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美媒爆拜登邮件门 社交媒体限制文章引争议

2016年,拜登副总统与他的儿子亨特
图像加注文字,

2016年,拜登副总统与他的儿子亨特

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再指控,竞选对手拜登担任美国副总统时,其家族在乌克兰和中国有不当行为,不过拜登一直否认这些指控。

近期,《纽约邮报》的一篇文章曝光了据称是乌克兰能源公司一名顾问的电邮,这个问题再度浮出水面。在这封邮件中,这名顾问感谢拜登次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邀请他与拜登见面。

在华盛顿特区,以权谋私的指控很常见,特朗普的子女也被指控在利润丰厚的海外商业交易中存在利益冲突。但他们也否认有不当行为。

《纽约邮报》报道说了什么?

《纽约邮报》发表的文章聚焦2015年4月的一封电邮,乌克兰能源公司布里斯马的一名顾问感谢亨特·拜登邀请他去华盛顿见他的父亲。

亨特是拜登的次子,曾是乌克兰能源公司布里斯马(Burisma)的董事,那时他的父亲在奥巴马执政时期是处理美乌关系的重要人物。亨特是该公司董事会的几名外国人之一。

《纽约邮报》的文章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曾经有过这样的会面。拜登竞选团队表示,拜登的“官方日程”上没有任何此类会面的记录。

但是拜登竞选团队在发给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的声明中承认,拜登可能与布里斯马的顾问有过一次“非正式接触”,这未出现在拜登的官方日程上。但竞选团队称,这种接触很仓促。

拜登发言人巴特斯(Andrew Bates)说,在弹劾案期间,媒体的调查,甚至两名共和党人领导的参议院委员会的调查,都得到了同样的结论:拜登执行了美国对乌克兰的官方政策,没有任何不当行为。

拜登竞选团队谴责《纽约邮报》报道,但未说这封邮件是假的。

特朗普和其盟友们分享了《纽约邮报》的文章,他的前顾问班农(Steve Bannon)和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参与了这篇报道,包括提供故事和含有指控邮件的笔记本电脑。其他美国媒体表示,他们无法核实这些邮件的真实性。

亨特在2014年加入布里斯马,2019年4月决定离开。

周三(10月14日),推特禁止民众在推特发布《纽约邮报》这篇报道的链接,警告那些想点击链接的人“该链接可能不安全”。

推特表示,讨论《纽约邮报》文章中的说法并不违反其规定,但它对这篇文章进行限制,是因为它暴露了电子邮件地址等私人信息,并暴露了通过“黑客”获得的材料。

推特首席执行官多尔西(Jack Dorsey)承认,公司本应早点告知用户他们为何介入此事。

脸书也采取行动,限制该报道在其新闻流中的传播。脸书称,此举是“标准程序”的一部分,目的是给第三方核查人员时间来审查内容,决定是否将其视为虚假信息。

推特和脸书的举动再次引发了一些民众对社交媒体审查和偏见的指责。《纽约邮报》指责社交媒体为拜登竞选造势,发表社论称:脸书和推特不是媒体平台,他们是宣传机器。“”

有关中国的指控

《纽约邮报》还援引了一封据称来自亨特·拜登的电邮,称拜登“仅通过介绍”就获得了超过1000万美元的年费,不过尚不清楚谁参与了所谓的介绍。

2013年,亨特随父亲访问北京,小拜登在那里会见了投资银行家李祥生(Jonathan Li)。亨特对《纽约客》称,他与李只是喝了杯咖啡。但此行后,私人股本基金渤海华美(BHR Partners)成立,李祥生是总裁,亨特是董事,持股10%。

美国媒体报道,渤海华美得到了中国一些最大的国有银行和地方政府的支持。

亨特的律师表示,亨特寻求将中国资本引入国际市场,以无薪职位加入了董事会。律师还称,亨特直到2017年才收购了渤海华美的股份,那时他的父亲拜登已经离任副总统。

亨特在2019年10月表示,他将辞去渤海华美的职务。

图像加注文字,

拜登和他的儿子亨特和孙女一起走出“空军一号”

有关乌克兰的指控

特朗普指责拜登有不当行为,因为拜登在担任副总统期间推动乌克兰政府解雇其最高检察官,而这名检察官当时正调查亨特任职的公司。

2016年,拜登要求呼吁解雇乌克兰检察官肖金(Viktor Shokin),肖金的办公室对布里斯马和其他公司进行调查。

然而,其他西方领导人和向乌克兰提供资金支持的主要机构也希望这名检察官被解职,因为他们认为他在打击腐败方面不够积极。

这和弹劾案有什么关系?

2019年,特朗普给乌克兰总统打电话的细节浮出水面,他敦促乌克兰领导人调查拜登一家。

这导致民主党人指控特朗普试图非法向乌克兰施压,帮助打击竞选对手,随后众议院弹劾特朗普。

特朗普否认做错任何事,后来共和党控制的美国参议院宣布特朗普无罪。

图像加注文字,

特朗普否认做错任何事,后来共和党控制的美国参议院宣布特朗普无罪。

有什么证据对拜登家族不利?

没有任何犯罪行为被证实,也没有证据表明拜登做过任何有意让其子获利的事情。但这也引发了有关潜在利益冲突的质疑。

早在2015年,美国国务院一名高级官员就提出了这种担忧。

美国共和党议员发起了一项调查,发现亨特在这家乌克兰公司工作“存在问题”,但没有证据表明美国的外交政策受到了影响。

目前也没有对布里斯马提出刑事指控。该公司在2017年发表声明称,针对该公司的所有法律诉讼和未决刑事指控都已经完结。

去年,接替肖金的乌克兰检察官尤里·卢岑科(Yuriy Lutsenko)对BBC表示,根据乌克兰法律,没有理由调查拜登一家。

图像加注文字,

亨特·拜登的律师在2019年10月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亨特·拜登独立从事这些商业活动。

尽管亨特·拜登现在表示,在布里斯马董事会任职可能是“判断失误”,但家族成员在政府任职时,他在公司董事会任职并不违法。

亨特·拜登的律师在2019年10月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亨特·拜登独立从事这些商业活动。

拜登去年曾表示,如果他当选总统,他的家庭中不会再有人去外国公司或政府任职,或与它们建立业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