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去世:国际舆论关注其引发的“愤怒、悲恸和要求言论自由的呼声”

《泰晤士报》
Image caption 英国《泰晤士报》头版刊登感染新冠状病毒不治身亡的李文亮医生照片。

中国武汉肺炎“吹哨人”李文亮医生感染冠状病毒不治身亡,成为周五(2月7日)国际媒体聚焦的中国消息。

路透社报道了国家监察委派调查组到武汉就李文亮及相关问题展开调查的消息,但指出有迹象显示涉及李文亮之死的言论遭到删查,“尤其是对政府的批评指责”。

“武汉政府欠李文亮医生一个道歉”和“我们要言论自由”等周四在微博网站短暂流传之后,迅即消失,周五搜索已经无法显示。

路透社说,李文亮生前和弥留之际的遭遇激起了人们对2003年萨斯(SARS)时期的记忆。最初当局设法隐瞒疫情之举在国内外招致谴责。

报道引述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中国事务分析员萨拉·库克(Sarah Cook)说,李文亮之死引发“广泛而一致”的公众抗议,但这是否构成一大拐点仍不清楚。这方面一个先例是2008年高铁事故惨案同样在社交媒体激起滔天巨浪,舆情汹汹,但后来很快平息。

美国《纽约时报》网络版报道标题是“新型冠状病毒吹哨人之死触发罕见的网上骚动”。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武汉中心医院入口处,人们向李文亮医生献上鲜花,表达哀悼之情。

报道记述了中国社交媒体上井喷般的悲愤之情。包括政府官员和商界要人在内,社会各界民众在网媒和社媒发布了无数讯息,表达哀思、要求问责,对李文亮和其他“吹哨人”的不公遭遇表达愤怒。

报道说,这波舆情在一个不容些微异议的专制国家引发“灵魂的拷问”。

《纽约时报》报道称,网民们上传《悲惨世界》中的歌曲“你可听见人们的怒吼”(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他们援引中国宪法第35条有关民众有言论自由的规定,他们推送“丧钟为谁而鸣”的诗句。

英国《卫报》称李文亮是“说出真相的英雄”,他的去世令中国民众激愤。该报报道说,李文亮之死触发普通中国人爆发出愤怒和悲恸,但他们要求言论自由的呼声受到删查。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香港市民烛光守灵,哀悼李文亮医生

《卫报》注意到,热门话题#我们要言论自由 在微博上曾经一度有200万人讨论,不过随后被删除;#武汉政府欠李文亮医生一个道歉 的话题在吸引成千上万的微博用户后也消失不见。

英国《金融时报》称这名34岁英年早逝的医生在武汉肺炎疫情一个关键时刻去世。“迅猛扩散的疫情是习近平自2012年上台以来面临的最重大的政治和经济挑战。”报道说,李文亮“吹哨人”之举使他成为全国民众心目中的英雄,而当局则在努力设法平息公众对政府处理疫情不当的愤怒,这也令当局声称疫情已经得到控制的说法受到质疑。

图片版权 Li Wenliang

美国有线电视CNN报道说,李文亮去世后“有更多控制舆论的明显的举动”,激起更大、更普遍的愤怒。

CNN在报道中称李文亮“死了两次”:先是包括《环球时报》在内的部分官媒爆出李文亮去世的消息,触发社交媒体上的哀悼浪潮。随后出现一份声称李文亮还活着的医院声明,官媒立刻删除之前的报道,但最后医院又发声明证实李确实去世。

美联社AP报道说,年轻的李文亮医生之死触发了人们对他的赞誉之情以及对共产党当局置政治于公共安全之上的无比愤怒。

“李文亮医生虽离开人世,却代表了人们蕴藏着的愤怒,针对的是执政共产党管控信息,官员用谎言掩盖疫情,化学品泄露,食品安全,金融诈骗等等。”

半岛电视台英语网站(Al Jazeera English)上刊登的报道说:“一个几乎前所未有的景象是,微博和微信上的推送满是悲伤之情。”

“李文亮”和“武汉政府仍然欠李文亮一个道歉”的话题,在他去世后的一个小时内,成为最多人讨论的热门话题。

“李医生的去世给这个因为疫情已经焦虑不安的国家增添了一层情绪。”

加拿大《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引述多伦多大学政治学者丽内特·H·翁诗杰(Lynette Ong)说,李文亮之死引发的汹涌舆情就像“打开了泄洪闸门”。她认为这是一个“历史性时刻”,表明“结构性变化”即将发生。

《多伦多星》(The Toronto Star)报道称,当李医生去世的消息传出后,“悲恸和愤怒在加拿大和世界各地的华人社区内震荡。”

报引述中国问题专家认为,此事造成的反弹以及对中国共产党处理病毒和李医生之死的不满,预示中共将在相当长的时间走颓势。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