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2020:中国、俄罗斯与伊朗各自希望谁赢?

Campaign signs on display in Virginia, US

克里姆林宫会试图“让美国继续伟大”吗?北京希望拜登赢吗?

伴随11月的美国大选投票日日益临近,这些问题一直盘旋在美国各情报机构人员的脑中。今年8月,美国国家反情报与安全中心(NCSC)主任伊凡尼纳(William Evanina)曾发表声明警告称,外国势力会使用“隐蔽和公开的影响措施”以达到试图左右美国选民的目的,并直接点名俄罗斯、中国与伊朗三个国家。

在美国情报机关看来,这三个国家不应放在一起分析,因为每个国家能力不同,且各自有自己的目标。

而美国的这些评估本身也受到一些批评。最近有一名来自美国国土安全部的吹哨人声称,他曾被要求淡化俄罗斯带来的威胁,因为“这让总统不好看”。

在距离2020年美国大选到来一个月之际,美国的选民们应该知道哪些信息呢?

俄罗斯

美国情报机构怎么说?

你可能已经注意到,在2016年美国大选及其之后带来的余波中,俄罗斯抢走了不少戏份。

简单来说,美国情报机构认为俄罗斯试图让美国选民偏好特朗普(Donald Trump)。情报机构的依据包括:特朗普团队与俄罗斯官员间举行的多次会议、针对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竞选团队和多名民主党人的一次网络攻击、针对美国多个州选民数据库、以及在网上夸大虚假或与党派有关的信息。

上个月,一个由共和党人组成的参议院小组对有关俄罗斯当时希望特朗普获胜的观点表示认同,该小组发表结论称,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对外国影响来说是一个容易的目标,但没有就此提出其中牵涉犯罪阴谋的指控。

图像加注文字,

美国情报机关称,俄罗斯从未停止过对美国政治的干预。

到了2020年,这次特朗普的对手从希拉里换成了乔·拜登(Joe Biden)。伊凡尼纳在评估声明中指出,俄罗斯“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主要是为诋毁前副总统拜登”。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认为,俄罗斯从未停止干预美国选举,他还指2018年的国会选举是“2020年重头戏的带妆彩排”。

俄罗斯一直否认自己干涉外国选举。今年早些时候,一名克里姆林宫发言人表示,所有关于俄罗斯干预他国选举的指控是“妄想症”,且“与真相毫无关系”。

无论俄罗斯是否希望特朗普连任,还有另外一种观点认为,俄罗斯有一个更大范围的目标,即通过散播混乱让对手无法正常运作。

例如今年有一项欧盟(EU)文件声称,俄罗斯通过一个推广与新冠病毒有关的假新闻的项目,使得欧盟更难就应对措施进行沟通。俄罗斯方面称这些指控毫无根据。

两位候选人怎么说?拜登最近称俄罗斯为美国的“对手”,他还警告称,如果俄罗斯继续干预美国选举,将要“付出代价”。

对有关俄罗斯干预的指控,美国总统特朗普经常进行淡化处理,这让他和他自己的情报专家们的说法相左。

2018年在一次与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共同出席的峰会上,特朗普被问及针对俄罗斯干预的指控,他相信美国情报机构的说法还是普京的说法,特朗普回答称:“普京总统说不是俄罗斯干的。我看不到任何是俄罗斯的理由。”特朗普之后称,自己当时说错话。

中国

美国情报机构怎么说?

特朗普政府一直大力声称,今年带来主要威胁的不是俄罗斯,而是中国。

“我看过情报。这是我的结论,”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表示。而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亚当·希夫(Adam Schiff)则称,巴尔的这番言论是“明显谎言”。

伊凡尼纳在评估中指出,美国情报机构认为“中国认为特朗普总统不可预测,更希望他不会取得连任”。

图像加注文字,

特朗普政府称中国是美国大选的最大威胁。

“中国正在扩大其影响力,以塑造美国的政策环境,向他们认为反对中国利益的政治人物施压,并对抗对中国的批评,”伊凡尼纳表示。

其中“影响”这个用词引人注目。中国有一套影响舆论的复杂方式,网络监测机构斯坦佛互联网观察站(Stanford Internet Observatory)称中国的办法包括“内容农场、‘草根’评论员大军,以及在社交媒体平台伪造账户及用户档案”,然而我们不清楚中国在这条路上到底准备走多远。“中国会继续权衡激进行动的利弊,”伊凡尼纳称。

中国的目的可能更多与推广其世界观有关。脸书(Facebook)最近关停了一个与中国有关的假账号网络,这些用户大多支持中国主张,比如中国在争议地区南海的利益。

中国否认干预其他国家内政,中方称其没有“兴趣或意愿这么做”。

两位候选人怎么说?

本月,特朗普赞许地在推特上转帖了一篇文章,文章来自支持特朗普的网站布赖特巴特新闻网(Breitbart),标题为“中国似乎在总统选举中‘偏好乔·拜登’”。

“他们当然想要拜登。我已经从中国拿走了数以十亿计的美元,把这些钱给了我们的农民和美国财政部。如果拜登和亨特(Hunter,乔·拜登之子)赢了,中国将拥有美国!”特朗普这样写道。

美中关系正处于低潮,从新冠病毒到中国在香港推行《国安法》引发争议,两国在几乎所有事情上都有分歧。

针对特朗普对拜登对中国软弱的指控,拜登已经试图作出反驳。拜登承诺,将在人权和其他问题上对中国“坚决”。但民主党人也声称,至少在选举问题上,俄罗斯才是攻击性最强的。

美国最怕谁?答案取决于你问的是谁

分析

戈登·科雷拉(Gordon Corera)

BBC安全事务记者

2016年,美国政府和几大社交媒体公司在应对俄罗斯干预时反应迟缓。这一次,没有人保持沉默了,因为整个版图已经发生变化。

各大公司都在高调谈论他们做了什么,美国情报界也定期发布他们的评估报告。

但这已经变成一个高度政治化的问题了。

在特朗普支持者们试图将注意力转移到中国防止特朗普获得连任的影响上时,民主党人关注的是对特朗普起到帮助的来自俄罗斯的干预。

美国的国家安全官员们对此一直谨慎处理,他们表示俄罗斯和中国的干预目前都存在(同时还有低程度的伊朗影响),但也避免承认两者之间存在差异,因为他们不想卷入党派斗争。

目前为止,俄罗斯的干预看上去更有组织性,也更隐蔽,但与2016年民主党人遭到黑客袭击邮件外漏相比,目前规模和影响都与当时有所不同。

战术方法也同时在进化。那些试图进行干预的人经常不会捏造虚假材料,而是选择扩大真正来自美国的新闻和贴文。

现在有许多人担心,伴随选举日益临近,这些行动会越来越多,有关方面可能会采取降低选举程序可信度等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伊朗

美国情报机构怎么说?

伊凡尼纳称,德黑兰方面不希望特朗普获得连任,伊朗认为如果特朗普胜出,将导致“美国继续向伊朗施压,以推动政权更替”。

伊凡尼纳表示,伊朗将更多聚焦于“线上影响,例如在社交媒体上散播不实讯息并循环传播反美内容”。

计算机巨头微软(Microsoft)的说法也与美国情报机构的指控相吻合。微软方面称,有与俄罗斯、中国及伊朗有关的黑客试图暗中监视与美国大选有关的关键人物。

在伊朗方面,微软称今年5月至6月期间,一个叫Phosphorus的黑客团体试图进入多名白宫官员及特朗普竞选团队人员的账号但未能成功。

图像加注文字,

伊朗否认在美国大选中选边站队。

伊朗外交部一名发言人称微软的报告“荒谬”。“伊朗不关心谁会成为白宫的主人,”赛义德·哈蒂布扎德(Saeed Khatibzadeh)表示。

今年早些时间,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就伊朗影响力发表报告称,伊朗将重点放在推广国家议程方面,比如争取地区霸权地位。

“几乎所有伊朗为施加数字化影响力而散播的内容都直接与其世界观或具体外交政策目标有关。因此,与俄罗斯等其他所散播内容在政治上更不可知的方面相比,伊朗的行动更容易被识别,”报告中指出。

两位候选人怎么说?

无论是可能的影响力还是政策方面,伊朗在美国大选方面的角色尚未被视作像俄罗斯或者中国那么突出。

特朗普的伊朗政策攻击性强,他退出伊朗核协议,下令杀死伊朗重要将军苏莱曼尼(Kassem Soleimani)。

拜登称,特朗普的伊朗政策已经失败。他在CNN发表文章称,“要想对伊朗强硬,有明智的方式”,他承诺将在对抗伊朗“破坏稳定的活动”的同时,也将提供一种“通往外交的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