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两名记者紧急撤离中国 澳驻华记者已清零

视频加注文字,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驻北京记者比尔·博图斯(Bill Birtles)告诉BBC,中国国安人员的侦讯过程显得漫无目的。

两名澳大利亚驻华记者称近日遭遇中国国安人员问询,他们在使领馆接受数天保护后匆匆离开中国。多家媒体称,目前澳大利亚媒体已无驻华记者。

此次事件涉及到的是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驻北京记者比尔·博图斯(Bill Birtles)和《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AFR)驻上海记者迈克尔·史密斯(Michael Smith)。今天(9月8日)早上两人已搭乘航班回到悉尼。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称中国调查人员试图向史密斯询问有关成蕾的问题。成蕾是一名澳大利亚籍华人主播,供职于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称,博图斯一度被禁止离开中国,他被要求就一起“国家安全案件”接受问话。

分析认为,该事件是中澳关系强烈恶化的最新表现,也凸显出中国在限制西方在华新闻报道方面越来越强硬的策略。

纽约城市大学(The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政治学教授夏明对BBC中文说,目前西方的驻华记者不仅被中共当局驱赶,还有一种“因恐惧而主动逃离”中国的倾向。

最后的澳媒驻华记者

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多家媒体称,这两位记者是目前澳大利亚媒体驻华的最后两位记者。澳广网站称,这是1970年代中期以来,首次出现没有一名经过资质认证的澳大利亚媒体记者派驻中国的情况。澳广驻华记者站设立于1973年,当时中澳两国刚刚实现了关系正常化。

澳广称,博图斯此前不断收到来自中国官员的警告。上周早些时候,澳大利亚驻华外交官告诉他应该离开中国。

博图斯原计划于上周四(9月4日)启程。但在前一晚,7名中国警官到达博图斯的住处,通知他不准离境,并将于次日对其问询。博特斯随即打电话给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此后四天里,他在那里度过。

周日(9月6日),博图斯在澳大利亚驻华大使弗莱彻(Graham Fletcher)陪同下接受了国安人员的询问。双方对谈后,博图斯的出境禁令被取消。

在上海,澳大利亚驻上海总领事馆也为史密斯提供了领事保护。

博特斯和史密斯两人都对今年8月中国CGTN新闻主持人、澳籍华人成蕾被中国拘留一事进行了广泛报道。但目前尚不清楚这两名澳洲媒体记者遭遇调查和成蕾被捕有何直接关系。

视频加注文字,

澳大利亚籍华裔主播成蕾被拘留,中澳关系雪上加霜

澳大利亚政府称,8月14日获知成蕾被扣留。中国没有交代原因,成蕾也没有被正式逮捕或起诉。对一名为中国官方媒体工作的澳籍人士进行调查,引发了公众对获取国家敏感信息的疑问。

澳洲媒体称,成蕾在中国一个秘密地点被监视居住,中国官方暂时没有透露她涉及什么罪名。澳洲官员获准在8月27日透过视频与正在扣留的成蕾进行了首次领事探望,并表示会继续向她及其家人提供协助。

针对两位澳籍驻华记者离开中国一事,澳大利亚外交部长玛丽斯•佩恩(Marise Payn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的驻北京大使馆和驻上海总领事馆都与中国有关部门进行了接洽,以确保他们平安,并返回澳大利亚。”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9月8日的记者会上回应此事称,约谈是平常的执法行动,当局严格依法办事。希望澳方合作,加强双方互信和扩大合作。

ABC新闻中心总监盖文•莫里斯(Gaven Morris)称,驻华记者站是该公司国际新闻报道的重要组成部分,将会致力于重新派遣记者到中国。

“对所有澳大利亚人来说,在中国发生的新闻、中澳关系以及中国在亚太地区以及在世界上的作用都非常重要,我们希望能够继续让我们的记者进行实地报道,”莫里斯表示。

美国驻华记者签证受阻

美国媒体驻华记者近日在延续中国签证方面受阻。《纽约时报》引述六位知情人表示,中国政府已停止对4家在华美国新闻机构的外国记者续签记者证,至少5名记者受到影响。这些媒体包括CNN、《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和盖蒂图片社(Getty Images)等。

其中一位受到影响的记者说,中国官员告诉他,如果特朗普政府决定驱逐中国记者,北京将会采取对等行动。其他记者据报也收到了类似的信息。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9月7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说,称受影响记者的签证在受理过程中,在获发新记者证前,在华采访报道不受影响。

赵立坚称,是美方一直升级对中国媒体的打压,而中方保持克制,未实施相关反制措施。他说,“美方如果真心关心美国记者,就应该尽快为所有中国记者延期签证,而不是为了一些政客的政治私利而将两国记者绑为‘人质’。”

图像加注文字,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东亚语言与文化系副教授马钊说,"媒体战"不仅会加剧国与国之间的认知困难和信任缺失,也会阻碍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与沟通。

“增加与西方国家谈判的筹码”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接受BBC中文采访时表示,澳大利亚、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越来越倾向于认为,中国一方面利用官方媒体做政治宣传,另一方面利用社交媒体侵害网络安全,因此要“以牙还牙”对待中国媒体。而对于中国来说,如果施以反击,只能对已经数量有限的在华西方记者加强骚扰,结果令他们感到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发生了主动离开中国的事情。

夏明说,“中国政府目前可能采取非常规的方式增加与西方国家谈判的筹码,比如人质外交,扣留具有价值的西方人士,包括学者、记者和留学生。”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东亚语言与文化系副教授马钊对BBC中文说,“媒体战”的影响很大,不仅会加剧国与国之间的认知困难和信任缺失,也会阻碍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与沟通。

他说,“新闻报道是两国人民了解对方的最直接的渠道,如果记者不能在当地采访报道,那就只能靠道听途说,新闻报道将会掺杂很多臆想猜测的成分,并不利于了解对方国家的全面、真实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