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医院人士指伊朗死亡数已达210人,世卫将疫情等级提至最高

A child wearing a face mask walks on a street in Tehran on 26 February 2020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伊朗是海湾国家中唯一发生新冠病毒疫情的国家。

伊朗卫生部门的消息人士告诉BBC,伊朗至少有210人死于新冠肺炎病毒( Covid-19) 。多数病逝者来自首都德黑兰和库姆市,那里也是最早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地方。

此数字是该国卫生部于2月28日公告的死亡人数34人的六倍。伊朗工信部发言人贾汉普尔(Kianoush Jahanpour)坚持认为该国公布的数据是透明的,并指责BBC散布谎言。

之前该国库姆(Qom)的一名议员指责伊朗当局掩盖讯息,美国也对伊朗疫情表示担心,认为伊朗不会分享该国的疫情信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2月28日在华盛顿说:“我们已向伊朗提供协助。”

“他们的医疗基础设施不健全,到目前为止,伊朗仍然缺乏分享内部实际情况的意愿,” 他补充。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伊朗卫生部副部长伊拉吉·哈里奇本人确诊之前,在新闻发布会上不断擦汗。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穆萨维(Abbas Mousavi)拒绝了美国援助。他称:“让一个使用经济恐怖主义向伊朗施加庞大压力,甚至阻碍伊朗购买医疗设备和药品的美国去帮助伊朗应对冠状病毒,这是十分荒谬的行为,也是一种政治心理战。”

不过,随着伊朗报告冠状病毒病例数量增加,伊朗国会已宣布暂停会期,直到另行通知。

伊朗法尔斯通讯社(Fars news agency)援引一名议会官员的发言说,此决定是基于伊朗卫生部就“疫情及其风险”的建议。这位官员还表示,预计伊朗国会也将不批准3月20日开始的伊朗2020年的国家预算,反而将通过临时紧急预算。

Image caption 截至2月28日,伊朗官方共报告388例确诊病例。消息人士指目前多数病逝者来自首都德黑兰和库姆市,那里也是最早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地方。

世卫提高疫情风险等级

自2019年下半年以来,全球已通报了超过83000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死亡人数达2800人,绝大多数在中国。

2月28日中午,伊朗卫生部通报了8例与Covid-19病毒相关的新的死亡病例,官方死亡人数增至34人。该国并公布境内发现了143例新确诊病例,使确诊总数达至388例。

2月28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将肺炎疫情的全球风险提升至“非常高”,这是该组织对于风险评估水平的最高等级。但是联合国相关单位称,如果能破坏病毒的传播链,仍然有可能抑制疫情。

对政府逐渐失去信心

BBC波斯语记者 纳吉(Kasra Naji)

图片版权 AFP

在伊朗,人们担心政府因为不确定如何处理肺炎疫情,因此正掩盖疫情蔓延程度。至今,根据BBC波斯语的消息来源,以及在几家医院中统计的数据表明,截至2月27日晚上,伊朗至少有210人死于新冠肺炎。

消息显示死亡病例最多的地方是首都德黑兰。

据报道,那里有相当数量的官员确诊染上肺炎,其中包括一名副总统,一名副部长和至少两名国会议员。

星期五(2月28日)在德黑兰和全国其他22个城市的祈祷被取消,学校关闭。成千上万伊朗人被困在国境之外,因为有许多往返伊朗的航班都停飞了。

伊朗疫情有多严峻

伊朗工信部发言人贾汉普尔之前在推特上告诉国民:“呆在家里,限制出外交通,减少人际活动和互动,避免不必要的旅行,取消全国性聚会以及观察个人健康提示是控制Covid-19病毒的唯一方法。”

之后,卫生部长纳马奇(Saeed Namaki)宣布,从2月29日起,所有学校将关闭至少三天,以防万一。他告诉伊朗国家电视台,“我们有一个相对艰难的一周……从趋势上看,该病的主要高峰将在下一周和未来几天。”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伊朗女副总统埃布特卡是被感染的高级官员之一。

德黑兰市议会的一名成员告诉伊朗劳动新闻社(ILNA news agency ) 称 ,“在接下来的几周内,被感染的病人可能会增加到1万至1.5万人。”

WHO紧急情况计划负责人莱恩博士(Michael Ryan)周四(2月27日)称,伊朗明显的高死亡率表明其疫情爆发可能比实际发生的更广。

WHO的一个工作小组原本定于3月1日或3月2日抵达伊朗提供帮助。但莱恩2月28日说,由于寻找航班和入境伊朗的问题,前进伊朗的计划推迟了,但阿联酋方面正在提供帮助给伊朗。

自从9天前(2月20日)通报了第一批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以来,一些卫生专家对伊朗当局的防疫措施开始提出质疑。

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排除了将任何城市或地区隔离的可能性,尽管世卫组织和中国联合工作组负责人称,中国封锁城市的策略“改变了中国的疫情发展方向”。

此外,也有人忧心不关闭在库姆的哈什拉特·马苏梅(Hazrat Masumeh )的什叶派穆斯林圣地的决定,因为该地每年有成千上万的朝圣者拜访。

但是,最近几天政府开始对朝圣进行了限制。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什么是“大流行病”?

纳马奇告诉国家电视台,朝圣者拿到洗手液,健康信息和口罩,才会被允许参观神社。他说:“朝圣者不能聚在一起祈祷,只能各自祈祷后离开。”

但该圣地的负责人穆罕默德·塞迪(Ayatollah Mohammed Saeedi)表示,应将其作为“疗愈之地”开放,并应鼓励众人前来。

负责妇女和家庭事务的伊朗女副总统埃布特卡(Masoumeh Ebtekar)和卫生部副部长哈里奇(Iraj Harirchi)是该国被感染的高级官员。埃布特卡参加了鲁哈尼总统和多位部长出席的会议不久后,在2月27日确诊。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