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封锁隔离期间陪伴着全世界的十首歌

  • 詹姆斯·费茨杰拉德(James Fitzgerald)
  • BBC Minute栏目记者
比莉·艾利什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比莉·艾利什的歌在博茨瓦纳的哈博罗内市是最受听众欢迎的音乐。

全世界近半数人口都不得不保持着社交距离的当下,我们当中很多人会找最喜欢的歌来安慰自己。这些歌陪着我们回忆,陪着我们伤心,甚至陪着我们在封锁令下仍可以在家中起舞。

为全世界电台提供7天24小时全天候新闻简报的BBC Minute栏目团队相信,合适的音乐能够帮助应对任何挑战。我们甚至还有一张用来激励人心的海报,上面写着:“Make a coffee, put on some gangsta rap, and handle it(冲杯咖啡,放点黑帮说唱,来面对它)。”

我们在40个国家的100个城市里的合作电台似乎也是抱着同样的观点。我们去问了他们的主持人,他们这段时间在放哪些歌,来帮助他们听众度过这段全球大流行的疫情时光。

考虑一下,把这作为你在封锁期间的歌单吧。

1. Bop Daddy (Falz)

图像来源,Ronke Giwa Onafuwa

图像加注文字,

尼日利亚伊巴丹市Splash FM电台主持人朗克(Ronke)选曲

现在,很多尼日利亚人都很想念他们晚上出去玩的时光,看看网上的那个叫“#BopDaddyChallenge”的社交媒体挑战就知道。朗克说,这个话题标签在TikTok上很火爆。

那些通常会去夜店的人现在转而去社交媒体了。他们拍下自己从一身睡衣变成闪亮夜装的过程——好像变魔术一样。“他们打扮了一番……却哪儿也不去,”她笑说。

这场挑战的背景音乐就是说唱歌手兼喜剧演员Falz的一首歌。“它就是一个人在讲自己,以及这个人就是你所有的一切。”

“歌词可能有时候会不通顺,但重要的是在家跳舞跳得开心。”

2. Everything I Wanted (Billie Eilish)

图像来源,Tebogo Mokoto

图像加注文字,

博茨瓦纳哈博罗内市Gabz FM主持人特博戈(Tebogo)选曲

比莉·艾利什(Billie Eilish)这首忧伤的歌曲讲的是一个噩梦,她在梦里自杀了——但是却没有人在乎。这不是那种用来驱散隔离期坏心情的音乐,但是新闻播报主持人特博戈坚持认为,这是适合当下的一个选择,因此Gabz FM电台就经常在播它。

“它与博茨瓦纳当前的精神状态很有共鸣,”他说,“有一些不确定性。你不肯定事情最后会变成怎样,但是你除了保持希望之外,别无选择。”

在歌里,艾利什最后是从最亲近的人那里找到慰藉——就是她哥哥菲尼亚斯(Finneas)。

3. Imagine(John Lennon)

图像来源,Michael Vincent

图像加注文字,

香港Metro Plus电台主持人迈克尔(Michael)选曲

约翰·列侬(John Lennon,约翰·连侬)这首名曲最能唤起人们的团结和热情。香港新城采讯台(Metro Plus)的主持人迈克尔(Michael)觉得,香港民众已经比平常更多地表达对彼此的关爱。

“你看一个人在路边没有口罩,然后就会有人帮助他。过去,他们可能连看都不会看一眼,”他说。

“这不是一个亚洲人和美国人,美国和欧洲人,或者欧洲人和非洲人之间的斗争。”

“人们是在面对一个我们甚至看不见的东西(冠状病毒)。如果我们所有人都团结一致,就像这首歌所呼吁的一样,我们就能度过难关。”

4. Mulk Kay Nojawano (传统歌曲)

图像来源,Asfandyar Alam

图像加注文字,

巴基斯坦伊斯拉马巴德Power 99电台主持人阿斯凡帝亚(Asfandyar)选曲

阿斯凡帝亚有一个棘手的任务,就是要在全球大流行疫情期间创作一些“积极的内容”。他的团队选择了重编一首传统歌曲,他说这能够给人们带来勇气。

“这首歌令他们感觉自己是卫士,大家是一支军队。为什么?因为他们留在家里,保护着自己和家人的安全。”

他每天的歌单有一个节奏。在早上,人们会想要一些有能量的流行音乐,来跟着伸展一下肢体、到下午5点,就是一些更有思想性的音乐播放的时间。

“那是日落时分,我们就放一些像这样的歌,让他们对明天有希望。音乐是一种令人们平静下来的东西。”

5. Par Pira (BeePee)

图像来源,Radio King

图像加注文字,

乌干达古卢镇Radio King电台主持人奥更(Okeng)选曲

在乌干达北部的偏远地区,封锁令使得电台成为前所未有地重要的事物。

奥更(Okeng)的早晨节目有一个让人感觉暖心的环节。电台会打电话给两个很想与对方联系但是却没有办法(手机没有余额)的人,让他们通话——这个环节很受情侣们的欢迎。

除了通过电台节目与彼此约会之外,据说古卢镇的年轻情侣们为了应对这场突如其来的“分离”,还经常会点唱一首当地艺人BeePee的一首优美非洲节拍(Afro-fusion)歌曲。

奥更解释说:“这首歌的意义是‘在美好时光里将我放在你的心上,但是在不好的时光里也是一样’。”

6. Quarantine Show (Dubioza Kolektiv)

图像来源,Purple Key Agency

图像加注文字,

波黑萨拉热窝电台Radio Antena主持人奈达(Naida)选曲

因为互联网服务器承受着越来越大的压力,我们有些人能够在Skype上畅通无助地与朋友连线就已经觉得很高兴了。但是,七个成员组织的乐队Dubioza Kolektiv却创造了奇迹,在所有人各自在家的情况下,用视频连线合奏出了一些歌。

Radio Antena电台喜欢播放这些网络直播音乐当中最精华的部分。这首电音歌曲会在歌中叫人们洗手。

该电台的歌单主要以英文歌为主,一般情况下最有巴尔干半岛风格的音乐也就是杜阿·利帕(Dua Lipa)的歌曲。不过,主持人奈达说,冠状病毒疫情令人们对波斯尼亚艺人的作品需求增加。

“全世界都有人在收听我们。很多人是在(1992-95年)战争期间离开这里的。现在,他们想家了。他们想要听到家乡的语言,想知道这里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7. Resistiré 2020 (David Bisbal, Vanesa Martín, Alex Ubago等)

图像来源,Valeria Oddone

图像加注文字,

乌拉圭蒙得维的亚Metropolis FM电台主持人瓦莱丽娅(Valeria)选曲

这首《抵抗》(Resistiré)在1988年录制,现在又再次成为一首叛逆战歌,在受到疫情困扰的西班牙,人们在家中的阳台上高唱着它。

“它和像《我会活下去》(I Will Survive)这样的歌不一样,”Metropolis FM电台的瓦莱丽娅说,“它不是在说‘我做到了’,而是说‘我会抵抗’。”

这首群星合唱的2020年版翻唱成为了她的节目被点唱最多的歌。瓦莱丽娅说,乌拉圭还没有受到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严重影响,但是在这里的人们在很担心地看着世界其他地方。

“他们很多人都有亲戚在西班牙,或者有家人在美国,他们非常担心。”

8. Ride Natty Ride (Bob Marley)

图像来源,Maya Gadir

图像加注文字,

苏丹喀圭穆Capital Radio电台主持人玛娅(Maya)选曲

“The stone that the builder refuse / Shall be the head cornerstone(建筑工人不使用的石头/将会是第一块基石)。”

玛娅(Maya)很喜欢鲍勃·马利(Bob Marley)的这些歌词。她认为,它表达的意思就是,每一个落后者都会有出头的一天。

在2019年的苏丹,那些要求政治变革的示威者将这名雷吉音乐(reggae)偶像视为某种“自由的象征”,而在一年后的今天,他仍然受到年轻艺人和活动人士的爱戴。

玛娅说,很多苏丹人仍然觉得自己被边缘化了,但是现在,是冠状病毒疫情下的限制令他们处在这样的状况,受打击的可能是这个国家里最贫困的人们。

于是,她会一直播放马利的歌:“不再是革命的歌声,而是一个让人们平静下来的父亲般的人物,他在说:‘你会挺过这一切的’。”

9. We Will Rock You (Queen)

图像来源,Moustafa Ahmed

图像加注文字,

伊拉克巴格达Radio One电台主持人穆斯塔法(Moustafa)选曲

“这是我们的圣歌,”穆斯塔法这样形容这首节奏强劲的70年代名曲。

“任何时候只要我们在电台里遇到什么困难,我们会说:‘我们会撼动它(We will rock this);这对我们来说不是问题。’对听众来说也是一样的。任何时候只要他们情绪低落,他们总是会点播《We Will Rock You》。”

对于穆斯塔法来说,封锁令是又一个明证,电台广播给了伊拉克年轻人一个从日常困扰中逃离的途径。

这对DJ来说也是有治愈功效的。“就在听众跟我倾诉他们的问题时,我也向他们倾诉。所以,这是双向的,这很棒。”

10. Rumah Kita (God Bless)

图像来源,Hisa Audrina Ginting

图像加注文字,

印尼雅加达Smart FM电台主持人希萨(Hisa)选曲

歌名的翻译是“我们的家”,这首可供卡拉OK演唱的歌在雅加达的Smart FM电台里被赋予了新的意义。主持人希萨(Hisa)是在向那些无视社交距离限制的人们播放这首歌。

“我们想请他们留在家里,并且遵守规则,”她解释说。

“这首歌背后的讯息是印度尼西亚有多棒:无论你去到世界什么地方,这里都是更安逸的地方。而现在,最好的做法不仅是留在印度尼西亚,而且是留在我们自己家里。”

无官方音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