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日:900名儿童染病的巴基斯坦悲惨村庄

A child is having blood taken for test in the Sindh province of Pakistan

巴基斯坦有一个小镇,镇上将近900名儿童感染艾滋病病毒。

一切都源于今年4月,一名当地医生怀疑一名到他诊所看病的儿童有感染症状,建议其接受HIV测试。短短8日,超过1000人被诊断HIV呈阳性。

这是有史以来巴基斯坦最大的艾滋病疫情之一,也是亚洲最大的儿童艾滋病疫情。

风暴眼

让人奇怪的是,大部分感染的儿童年龄都低于12岁,家族并无病史。

我们来到这次艾滋病风暴的中心——勒多代罗(Ratodero)。在一间小型卫生中心,医生穆扎法尔(Muzaffar Ghangro)在给一名7岁的儿童做检查。

Image caption 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儿童在巴基斯坦会受到歧视。

男孩坐在其父亲的大腿上,他非常安静。医生要求他掀起上衣,并把听诊器放在男孩胸前,让他慢慢呼吸。

房间外,大约10多名病人在等候问诊,其中一些才出生几周。

穆扎法尔是这个区十分受欢迎的明星医生,而且收费也最便宜,但是他被捕后一切都改变了。

我见到了穆扎法尔,他走出诊所跟我谈话,他戴着假肢,走路有点跛。

他被指控导致儿童感染HIV病毒,并因过失杀人罪遭到起诉。他看起来很轻松,不过他开始谈艾滋病毒疫情爆发的时候,变得紧张起来,声音也提高了。

“我没有做错任何事,”他说,“卫生官员压力很大,他们需要一只替罪羊来遮掩自己的无能,他们找到了我。”

穆扎法尔自己也感染了HIV,他随后被保释。

Image caption 医生穆扎法尔为自己重复使用针管的行为进行了辩解。

“人们讨厌我们的孩子”

几周后,巴基斯坦政府和世界卫生组织联合调查后,穆扎法尔的罪名降为过失性疏忽。

“我行医10年了,没有人投诉我重复使用针管。我很受欢迎,所以一些医生和记者出于嫉妒编造了谎言。”他说。

穆扎法尔诊所几公里外一个名为Subhana Khan的村庄里,32名儿童被诊断为HIV阳性,他们的家人没有病史。

我见到了一些患儿的母亲。她们看上去心烦意乱,孩子营养不良、体重较轻,还经常哭闹。

“我要他们给我的孩子称体重,给她一些维生素,”一名母亲告诉我,“他们告诉我,只能开药,我得自己买,但要花几百卢布,我付不起。”

政府提供免费的艾滋病药物,但大多数家长买不起治疗其他感染的药,艾滋病毒往往会引发这些感染。

在勒多代罗,最折磨家长的是耻辱和创伤。

“人们讨厌我的孩子,”其中一人告诉我,“他们甚至歧视我们,他们要我们不要握手,也不要拜访他们家,因为他们害怕也会得病。我们怎么办啊?”

她说,村子里的小孩不愿意跟感染HIV的孩子一起玩,学校也不鼓励他们去上学。

普遍恐慌

疫情爆发之后,米尔(Fatima Mir)是最早到达现场的医生。

“人们普遍感到恐慌,认为被诊断为艾滋病等同于死亡,他们觉得这些孩子在未来几天内就会死去,”他说。

根据联合国2019年7月发布的一份报告,巴基斯坦是11个艾滋病最流行的国家之一。感染者中,知道自己感染的不到一半。

联合国称,病例自2010年几乎翻倍,达到16万宗。

敲响警钟

抑制艾滋病不是政府的当务之急,但巴基斯坦卫生部长佩楚霍(Azra Pechuho)称,疫情爆发给政府敲响了警钟。

巴基斯坦国内有大约60万没有资质的医生在非法行医。

Image caption 疫情爆发给政府敲响了警钟。

“巴基斯坦很多医院的做法是不道德的,医生通常不考虑病人的情况,甚至在不需要注射时也给他们注射,以便让他们迅速痊愈。注射得越多,传染的机率也就越高。”

8月,巴基斯坦总理卫生方面的特别助理米尔扎在推特上称,巴基斯坦是世界上人均注射率最高的国家,95%的注射是不必要的。

“它是巴基斯坦丙肝、艾滋病等血缘性感染疾病传播的最主要原因,我们要有效解决这个问题。”他写道。

提高意识

在NGO的帮助下,巴基斯坦政府在运作项目,提高有风险感染HIV病毒人群的防范意识。

但是婚外性行为和同性行为在巴基斯坦是非法的,所以这些NGO必须低调,很难接触到很大一部分目标人群。

图片版权 Empics
Image caption 米尔希望年轻的患者应该勇敢站出来面对。

高风险群体由于疾病带来的耻辱而十分脆弱,但米尔希望年轻的患者勇敢面对。

“保持沉默无法赶跑病毒,它们反而会更强大,”她说,“重要的是,我们要以正确方式应对疫情,并立即采取行动,否则下一次会爆发疫情,可能无法控制。”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