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世卫“公共卫生紧急状态”背后的考量

北京机场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新型冠状病毒在中国大陆已经导致差不多500人死亡,令当地防控疫情进一步扩散面临巨大压力。

中国当局1月中首次确认新型冠状病毒在当地蔓延后一星期内,泰国、新加坡和越南等国先后宣布当地别发现确诊个案,世界卫生组织随即召开会议,讨论是否需要将疫情颁布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但当时的结论是“为时过早”,决定令外界大惑不解。

全球多名专家都质疑世卫的决定,世卫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1月23日解释说,是否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宣布为“国际公共卫生事件”事关重大,他只有在对所有证据进行恰当考量的基础上才会做出决定。

短短一个星期后,谭德塞再次现身传媒镜头前,宣布全球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他强调这个紧急情况是针对全球的疫症传播情况而发出,与中国国内的疫情没有关系。世卫同时呼吁,不建议各国对中国采取旅行管制措施或停飞来往当地的航班。

但许多国家都无视世卫的建议,美国、澳洲、菲律宾、台湾、新加坡多地先后宣布除本国公民外,禁止经中国大陆的旅客入境,部份更收紧中国护照持有人的签证要求。

世卫在过去处理中东呼吸综合症、伊拉波病毒等疫情的手法多次受到批评,专家也留意到世卫决定采取什么行动前,除了考虑公共卫生,也会从经济、甚至各国政治角度出发。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谭德塞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见面期间,多次赞赏中方的防疫工作。

经济考量

世卫并不是一次被批评,决定是否宣布某一疫症为“全球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时犹豫不决。例如伊波拉病毒曾经在2014和2018年两次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爆发,世卫两次都被批评太迟才公布紧急状态。

香港《南华早报》分析指出,宣布某一疫症为“全球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可以协助一些无法自行处理疫症的发展中国家寻求国际援助,但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发生在中国,而虽然北京政府坚称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它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处理疫症的资源和能力都要比一般发展中国家为高,令世卫在这次危机没有先例可循。

世卫传染病办公室主任布赖恩德(Sylvie Briand)2015年接受美联社访问时解释,宣布紧急状态会严重影响当国经济,尤其是如果紧急状态的对象是发展中国家,布赖恩德形容紧急状态相等于为这些国家的经济“签发死亡证”。

这种考虑在中国也一样。《日本经济新闻》(Nikkei Asian Review)早前引述消息指,世卫在考虑是否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全球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时,除了考虑病毒的传播力外,还考虑了对经济的影响,尤其是因为中国现是占世界经济约17%,远比2003年非典型肺炎疫情时的3%为高。

许多国际投资银行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后,先后调低中国经济增长预期,其中美国银行估计今年中国的增长只有5.6%,将再次创30年来的新低。

“小心翼翼”地评价中国

谭德塞在宣布冠状病毒是全球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前到访中国,先后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接见。

他之后召开记者会多次赞赏中国处理疫情的表现,尤其是中国短时间内发现病原体,并立即与世卫组分享讯息,但完全没有提到武汉早于12月30日已经发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之后当地警方更以“散布谣言”为由拘捕数名作出警告的医生。

谭德塞的说法与世卫前总干事布伦特兰(Gro Harlem Brundtland)2003年对中国处理非典型肺炎疫情的评价完全相反。布伦特兰当时批评,中国当局在疫情爆发初期没有及时采取应变措施,也拒绝与国际社会合作。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多家航空公司先后宣布暂停来往中国的航班。

多国官员同意中国在处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透明度要比2003年非典型肺炎高,但一些美国专家指出这种“高透明度”并不代表“完全透明”,因为中国并没有发放所有科学界需要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讯息,也曾经多次拒绝美国派员到中国协助研究疫情,直至世卫派出专家组到中国后,北京当局才同意让美国专家随行。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周一(2月3日)强调,中方本着“公开、透明和负责任的态度”与世卫和国际社会合作应付疫情,又透露自1月3日起已经向美方通报有关疫情的发展。

一些美国公共卫生专家认为,美国等国家没有过份批评中国的工作,是因为害怕中国受到公开批评后会减少分享疫情的资讯。其中,前美国卫生部官员帕克(Gerald Parker)接受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访问时透露,许多专家和官员就疫情批评中国时都小心翼翼,“不断正面评价中国政府2003年处理非典型肺炎和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的分别”。

Image caption 北京反对下,世卫2019年连续第三年没有邀请台湾参与世界卫生大会,台湾驻英国代表处当年在伦敦市中心举行集会,支持台湾参与世界卫生组织。

人权组织认为中国近年在国际组织影响力越来越高,联合国辖下的世卫也不例外。其中,台湾多年来都在争取以观察员身份进入世卫,但都被中国以“世卫只是开放给主权国家”为由阻挠。

前香港卫生署署长陈冯富珍2007年获北京政府支持,参选世卫总干事,最后成功当选。当时世卫仍然以不公开的方式选举总干事,外界无法得知选举的详情。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埃塞总理阿比2019年4月访华,在北京谈妥了偿贷延期事宜。

谭德塞2017年获埃塞俄比亚提名,成功当选世卫总干事,成为该组织首名非洲领导人。

多国航空公司先后宣布减少或暂停来自中国大陆航班的同时,埃塞俄比亚仍然维持与中国的正常航空服务。其中,国营的埃塞俄比亚航空在社交网站发表声明,将如常“按春节期间的客运需求调整服务”。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