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示威之年:从香港到智利 下一步何去何从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8月一位莫斯科的示威者被警察逮捕。俄罗斯的示威者要求自由选举。

毫不夸张地说,2019年抗议示威席卷了每个大陆,甚至南极洲都有了示威。

苏丹,阿尔及利亚和玻利维亚的抗议导致长期在位的总统下台。伊朗,印度和香港的暴力动荡一直持续到12月份,并有可能蔓延至2020年。

我们回顾2019年三大示威运动的动力。一些示威者向我们分享他们走上街头的原因和看到的变化。

香港

发生了什么?

  • 逃犯条例修订案在2019年6月引发大规模抗议示威
  • 香港特首林正月娥正式撤回法案,但抗议仍在继续,抗议者的五大诉求中的四个未被回应

我为什么抗议?

海伦,30岁

我参加了2014年的“占中”运动。但这次感觉不一样。

很多人对2014年爆发的推动选举改革的“雨伞革命”感到非常失望。我们觉得这次是对五年前的再次觉醒。我遇到的很多人都说,如果无法推动改革,我们就永远没机会了,我们就不得不接受。现实就是这样。

有段时间我以为示威会平息。但(警察)对待我们的方式比以前更残酷:虽然我们离前线很远,但还是受催泪弹之苦, 为此很多人很生气。

过去六个月有很多次让我担心示威会平息,而且自从民主派在区议会选举大获全胜,事情的确平静下来了。但我不认为它会就此消失。你不断听到有人消失或者被捕的消息。但年轻人仍在为此努力,这很不可思议。

这次事件令人痛苦,直到现在,我离开香港有一段时间后才觉得理智一些。我被新闻轰炸,我把Telegram(加密软件)上的小组静音。但每个小时我会看新闻。

我不觉得五大诉求会被回应。我不认为我们会有普选权。中国决不会允许。但我仍相信有些诉求会被满足。这将永远不可能是一次全面胜利。但小胜利也很重要。

*出于安全考虑,受访者姓名为化名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就香港示威、新疆再教育营等问题激辩BBC

黎巴嫩

图片版权 Nour Myra Jeha
Image caption 杰哈(中间)和示威者在黎巴嫩教育部前抗议。

发生了什么?

  • 十年来黎巴嫩一直在经历最严重的经济危机,近三分之一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下
  • 10月黎巴嫩镑贬值,并对烟草和汽油征新税和对用WhatsApp之类的应用程式打电话收费,引起抗议
  • 虽然总理哈萨德·哈里里(Saad Hariri)下台,但抗议仍在继续,暴力冲突持续到12月

我为什么抗议

杰哈(Nour Myra Jeha),17岁,学生

我和朋友们希望在这些抗议活动之前就有一场运动。我们这里遇到了很实际的社会和经济问题,有段时间了,我们希望有人注意到它并采取行动。

黎巴嫩是一个充满宗教和宗派信仰矛盾的国家,因此很难自己自发组织某件事。我们的人数很少。但当政府对我们的WhatsApp通话收费,就有了小小的推动。在黎巴嫩,很多人无力支付常规电话业务,只能用WhatsApp打电话。

有天教育部长出现在抗议现场,人们开始在他的汽车周围抗议。他的安保人员下车开始开枪(没有人被杀)。从那时开始,人们意识到已经受够了。人们明白他们在政客眼里的分量了。

第二天,我朋友们上街了。我们称之为革命。那天黎巴嫩撇开了宗教问题。黎巴嫩的一大问题是我们的整个政治体系由宗教决定(黎巴嫩官方承认18个宗教,但这个国家三个主要政治机构三个宗教掌控)但那晚黎巴嫩全体人民团结在一起。我有点震惊。老一代也在示威现场。那时我们知道变化正在发生。

我们想要一个由技术官员而非政客组成的政府,他们一次次让我们失望。我们希望投票的最低年龄是18岁而不是21岁。我们并不期待一两月之内就有变化,但如果我们放弃,所有的辛苦努力都将付诸东流。

我正在申请出国留学。之前没想明白毕业后是否要回来,但现在我百分百确定会。我想去见证一个社会如何在更好的规则下运作,从中学东西,然后归来。

智利

发生了什么?

  • 10月地铁票价上涨引发抗议,涨价决定后来被推翻
  • 随后人们开始对生活成本和社会不平等等问题表达更广泛的不满,最终导致一百万人在圣地亚哥游行
  • 至少26人被杀,联合国谴责警察和军队的回应

我为什么抗议

丹妮拉(Daniela Benavides),38岁,英语老师

图片版权 Daniela Benavides
Image caption 丹妮拉(从右往左第三位)出演谴责对示威者暴力的话剧。一些示威者被橡皮子弹射中后失明。

第一周的街上有军人,我想看看。你会经常见到警察,但看见手握机关枪的军人是完全两码事。

第一天我去了,因为我想拍照。因为历史原因,有很多人对军人示威(智利在1973年至1990年间被军事独裁统治)。

第二天我也去了,我想参与其中。我支持所有诉求,因为我看到了工作中的不平等。我们需要改变这个系统,许多人在受苦。这个世界上任何国家的任何人,任何公民都必须接受教育,拥有健康,恰当的生活条件和养老金。

我的大多数学生都说,这对他们来说是非常难过的时刻,但他们想争取。他们这样过了一辈子。他们知道没钱看医生是什么感觉。如果他们没有助学金,他们就没法读书。

10月25日,星期五的最大规模的示威游行是最难忘的时刻。有120多万人游行。家人,学生,孩子,每个人都在那儿:我们要做点事情,向世界展示一切都不完美。那天你可以看到这样的标语:智利绝望-智利觉醒。人们唱歌,一起游行。真的,真的很棒。

当我看到这么多人被警察伤害时,我关上电视。太难接受了。不是我想生活在泡沫里,而是为了心理健康,我要停止观看这些。

我仍然会去看示威,但一两个小时后我就离开。我们都要小心。你永远不知道会被警察开枪射中还是被鸡尾酒瓶砸中。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