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下欧洲反极端伊斯兰化的趋势和争议

French President Emmanuel Macron wearing a protective face mask speaks arriving at "la Maison des habitants" (MDH) to meet and have lunch with young representatives of the MDH in Les Mureaux, outside Paris, 2 October 2020
图像加注文字,

法国希望能建设接受法国平等和世俗主义原则的穆斯林社会价值观。

2020年在新冠疫情冲击下,各国经济面临衰退,社会矛盾突出,欧洲大陆国家出现反极端伊斯兰化的势头和争议。

在西欧穆斯林人口最多的法国,马克龙总统宣布计划制定更严厉的法律,以对付他所谓的“伊斯兰分离主义”,捍卫世俗价值观。

在一次法国公众期待已久的演讲中,马克龙表示,在法国估计有600万的穆斯林人口中,少数人有“反社会”的危险。

他的建议包括更严格地监督学校教育,并控制外国对清真寺的资助。

但一些人指责麦克龙试图压制法国的伊斯兰教。

随后马克龙也警告说,不得“羞辱”穆斯林或将伊斯兰教与反恐联系起来。

他在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共同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表示:“我们必须与我们所有的同胞站在一起。”言下之意很明确:法国穆斯林也是法国公民的组成部分。

在欧洲各国,都有着类似的平等和世俗主义原则。但在近十多年来移民增多,特别是新冠疫情、经济失序、文化冲突和社会思潮动荡的大背景下,在以信仰人口排序的欧洲第二大宗教伊斯兰教的影响不断扩大之际,身份和文化认同在欧洲也常常成为争议性话题。

信仰平等

根据法国严格的世俗主义原则(laïcité),根据法律,政教必须分离。其理念是,不同宗教和信仰的人在法律面前是平等的。

马克龙表示,“伊斯兰分离主义”对法国是一个危险,因为这种主义拥有自己的、高于一切的法律,往往导致“反社会”的形成。

他说,这种形式的宗派主义往往“教育不符合法兰西共和国法律的原则”,并常导致儿童无法上学,无法参与法国的体育、文化和其他社区活动。

马克龙宣布的措施将形成立法,并将在2020年底前提交法国议会批准通过。

它们包括:

  • 更严格地监督体育组织和其他协会的活动,防止它们成为激进伊斯兰教学的前线;
  • 停止从国外派任驻法国的伊斯兰教伊玛目(教长)制度;
  • 加强对清真寺经费来源的监督;
  • 限制不上学在家接受教育。

马克龙还表示,法国必须采取更多措施,为移民社区提供经济机会和社会流动性,他还补充说,激进分子经常填补了有关真空。

BBC驻巴黎的记者休·斯科菲尔德表示,马克龙的表态是最近几个月与法国宗教领袖和知识分子讨论的结果。爱丽舍宫的做法显示,马克龙希望能公开谈论这个敏感的问题,并且不会因此感到尴尬。

他补充说,许多人还认为,马克龙的表态有试图在2022年总统大选前吸引右翼选民之意。

法国人的反应

一些穆斯林对马克龙的提议反应愤怒。

作为西欧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法国许多人抱怨当局利用世俗主义之名、明确针对他们采取行动之实,例如禁止学生在学校及公务员在工作场合戴穆斯林头巾(hijab,包裹头颈,但并不遮面)。

法国人权活动家亚西尔•卢阿蒂在博客中写道:“对穆斯林的镇压一直是一种威胁,现在它成了一种承诺。”

卢阿蒂在博客中表示,马克龙埋葬了法国世俗主义原则,鼓动了极右派和反穆斯林的左派,在全球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严格限制家庭教育,威胁了穆斯林学生的生命安全。

自从法国发生了包括《查理周刊》等血案及恐怖袭击后,担心极端伊斯兰思潮和穆斯林移民与法国传统文化冲突的争议一直持续。

欧洲大陆

法国也并非欧洲担心极端伊斯兰思潮的唯一国家,有关争议在欧洲大陆各国都普遍存在。

特别是近年来随着国际化、中东北非战争和极端伊斯兰组织活跃,前往欧洲的穆斯林移民(包括难民)迅速增多,其中甚至包括一些比较极端和保守的伊斯兰教人士。因此,欧洲大陆很多保守派人士对欧洲伊斯兰化感到忧心忡忡。

图像加注文字,

2018年,荷兰通过了禁蒙面法,禁止在公共场合穿覆盖整个脸部或遮盖住仅露出眼睛或使脸部无法识别的衣服。

绝大多数移居欧洲的穆斯林认同民主自由平等的基本价值观,但也希望保留自己的信仰和生活习惯。而迅猛的移民潮突然到来,经常也会对当地的社会经济造成冲击。

根据柏林社会科学研究中心对德国、法国、荷兰、英国、比利时和瑞士穆斯林的一份研究报告,欧洲穆斯林的失业率普遍较高,这主要是由于缺乏语言技能、缺乏族裔间社会联系,以及很多穆斯林妇女不在家庭之外工作的传统性别角色观造成的。雇主的歧视也会导致失业是其中一小部分原因。

2020年的新冠疫情造成欧洲经济面临衰退,可能将更加剧经济压力导致的冲突。

经济压力不仅让伊斯兰极端组织有可乘之机,欧洲大陆多国极右反伊斯兰组织也纷纷抬头。

文化冲突,新冠疫情与国际政治

德国,荷兰,瑞典等各国的政客和官员们都对到底应该在多大程度上允许穆斯林穿戴传统服饰有各种争议,特别是头巾和面纱等问题。

相对比较一致的意见是,应该禁止传统的穆斯林穿从头到脚遮盖的“布卡”。因为这种服装主要出自传统伊斯兰文化中女性不得在公共场合露脸的习俗、违反欧洲男女平等观念和原则,而且,恐怖分子有可能借此伪装也担忧之一。

但2020年的新冠疫情中,戴口罩的需求又曾一度让“禁止蒙面违者罚款”的法律出现争议。有因为穿戴蒙面、半蒙面服饰外出的穆斯林被警察阻拦并罚款,但她们强调正好需要蒙面防止感染,遭到罚款是不公正的。

图像加注文字,

一些法国穆斯林妇女戴着头巾在学校外示威,标语上写着“不论蒙面不蒙面,我们要求平等”。

国家政治也可能使这种争议更为复杂。

比如土耳其2020年以来正在国际和地区问题上与法国不断发生摩擦。土耳其的总统埃尔多安就马克龙要“捍卫法国世俗主义价值观”、特别是马克龙所谓“目前伊斯兰世界面临危机”的讲话,在土耳其电视上发表严厉抨击。

他指责法国“马克龙表现得像殖民地总督”的讲话,会在欧洲的最大穆斯林群体-土耳其移民中引起怎样的反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