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交恶 莫斯科与北京能否结盟受关注

东风-26
图像加注文字,

阎学通认为俄罗斯和中国都是核大国,俄中结盟的军事价值并不大。图为中国的东风-26弹道导弹

克里姆林宫拒绝了美国国务卿彭佩奥的建议,即美俄联合对付中国。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发言人说,莫斯科和北京建立了“特殊伙伴性质的关系”。

美中贸易战开始以来,特别是全球新冠疫情后,特朗普政府认为中国在贸易,技术和军事多方面对美国构成威胁。本月早些时候美国联邦调局长指中国为美国最大的威胁。

《金融时报》报道,美国一直有联合俄罗斯对付中国的呼声。美国国务卿彭佩奥上周五(7月24日)在被问到联合俄罗斯对付中国的问题时说,“我的确认为存在那样的机会”。

俄罗斯总统发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周五说,俄罗斯不会加入针对其他国家的联盟;俄罗斯所有的政治联合都是“为了发展睦邻和互利关系”。他还强调俄中两国有着“特殊的伙伴性质关系”。

本月早些时候,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解释说,美国和中国的贸易战不符合俄罗斯的利益,也不符合其他国家的利益。他希望北京和华盛顿能够通过外交途径找到解决办法。

图像加注文字,

中俄结伴不结盟,“伙伴性质的关系”,会不会给美国可乘之机? (2018年资料图片)

俄中关系

中国的国际问题专家阎学通在《当代世界政治与经济论坛》撰文说,美国调整了全球战略,加强了中国东部和南部的战略压力,因此加强了中俄在战略安全领域的合作需要。

2014年俄罗斯兼并克里米亚,在乌克兰问题上直接挑战西方,美国及其盟友因此认为俄罗斯构成了最大直接威胁并对俄罗斯进行制裁。西方的制裁促使俄罗斯寻求新的贸易和投资伙伴。

自那以后俄罗斯同中国的关系有了快速发展。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帕维尔•k•巴夫(Pavel K. Baev)上月撰文分析了普京治下的俄罗斯和习近平时代的中国存在着不兼容性。他认为美国不必担心俄中军事结盟,而聚焦于如何利用他们的分歧。

他说,中国正忙于同美国的贸易战,无力向同西方对抗的俄罗斯提供现实的支持,同时俄罗斯也无法在中美贸易战和美中南海对抗中对中国施以援手。

图像加注文字,

分析认为中国的一带一路进入欧亚内陆俄罗斯传统势力范围会引起俄罗斯的焦虑

《金融时报》周一(7月27日)报道说,北京和莫斯科的关系并非像习近平和普京展示的那般牢固。

虽然普京和习近平多次说俄罗斯和中国关系进入历史上最好时期,但《金融时报》报道说,上月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没有参加中国的“一带一路”论坛,只派出无任所大使参加了中国的论坛。

美国传统基金会国家安全与外交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詹姆斯•杰伊•卡拉法诺(James Jay Carafano)曾在《国家利益》杂志撰文说,俄中虽然在对付美国方面有共同利益,但他们各有所图。比如在中亚腹地和北冰洋这些俄罗斯原来主宰的领域,中国影响扩大会增加俄罗斯的疑虑。

美国副国务卿比根(Stephen Biegun)认为俄罗斯和中国因为有“挑战美国的共同意愿”,所以搁置了他们的分歧。他曾对《金融时报》表示,美国可以更加灵活,积极寻找俄罗斯和中国关系中的缝隙。

曾经负责国家防务战略的五角大楼的前高级官员柯伯吉(Elbridge Colby)建议美国应该减少对俄罗斯的刺激。

他说:“我们的目标应该是确保中国和俄罗斯保持距离。”

图像加注文字,

2018年习近平在南海视察。 美国智库学者认为,俄罗斯并没有能力在中美贸易战和美中南海对抗中对中国施以援手

结伴不结盟

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波布•罗(Bobo Lo)说,俄罗斯和中国还没有达到西方那种联盟程度;双方都在战略上保持自主,而共同利益之外,又对国际秩序持不同的观点。

波布•罗认为,俄罗斯对于保持现有国际秩序的兴趣不大,而中国则是现有国际秩序的最大受益者;中国只寻求调整秩序,让它对自己更有利。

按照中国专家的分析,中俄两国有交叉重叠的战略利益,决定了两国"结伴而不结盟"的关系,即所谓的"新时代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认为,中俄伙伴关系主要由共同的战略安全利益决定。他们在战略安全领域互相支持,但双方在其他领域可能存在分歧并不会影响这种伙伴关系。

分析认为,俄罗斯和中国都是核大国,俄中结盟的军事价值并不大。阎学通认为,核国家遭受军事打击的可能性很小,那么依靠同盟来维护自身安全的需要就减少了。

图像加注文字,

美国智库学者认为中俄分歧很多,美国可以拉拢俄罗斯共同对付中国(资料图片)

美国也有人认为离间俄中联合并不容易。

美国曾负责俄罗斯和欧亚问题的前情报官员尤金•鲁默(Eugene Rumer)说,尽管俄罗斯和中国利益纠结,但华盛顿不应该把这当成机会加以利用。

《金融时报》报道引述他的话说,认为美国能够离间俄中战略关系的想法是“异想天开”。

报道还引述了莫斯科观察家的类似观点。

俄罗斯高等经济研究大学国际安全高级研究员卡申(Vasily Kashin)认为,政治上美国现在“聚焦中国”,而在对美关系上,俄罗斯外交“可能和中国脱钩”。

不过,他认为现在脱钩存在两个问题:

“首先,莫斯科和华盛顿之间不存在信任;其次,俄罗斯认为美国国内政治太混乱,过于极端,所以不可能达成任何协议,也不可能有微妙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