧盟许多人认为中国在与美国贸易战中巩固自身的地位,这时候不希望对欧盟作重大让步。

在对华政策上,基民盟的总理默克尔和社民党的外长马斯(Heiko Maas)存在分歧。德国外交部一直着眼于与中国对抗。《商报》报道说,这点可以从马斯9月与香港活动人士黄之锋会谈中可以看出。另外一个分歧表现在是否让华为加入5G移动网络建设的问题上。

数月来,默克尔一直承受来自美国,基民盟和德国议会的压力,迟迟没有发令禁止华为参加德国的5G网建设。德国的电讯网络落后于欧洲许多国家,在乡间许多地方接收信号不强,因此华为技术被认为是解决德国通信网络问题的一个有效方案。

周三(11月27日)默克尔在联邦议院说,欧盟需要在5G和对华政策上采取共同立场。她主张用要制定统一的安全标准来对华为做判断,而不是单个针对华为作决定。

德国左右为难

但是德国却受到来自美国的压力,美国指华为同中国政府关系密切,帮助当局在其他国家搜集情报。美国禁止政府机构和私营企业与中国电讯公司华为和中兴合作。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德国的电讯网络落后于欧洲许多国家,在乡间许多地方接收信号不强,因此华为技术被认为是解决德国通信网络问题的一个有效方案。

华为公司一直否认美国的指称。在德国,华为公司尚未受到禁止。周一(11月25日)中国驻德国大使吴恳说,美国要求德国排除华为,是以“安全问题”为借口打压中国科技企业。中方希望德国公平对待中国企业。

德国政府担心禁止华为会招致中国政府对利润丰厚的德国汽车行业采取报复措施。但是在另外一方面又承受巨大政治压力。美国一直力促欧洲配合共同反制中国的影响力。

在《纽约时报》大量报道中国新疆大批维吾尔人被拘押后,德国《商报》报道说,总理默克尔的表态不如外交部强硬。她在联合政府内部受到压力,要求对中国强硬表态,批评者要求她重新调整对华政策。

社民党的议员和外交政策专家马奇(Christoph Matschie)说,德国和欧盟需要检讨对华政策,德国必须把北京当作竞争对手。虽然中国仍然是德国的重要贸易伙伴,但是北京的专制政权正努力向世界扩大影响。

《商报》报道说,德国联邦议院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中国不仅出口货物和服务,而且在对外输出专制,反民主的治理模式。

周三(11月27日)默克尔在联邦议院中还表示,不赞成用冷战时的孤立隔离手段对付中国。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