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议会决议促美军撤离 特朗普威胁实施严厉制裁

特朗普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说,如果伊拉克以“不恰当”方式要求美军撤离,美国将对伊拉克实施大规模制裁。

在伊拉克议会要求美国军队离开本国境内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威胁对伊拉克实施“严厉制裁”。

“我们在那里有非常昂贵的空军基地,花了数十亿美元建造。除非他们把这笔钱还给我们,否则我们不会离开,”他告诉一众记者称。

特朗普表示,如果伊拉克以不友好的方式呼吁美军撤离,“我们会实施他们前所未见的制裁。这将让伊朗受到的制裁看起来更温和一些。”

1月5日,伊拉克国民议会还通过一项不具约束力的决议,要求外国军队离开本国境内。根据决议内容,伊拉克政府取消先前向国际联盟发出的与所谓“伊斯兰国”(IS)作战的援助请求。

决议还说,伊拉克政府应致力于结束任何外国军队在其领土上驻扎,并禁止这些军队出于任何理由使用伊拉克的土地、领空或水域。

目前有大约5000名美国士兵在伊拉克境内,这是国际社会联合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势力的一部分。在伊拉克议会的决议通过前,国际社会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的共同行动也已暂停。

美国总统特朗普多次威胁称,如果伊朗对苏莱曼尼之死进行报复,美国必将反击。特朗普还称,届时美国可能采取“一种不成比例的方式”。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伊朗总统鲁哈尼(右)威胁称,如果制裁继续,伊朗将重启铀浓缩。

上周五美国在巴格达刺杀伊朗将军卡西姆·苏莱曼尼(Qasem Soleimani)之后,中东地区局势十分紧张。

1月5日周日当天,成千上万名伊朗人聚集在街头,向运回国内的苏莱曼尼遗体致以英雄般的欢迎。苏莱曼尼葬礼计划在周二举行。

北京时间周一(1月6日)凌晨,伊朗政府发表一份声明称,伊朗核浓缩能力、浓缩水平、浓缩物质的存量或研发方面将不再受到限制。

宣布这一消息前,伊朗政府内阁在德黑兰召开会议。

有来自巴格达的消息称,美国大使馆在上周日夜间遭到袭击。消息人士向BBC透露,大使馆共遭到四轮“间接火力”攻击。没有与此有关的伤亡报告。

分析:美国与伊朗再次来到战争边缘?

BBC防务事务记者 乔纳森·马库斯(Jonathan Marcus)

2015伊朗核协议近年一直命途多舛。自特朗普政府于2018年5月退出后,现在这份协议可能真的已经迎来临终时刻。

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期间及就任总统后一直都在批评这份由奥巴马促成的“坏协议”,但包括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德国及欧盟在内的其他几个签署方都认为这项协议有其价值。

这项被称为“JCPOA”的协议在一定时期内用一种基本可验证的方式限制了伊朗的核计划。但它最大的意义是有助于避免近在咫尺的战争,这种意义在当下更是尤为重要。协议签署前,伊朗的核活动和以色列(或者以色列与美国一同)打击伊朗核设施的可能性不断发酵,引来诸方担忧。

自美国退出以来,伊朗已经先后违反JCPOA的几项主要限制,现在看来伊朗更是将全部协议抛开不谈。现在重要的问题是,伊朗究竟要具体做什么。比如铀浓缩水平会提高到20%吗?如果这样伊朗获取炸弹所需材料的时间将会大大减少。还是伊朗会继续遵守加强的国际监察措施吗?

我们现在已经来到了特朗普政府2018年5月退出协议时希望达到的目的地。但是各个大国虽然对伊朗违反核协议深感不满,却也对特朗普下令杀害伊朗精锐部队指挥官的决定大为震惊。这一决定使得美国与伊朗再次来到战争边缘。

伊朗在核协议上有何新立场?

根据2015年协议,伊朗同意限制其敏感的核活动,并以解除严格经济制裁为交换条件,允许国际监察人员进入该国。

特朗普在2018年放弃了这一计划,称他想迫使伊朗谈判一项新协议,新协议将无限期限制伊朗核计划,并停止其研发弹道导弹。

伊朗拒绝谈判新协议,并在之后逐步抛弃其在2015年协议作出的承诺。苏莱曼尼去世消息传出之前,外界预计伊朗将在周末宣布针对核协议的最新立场。

伊朗官方媒体周日报道称,伊朗将不再尊重2015年协议中列出的任何限制。

“伊朗将继续不受限制地根据其技术需要进行核浓缩,”伊朗官方媒体的声明称。

但声明没有指明伊朗是否真正退出这项协议。声明还称将继续与联合国下设核监督机构国际原子能机构进行合作。

伊朗方面称,如果可以享受到协议带来的好处,他们将准备恢复遵守承诺。有记者称这种态度是因在美国制裁之下,伊朗没有能力出售石油,也无法获取销售石油带来的收入。

伊朗开发核弹需要多久?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伊朗位于阿拉克的重水核反应​​堆是核协议的关键症结所在。

伊朗一直坚称其核计划是完全和平的。但外界质疑伊朗意在暗中制造核弹,因此联合国安理会、美国及欧盟在2010年对伊朗实施严厉制裁措施。

2015年伊朗核协议旨在通过可验证的方式限制伊朗核计划,并以减轻制裁为交换条件。

这份协议将伊朗用于铀浓缩的铀含量限制在3.67%。铀是生产反应堆燃料和核武器的主要材料。协议还要求伊朗重新设计正在建造的重水反应堆,该反应堆的燃料将包含适用于炸弹的钚,并接受国际监察机构监督。

根据白宫当时说法,2015年7月前伊朗拥有大量浓缩铀和近20000台离心机,足以制造8至10枚核弹。

当时美国专家估计,如果伊朗决定尽快制造核弹,需花费两到三个月的时间才能拥有浓缩到90%的铀去制造一枚核武器,这段时间也就是所谓的“突破时间”。

如果伊朗现在试图制造核弹,目前其“突破时间”估计为一年左右,但如果浓缩水平得到提高,时间还将进一步缩短,例如提到到20%的话时间可以缩短至半年甚至半年以下。

国际社会有何反应?

2018年美国退出后,伊朗核协议的其他各方——英法德中俄五国仍继续保持核协议有效。

1月5日晚,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及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发表联合声明,敦促伊朗中断违背协议的行为。

“我们已经做好准备继续与各方进行对话,以期缓和紧张局势并为恢复该地区的稳定做出贡献,”三位领导人说。

5日早些时候约翰逊还表示,“不会哀悼”苏莱曼尼之死,称苏莱曼尼“威胁我们的全部利益”。

中国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赵立坚在推特上透露,中国主管外交的政治局委员杨洁篪表达中方对中东局势的高度关注,希望各方克制,以对话解决问题。这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较早前的表态一致。耿爽呼吁所有各方,“尤其是美国,保持冷静,自我克制”。

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已邀请伊朗外长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访问布鲁塞尔,讨论核协议以及如何化解苏莱曼尼遇刺危机。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