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中国抨击美国企图“搞乱香港”

protest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香港示威者认为可借美国之力逼使北京让步。

美国总统特朗普不理会中国反对,周三(27日)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和《保护香港法案》。

中国外交部随后回应说,“此举严重干预香港事务,严重干涉中国内政,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是赤裸裸的霸权行径,中国政府和人民坚决反对。”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和《保护香港法案》通过后,美国国务卿将每年审视香港自治情况,决定是否继续给予香港特殊地位,包括是否继续成为独立关税区,及授权美国政府可对侵害香港人权的人实施制裁。《保护香港法案》则是限制向香港出口催泪弹和人群控制技术的法案。

特朗普发表声明说,希望签署法案,能够让中国和香港的领袖和代表和睦地处理他们的分歧,为彼此带来长期的和平和繁荣。

中国政府和香港政府回应

香港政府在法案签署后发表声明,对美国做法表示强烈反对, 是“明显干预香港的内部事务,既无必要,亦毫无理据,更会损害香港和美国之间的关系和利益”。

港府发言人说,“两项法案并不合理,当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以人权及民主为名,但实际上部分条文涉及出口管制和香港执行联合国制裁措施,根本与香港的人权和民主无关。两项法案更会向示威者发出错误信息,无助缓和香港局势。”

在美国参众两院通过有法案后,中国多个部门提出强烈谴责。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星期四(11月28日)召见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就美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签署成法提出“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

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发言人回应BBC称,香港的自治、对法治的坚持以及保护公民自由的承诺,对于在美国法律下保持其特殊地位、“一国两制”成功以及香港未来稳定与繁荣十分重要。

“正如美国政府反复重申,中国共产党必须兑现对香港人民的承诺。香港民众只是想要《中英联合声明》中所承诺的自由,这份文件在联合国登记在案。”

早些时候,中国外交部曾在周一(11月25日)召见美国驻中国大使布兰斯塔德,抗议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而在上周(11月20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召见了美国驻华使馆临时代办柯有为,马朝旭表示中方将采取有力措施予以反制。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香港示威者请愿,促请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和香港中联办都对这部法案表示强烈谴责。港澳办形容这部法案“用心险恶”,“美方就是搞乱香港的最大黑手。”

港澳办称,美方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签署成法是“对中国内政赤裸裸的干涉,是对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的严重践踏”。

中联办也认为,美国签署法案实质就是要“搞乱香港”,妄图以香港事务牵制中国发展。

“美国这些政治游戏操纵者们的如意算盘,就是为‘叛国祸港四人帮’及反中乱港极端势力和暴力分子撑腰打气,为暴力行为火上浇油,图谋毁掉香港,其用心险恶歹毒,昭然若揭。”中联办称。

香港政界反应

有份推动法案的香港活动人士黄之锋表示,法案通过是香港和美国关系重要的里程碑,也象征美国对港政策做出重大调整。

他指出,在中美贸易战下,美国仍然会相当重视香港的民主进程以及人权状况。

据香港电台报道,香港前特首梁振英在出席活动时称,不认为支持法案的美国国会议员,完全、正确理解香港情况。

全国政协常委唐英年则鄙视美国的做法,他称美国自己的内政都未处理好,就粗暴干预别国事务。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香港抗议者在午间示威中感谢美国总统特朗普

香港浸会大学传理系高级讲师吕秉权对BBC中文表示,虽然香港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但是香港的经济地位以及科技、资金等等等自由化跟美国的政策有莫大关系,所以美国检视“一国两制”制度必然制约中国未来的对港方针。

吕秉权称,根据中国政府在中共“四中全会”释放的信息,中国本打算给香港的法制“动大手术”,以国家安全的名义改掉一些香港的法律精神,“这个法案通过之后,我相信他们在做这些根本性的对港的方针时会有所考虑,不会让一些本来国际认可的标准或制度改得面目全非”。

吕秉权还注意到,外交部发言人的回应除了一些外交措辞外,还称会对美国采取一些反制措施,但他认为,中方能够采取的有意义的反击非常有限。

香港时事评论员林和立则认为,特朗普签署法案给香港的抗议人士提供了很大支持,但美国政界支持和平抗议示威,香港的勇武派也会收到信息。

他对BBC中文指出,短期内中美关系可能有一些波动,但法案并不会对中美达成贸易协定有巨大影响,因为双方都希望达成第一阶段的的贸易协议。

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称,在国会通过法案后,特朗普的幕僚曾辩论是否要签署法案,担心会影响与中国的贸易协议,但最终大部分人赞成法案,支持示威者。其中的主要考虑因素是,香港民主派早前在香港区议会选举中大胜。此外,就算总统拒绝此法案,美国参众两院也可以三分之二的票数强行通过法案。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民主派支持者得知属意的候选人胜选后欢呼庆祝。

推动法案的美国参议员卢比奥(Macro Rubio)发表声明,赞扬特朗普的决定,并称美国有“具意义的工具”去制止北京影响和干扰香港内部事务。

香港示威者认为可借美国之力逼使北京让步,但分析认为,对香港示威者而言,这是危险的一步,因为如果美国对香港实施经济方面的制裁,也将影响香港营商环境,如果香港变成另一个中国城市,不担任中国与国际社会的中间人角色,也令香港丧失了原先的地位。

根据美国政府的数字,2018年有8.5万名美国公民居住在香港,超过1300间美国企业在香港营运,包括差不多所有美国大型金融公司。2018年,香港和美国贸易达673亿美元,贸易顺差达到338亿美元。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