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大选昂山素季有望连任 五年民主之路光环是否蜕去

昂山素季的支持者

图像来源,Reuters

当世界的聚光灯纷纷聚焦在美国总统大选举时,东南亚国家缅甸在周日(11月8日)举行的大选依然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2015年,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民盟,NLD)在该国结束军事统治后的首场大选中,以压倒性的优势赢得胜利。五年后,尽管昂山素季预计仍将通过这场“大考”,继续掌权,但她正在面临愈来愈强的阻力。

目前,大选的计票正在进行。这场有数百万人参加的选举正值该国第二波新冠肺炎病例创下新高之际。自8月中旬以来,缅甸已有6万多人感染新冠病毒,近1400人死亡。

第二次民主选举

周日的黎明时分,缅甸最大城市仰光和首都内比都的很多投票站外就已经大排长龙。几乎所有民众都佩戴口罩和头套,接受测温后投票。

这是缅甸自从2011年脱离直接军事统治以来的第二次大选。投票在当地时间6时开始,至下午4时结束,但当时已在排队的人群被允许继续投票。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缅甸最大城市仰光的民众正在排队等待投票。

现任领导人昂山素季似乎不乏支持者,她的照片在街头随处可见。当日晚些时候,还有数千名支持者聚集在她的政党总部外,挥舞旗帜,高呼“民盟必胜”的口号。

“我一点也不怕感染新冠肺炎,”第一次参加投票的27岁的凯扎奇(Khine Zar Chi)在仰光对法新社说。“即使为素季妈妈而死我也不在乎。”

五年前,昂山素季在世界瞩目的大选中席卷全国赢得胜利,战胜了军方支持的执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巩发党)。她随后与仍掌握巨大权力的军方领导人签订了权力分享协议。

但由于她的身份不符合宪法对总统候选人的限制,她无法出任总统一职。五年来,她以国务资政身份成为该国实际意义上的领导人。

75岁的昂山素季上周参与了提前投票,这是该国在新冠疫情下针对老人的特殊安排,以降低他们被感染的风险。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尽管面临疫情,但缅甸政府坚持选举按原计划进行。

此次大选中,昂山素季所在的民盟的主要竞争对手仍是军方支持的巩发党。由于第二波新冠疫情来势汹汹,该党与其他23个反对党曾一起呼吁推迟选举,但昂山素季10月称,选举“比新冠疫情更重要”。她要求选举按原计划进行,分析人士认为这是她试图捍卫目前民盟的绝对多数优势。

不能投票的人

然而,并不是所有缅甸人都能通过此次大选表达意见。

在上个月,缅甸选举委员会取消了若开邦大部分地区的投票。位于缅甸西部的若开邦长期以来拥有令缅甸政府头疼的罗兴亚人问题,如今还有希望争取本地人更大自治权而与政府军作战的若开军(Arakan Army),双方的冲突已导致数十人死亡,数万人流离失所。

如今,若开人的投票被大量取消,而被视为是孟加拉移民而不被授予公民权的罗兴亚穆斯林,更一如既往没有投票机会。自2017年缅甸军方镇压罗兴亚人以来,有超过74万人逃到邻国孟加拉国,但仍有数十万人生活在若开邦。

除了若开邦,缅甸当局还取消了包括孟邦和克钦邦在内的其他受种族冲突影响的省邦的投票,理由是这些地方存在的战斗使得投票无法进行。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目前有大量罗兴亚难民暂时居住在孟加拉国边境的难民营。

大规模取消投票令少数民族政党感到愤怒,因为这意味着在一个拥有3700万注册选民的国家里,有超过150万人被剥夺了选举权。

据缅甸媒体《伊洛瓦底》(The Irrawaddy)报道,有少数民族政党指责,选举委员会取消部分少数民族政党占优势、但实际没有冲突地区的投票是为了利于民盟选举。缅甸选举委员会发言人否认了这一指控。

总部设在美国的人权观察组织(HRW)今年10月谴责这次选举存在“根本性缺陷”。在一份报告中,该组织谴责了缅甸当局将罗兴亚等少数族裔排除在投票之外、在投票前对政府批评人士提起刑事诉讼,以及对于媒体报道内容的限制等方面。

“缅甸的选举进程受到系统问题和侵犯权利的破坏,这些问题将剥夺人们公平选举政府的权利,”报告说。

图像来源,Reuters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周五(11月6日)呼吁缅甸进行“和平、有序和可信”的大选。他还表示,他希望这可能让难民得以“安全和有尊严地”返回家园。

五年改革之路

缅甸历经数十年独裁和军政府统治,在2015年进行民主转型后的首次全国选举。在1989年至2010年间大部分时间都受到军政府软禁的昂山素季在此次大选中势如破竹,带领民盟赢得大选。

但这位经常头戴鲜花、曾因争取民主和人权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人权斗士”却在过去几年内,因应对罗兴亚危机而令国际社会大失所望。

2017年,数十万罗兴亚穆斯林在缅甸军方镇压下逃亡,联合国称之为种族清洗,但缅甸军队说,他们的目标只是武装叛乱分子。昂山素季亲自到国际法庭辩护称,“我们面对的是国家内部的武装冲突,是由罗兴亚武装挑起的。”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昂山素季在缅甸仍有很高的支持率,预计将继续掌权。

伴随着在国际上声望下跌的,是昂山素季在缅甸国内同样面临的日益增加的压力。

缅甸有超过100多个少数民族,主要民族缅族占据近七成。长期以来,缅甸国防军与多个少数民族之间经常交火。2015年,昂山素季带领的民盟的最主要竞选承诺便是推动国家和解进程,建立民族平等的联邦制。

2016年5月,缅甸政府宣布组成和平会议委员会,并在当年8月底使用1947年促成民族独立与团结的“彬龙会议”之名,邀请各少数民族武装参加“21世纪彬龙会议”。

然而,四年过去,民族和解的进展似乎仍十分有限,缅甸军方与民族地方武装仍时有冲突。例如,非政府组织“武装冲突地点和事件数据项目” (ACLED)报告称,南掸邦军与缅甸军方之间的冲突数在今年前11个月已比2019年增加了四倍。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OHCHR)称,缅甸国防军还与若开军在交火中滥用重型炮火和地雷,在去年1月至9月便造成若开邦北部和钦邦南部多达65,000人流离失所。另一份联合国报告指,在今年的前三个月,有超过100名儿童在缅甸的冲突中丧生或致残,这亦远超过此前的数量。

视频加注文字,

昂山素季:“人权斗士”如何出现在种族灭绝案法庭

民盟在五年前的另一项重要承诺便是修宪,即推进政治改革、削弱军方特权。然而在这一问题上,昂山素季政府也仍无法与军方达成共识。今年3月,民盟发动修宪案投票,包括总统资格限制以及削弱军队政治权利在内的十余项提案几乎全数遭到否决。

政治上的僵局也蔓延至经济方面。由于罗兴亚危机,西方与缅甸关系快速下滑,这让缅甸更加依赖北京。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中国为缅甸准备了一批基础设施和大型项目,但是一些项目遭到公众的激烈反对,很多项目也位于冲突地带附近。例如,耗资36亿美元的中资密松大坝引发了民众旷日持久的抗议,随后遭到暂停,多次谈判后仍未恢复。

2018年,中国和缅甸签署了关于共建中缅经济走廊的谅解备忘录,然而中国给予厚望的合作,后续进展也并不顺利。荷兰智库跨国研究所(Transnational Institute)2019年11月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政府根据中缅经济走廊提出了多达40个项目,但只有9个得到了缅甸的同意。在这9个项目中,只有3个得到公开确认。

政府在经济领域依然保留的很多限制措施也让外国投资者面临各种繁文缛节。

和很多国家一样,今年的新冠疫情预计将进一步打击缅甸经济。世界银行的《缅甸经济监测报告》预测,缅甸的GDP预计从2018/19财年的6.8%下降到2019/20财年的0.5%。

枷锁

作为议会制国家,缅甸大选并非直接选举产生国家领导人,而是选择联邦议会与地方议会议员。联邦议会分为上议院(民族院)和下议院(人民院)。夺得联邦议会主导地位的政党将有优势在明年的总统选举中获胜。

总部位于美国的卡特中心(Carter Center)表示,按照简单多数制,此次选举共有1171个席位等待争夺。选民可以从92个政党和独立竞选阵营的6900多名候选人中进行选择。

然而,并非所有的议会席位都由民众选举产生。根据2008年军政府制定的宪法,议会中将有至少四分之一的议员由军方指派。

图像来源,AFP

图像加注文字,

2015年,缅甸举行了25年来的首次公开大选,反对党缅甸全国民主联盟以压倒性优势获胜。由于缅甸宪法限制有外国配偶或子女的候选人,昂山素季无法成为缅甸总统,但她在2016年出任国家资政(兼外长),成为缅甸事实上的领导人。

此外,该《宪法》还规定了军方在内政部、国防部和边境事务部等三个主要部门的人选上享有控制权,并赋予军方在特殊情况下接管政府的权力,即在紧急情况,如出现叛乱、恐怖、暴力手段夺取政权的情况,国防军总司令得以行使立法、行政与司法机关的权力。

若要修改这部宪法,则必须要有75%联邦议会议员同意,这意味着议会中25%的军方议员不松口,该宪法的修改便无法通过,这便是上文所提及的民盟提交修宪案遭拒绝的原因。

民盟执政不顺利,一些新的政党纷纷成立。例如,2019年,前民盟议会议员、女商人岱岱凯(Thet Thet Khine)成立了人民先锋党(People's Pioneer Party),吸引了很多商界人士的加入。她曾公开批评昂山素季和民盟领导人"不忠于民主体制",并希望新的党派能加快经济上的改革。

视频加注文字,

罗兴亚村庄被纵火焚烧

“我们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来建设一个民主国家,但现在我们却因为执政党而失去希望,”前学生领袖、曾入狱17年的哥哥季(Ko Ko-Gyi)对《纽约时报》说。他去年正式脱离昂山素季成立了人民党,并在此次大选中首次派出候选人。

缅甸仰光智库“坦帕迪巴研究所”(Tampadipa Institute)所长钦绍温(Khin Zaw Win)对《卫报》(The Guardian)说,在仰光市中心,人们排了两个小时的队来投票。“缅甸选民不需要督促,”他说,“军方半个世纪以来对民主的否定,人民知道投票是他们拥有的最好机会。”

“改革浪潮不断,但还不够,在土地所有权、公民身份和宗教自由等关键领域还不够。腐败就像浓烟一样笼罩在那里,”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