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口罩中间商、囤货者、生产商与政客的众生相

口罩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蔓延全球,口罩瞬间成了人人争抢的“硬通货”。

疫情之下,一片薄薄的口罩映射出众生相。有人意外成为手握百万订单的口罩国际贸易中间商;也有人乘机囤积口罩、高价倒卖,从中牟取暴利。口罩还是全球化的缩影,揭示中美竞争态势下的医疗依存与脱钩趋势。

香港口罩贸易中间商:一夜间,口罩成了战略物品

疫情大潮中,34岁的香港人Jan意外成为了一名口罩国际贸易中间商。

Jan运营一家公关公司,有国际贸易相关人脉,于是他在疫情初发时,主动请缨为亲友在全球各地询购口罩。

他还记得,疫情未公布时,一盒50片的医用口罩在香港的售价约为50块港币。但情况在农历新年前夕武汉宣布封城时,瞬间改变。

“一夜间,口罩成了战略物品,”Jan回忆道,口罩售价骤升至100块一盒,甚至有钱都买不到。“当时听到身边好多人都说买不到口罩。”

许多香港人从去年夏天至今,都不得不在街上戴上口罩。只是口罩阻挡的对象,从警方镇压示威的催泪烟,变成了带有新冠病毒的飞沫。

让Jan没有预料到的是,他最初只想为亲友订几十盒口罩,但随着疫情扩散,他接到的订单已超过一百万盒。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街头,戴口罩的路人与壁画相呼应。

“我从来没有主动推销,都是人们一传十,十传百,找上我来买的。”Jan对BBC表示,“不想以卖口罩发达”,一直以贴近成本价的价格出售,但也庆幸在本职工作受疫情打击时,意外通过口罩贸易获得收入。

Jan最初从日韩、东南亚购入口罩,不过随着疫情蔓延,口罩在多国都成了禁运品或限运品。

如今,印尼与巴西是他经手口罩的两大来源地。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扩散,口罩价格步步攀升。他称,印尼产口罩从30元港币一盒,在一两周内翻五倍至150元港币。巴西厂商从2月中旬开始加价,最初一盒口罩连运费约100元港币,如今运到香港需220元港币。N95口罩则要价1000港元20个。

据Jan说,除了需求带动价格以外,口罩最关键的原料中间滤芯被批量收购,导致成本价上涨;国际航班大幅减少后,空运的成本也显著增加。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Jan的顾客群也开始悄然变化,最初几乎全是中国内地与香港居民,如今不少身在欧美的海外华人也向他购货。他的团队分布在香港、英国、美国,遥控着跨亚欧美洲的口罩贸易。例如,巴西产的口罩,就近运送给美国的顾客,最快甚至可以次日送达。

与中国及香港政府不同,欧美国家大多不建议没有出现病症的民众佩戴口罩。流行病学专家认为,一般医用口罩无法防止吸入病菌,但能有效减少手口接触。

在Jan看来,民众购买口罩是一种“民间自救”行为,显示他们对当地政府防疫不力的恐惧。他说,口罩虽不是万能,但或能减低传染机会,也起到一定稳定人心的作用。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美国口罩囤货者:自称“提供公共服务”

疫情肆虐全球,欧美的防疫物资高度紧缺。

以美国为例,口罩在1月中旬就缺货,消毒用品2月下旬起逐渐售罄。当美国民众因口罩、洗手液无处可寻而焦虑时,却有成千上万的囤货者因医疗物资无法转手而苦恼。

《纽约时报》报道,美国田纳西州两兄弟囤积了近18000瓶洗手液,还有大量口罩、消毒湿纸巾等防疫用品。不过,他们手上的存货却无法转手。

马特·科尔文(Matt Colvin)在2月开始以倒卖防疫用品牟利,包括出售一种“大流行病生存包”:内含50个口罩、4瓶洗手液和一个温度计。马特以3.5美元价格购入,在网上标价40至50美元转手,几乎立即售罄。他还以最低40美金的价格售出了2000盒50片装的口罩。

尝到甜头后,马特与弟弟在3月初开车一千多英里横扫田纳西州与临近的肯塔基州,把超市的防疫用品货架扫荡一空,再在电商网站上以数十倍的高价销售。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科尔文兄弟买下了他们能找到的所有洗手液

马特受访时说,自己是在“提供公共服务”、“纠正市场的低效”,获利是应得报酬。

然而,这门暴利的生意没能持续多久,亚马逊、EBay等电商平台出手打击哄抬防疫物资物价,暂停了许多医疗物资第三方卖家的账号。马特骑虎难下,无法处理堆满车库的大批物资。

《纽约时报》报道发表后,一石激起千层浪,马特的囤货行为遭到社会抨击。他和家人甚至还收到死亡威胁,当地检察官也对他哄抬物价的行为启动调查。

马特公开表达悔意,并宣布将捐赠囤积的医疗物资。“我从来没有打算,要让那些最需要医疗用品的人买不到这些商品,”他哭诉。

总统特朗普在3月23日签署行政命令,禁止囤积和抬高防疫物资价格的行为。

数据显示,美国2月的医用口罩销售额翻了三倍,洗手液销售也上升超过70%。其中多少落入囤货者的手中,仍不得而知。

像马特这样借疫情需求而抬高价格的囤货者,可能成千上万,也并不仅限于美国。根据媒体报道,在中国、印尼、日本、台湾等地,都出现了囤积防疫物资倒卖的现象。

美国口罩生产商与政客:依赖中国口罩,“危害国家安全”

轻如鸿毛的口罩还是全球化的缩影。在新冠疫情爆发以前,中国生产世界一半的口罩,每天约2000万个。除此之外,口罩的许多原材料也主要产自中国,例如将口罩挂在耳上的橡胶带。

欧美口罩供应链外移多年,高度依赖进口。如今全球面临疫情,口罩缺口要如何填上,成了一个棘手问题。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目前,美国的口罩生产量明显远远不足以保障本国的需要。

得克萨斯州一家口罩厂的高管博温(Mike Bowen)对美国全国公共电台(NPR)说,在没有疫病的“和平时期”,人们对口罩的需求量很低。而到了如今的“战争时期”,需求犹如无底洞,美国口罩生产商即便已全速运转,依然无法负荷所有新增订单。

口罩厂家若要扩大生产量,需经过多个月的筹备。对于中小型工厂来说,扩大产能还是一个高风险的抉择。

11年前,由于H1N1猪流感肆虐、口罩需求剧增,博温所在的工厂增购了价值超过一百万美元的新器械,新雇了150名工人,花了四个月时间筹备扩张。但正当一切准备就绪,疫情危机却解除了,口罩需求应声滑落,工厂因此蒙受巨大损失。

博温说,美国医疗产能外移的最后一根稻草,在15年前落下。当时,医疗用品行业巨头Kimberly-Clark将工厂从美国迁至外国。一年之间,美国市场的口罩的本国制造份额从90%,滑落至5%。换言之,美国市面上的口罩,95%都从外国进口。

在奥巴马和特朗普执政时期,博温曾多次向美国政府写信,警告如果爆发疫情、中国停止出口口罩,将会造成美国口罩的严重短缺。

他的这一警告,在新冠疫情期间成了现实。

华盛顿突然意识到,中美竞争态势下,美国的国家安全漏洞不仅出现在电信等敏感行业,与生产技术含量不高的口罩竟也息息相关。

疫情爆发以来,中国的口罩产量增加了近12倍。超过3000多家制造业公司,包括比亚迪、海尔、OPPO、Vivo等从未涉足医疗的厂商,都开始生产口罩。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根据海关数据,中国还从外国进口了5600万个口罩。2月初,博温的工厂就曾把100多万个口罩运往中国。他坦言,从来没想过他的美国工厂会把口罩运到中国去。

但口罩在中国依然一度供不应求,根本顾不上对外国供应。

中国从未明令禁止出口口罩及生产原材料,但实际上,自疫情爆发以来,中国生产的口罩几乎都用于内销。

中国政府下令居民外出时必须佩戴口罩,而专家建议,为保卫生,口罩要经常更新,导致需求激增。

在华盛顿,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指责中国将美国口罩公司3M在上海的工厂“国有化”,中国政府直接买下了该工厂生产的所有口罩。

随着疫情回落,中国开始对外分享口罩,向意大利、菲律宾、伊朗等多国捐赠医疗防护物资。中国的医疗物资此时极具战略意义,不仅能帮助防治疫情,还是体现软实力的工具。中国外交官们近日纷纷在推特上转发对外捐赠的消息。

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名下的慈善基金会,近日也宣布向美国捐赠50万套检测盒和一万个口罩。

不过,外界捐赠只是杯水车薪,美国的口罩缺口依然巨大,特别是医护人员亟需的N95口罩。美国卫生部长阿扎尔(Alex Azar)表示,国家战略储备中有3000万个N95口罩,但要确保美国医护人员的充足供应,至少需要十倍以上的数量。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新冠疫情为美国敲响了警钟,连带触动了中美关系的敏感神经。

口罩只是中美医疗贸易的冰山一角。2018年,美国从中国进口了总值近130亿美元的药品与医疗用品。被警钟敲醒的美国,下一步考虑的或是与中国“医疗脱钩”。

《纽约时报》引述知情人士称,纳瓦罗正在推动“购买美国产品”法案(Buy American Act),要求联邦机构购买本土制造的药品和医疗设备,以减少美国对中国医疗产品的依赖。纳瓦罗属于白宫中的对华鹰派,一直批评中国利用不公平的贸易手段,掠夺了全球化的红利。

对华强硬的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也提出立法,要求医疗生产商上报原材料来源,优先购买本土制造产品,以扶持美国医疗产能。

卢比奥指,美国医疗物资供应过度依赖中国,已行之有年,卫生部和国会去年都曾作出相关警告。“那时,那些似乎是遥远的忧虑,不过,现在我们知道它们是真切的了。”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