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感和新冠病毒疫情:人们担心的是什么

医护人员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当全球紧盯新冠病毒疫情,各国政府祭出多项旅游、航班禁令等措施之际,流感也在美国肆虐,但关注度却相对较低。

BBC中文疏理流感与新冠病毒的差异,并通过专家分析,解释为何人们针对新冠病毒的恐慌程度及关注度远远高于流感病毒。

流感疫情关注度低

新冠病毒疫情持续延烧,截至2月13日上午10时,中国全境的单日确诊病例突然骤升15111例,死亡人数252死,是中国单日最大的死亡与确诊病例增幅。目前全球因冠状病毒死亡的人数已达到1367人。

世界各国对中国实施旅游禁令,实施隔离措施,并派出包机就人民撤离疫情爆发地点武汉。中国宣布春节假期延长,多个企业允许员工在家工作。香港、台湾则宣布学校延后开学。

面对冠状病毒疫情,各地政府、民众皆战战兢兢,甚至出现抢购口罩的现象。然而,另一个病毒流感,疫情也持续攀升,在美国已造成1万人死亡,台湾上周也有14人因流感病逝。

2019年9月流感季开始后,美国已有1900万人感染,18万人住院,1万人死亡。另外,欧洲、中国大陆、日本及台湾等亦均有流感疫情。

台湾流感季死亡人数已达到56人。根据台湾卫福部疾管署统计,本季累计流感重症人数已近千人,创五年同期新高,上周有14人因流感死亡,其中一人年仅23岁,就医当天就病重逝世。

因流感病毒不断变化,每年都可能会出现新的流感病毒。季节性流感通常10月和11月开始,可能会持续到5月底,至于美国的流感高峰期则是在12月至2月。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月初在记者会上表示,国家媒体智库、专家学者都对一些国家采取的过度限制措施的不利影响表示担忧。并称,美流感已致1900万人感染,1万多人死亡,比例高于中国疫情。

截至2月13日,中国(不含香港、澳门)新冠状病毒的确诊病例已达道近6万例,全球则有60314例确诊、1367例死亡。

流感死亡人数明显大幅超越新冠状病毒,但各国媒体、政府及人民的关注度,仍无法与新冠状病毒相提并论。综合医学专家评论,能归纳出的原因包括:病毒传染力高、未知数多、对社会经济的影响层面。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抗击武汉肺炎成了一场人与时间赛跑的艰苦卓绝战役。

致死率及传染力

美国《国家地理》网站报道,比较疾病的严重性需经过非常复杂的演算并权衡各种因素,例如疾病传播力、死亡率、后果的严重性、遭封锁城市的社经影响等。

该网站通过死亡率的统计发现,无论是季节性流感或新型H1N1流感,皆可以感染上百万人,但致死率大约只有0.1%。至于流行病像是SARS、MERS或新冠病毒则比较严重,SARS的致死率达到10%,不过全球只有约8000人受到感染。

从感染人数来看,新冠病毒的确诊数已大幅超过SARS,死亡率约2%。该报道称,“冠状病毒的致命性是流感的20倍”,这或许能解释为何大众会如此担忧。

除了致死率,从每日确诊数字来看,新冠状病毒的传染速度也明显比SARS高。SARS当年在全球的病例数为8096例,新型冠状病毒至2月13日则已突破6万例。

台湾中央研究院基因体研究中心研究员马彻认为,SARS患者有9成以上都是重症,反观冠状病毒有许多轻症,但仍是带原者,因此想像疫情传播开的机会,会比SARS高很多。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然而,冠状病毒的传染力还是比流感低很多。但由于目前对该冠状病毒的研究仍不多,发烧与否已不是绝对的判定标准,已出现确诊但未发烧、无症状者情形。

流感的病征则相对明确。流感现在已有明确的确诊方式,能通过快筛工具确认是否得到流感。

未知与恐惧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全球卫生和流行病学专家阿米拉罗塞斯(Amira Roess)直言,在传染病暴发的早期阶段,很多恐慌是来自对未知的恐惧,她并强调:“恐惧不但不能阻止病毒的传播,反而会产生消极的社会影响。”

美国疾病防治中心旗下的免疫和呼吸疾病中心主任梅索尼尔(Nancy Messonnier)则说:“我们对流感病毒有足够的认识,并有流感疫苗等反制措施;新冠病毒则是六周前才公众也所认识,我们对该病毒既不了解,也没有相应的防疫措施。”

目前新冠病毒未有疫苗,目前现在的治疗主要还是为患者缓解症状、维持生命,这包括输氧、输液、呼吸机等。流感则可以通过克流感等抗病毒药剂治疗。

另外,大众对中国对防止疫情扩散的作为也有所质疑,像是2019年12月底中国武汉卫健委已宣布发现“不明情况肺炎”。但直至1月20日习近平就疫情作出指示之前,无论是北京的中央政府还是疫情中心的湖北及武汉地方政府,均未就疫情进行太多回应与披露。

多位美国联邦参议员2月12提出决议案呼吁北京,疫情资讯应公开透明。长期研究中国新闻、台湾大学新闻所教授张锦华曾对BBC中文表示,中国政府前期对疫情资讯管控,导致人民对病毒不重视,因此才会如此严重。

不过世界卫生组织秘书长谭德塞曾多次夸赞中国疫情资讯透明,并表示对中国的防疫能力充满信心、遏止疫情全球应心存感激及疫情相当。

媒体针对新冠病毒争相报道,各国政府的旅游禁令和针对疫情的相关举措,都升高大众对新冠状病毒的担忧。

充斥在各媒体,有关冠状病毒的大量报道可能使大众对疫情过度恐慌,伦敦的医药记者斯图亚特(Hadley Stewart)在《欧洲新闻台》网站发表评论称,其他社会问题或卫生议题该被关注。

许多媒体使用“致命病毒”或“爆发”描述新冠状病毒,比较像是灾难电影而不是反映真实状况。她同意这是公共卫生的紧急事件,当局必须对弱势族群提高保护措施,但对欧洲大众,罹患该疾病的风险扔低。

然而,有部分分析称,人们对新冠状病毒反应过度也不全然是坏事,因为这代表人们会采取更好的预防措施。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