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翼弃兵:Netflix热播剧是否淡化了棋坛性别歧视?

  • 费尔南多·杜尔特(Fernando Duarte)
  • BBC国际台记者
图像加注文字,

《后翼弃兵》展示了虚拟人物贝丝·哈蒙在60年代活动时面临的难题。

在Netflix的剧集《后翼弃兵》(The Queen's Gambit)中,有许多动人的场景。这部剧围绕虚拟人物国际象棋(又称西洋棋)女神童贝丝·哈蒙(Beth Harman),故事背景建立在上世纪60年代。

在一场戏中,一名经验丰富的男选手在棋盘上输给她之后,抬起了哈蒙的手背,轻轻留下了一吻。

对于苏珊·波尔加(Susan Polgar)来说,在她多年作为国际象棋棋手的经历中,当类似情况出现时,这种礼貌的对待并不会发生在她身上。

“我记得有一次我的对手是六届美国冠军沃尔特·布朗(Walter Browne),”波尔加告诉BBC。她是最早得到许多人梦寐以求的特级大师(grandmaster)头衔的少数几位女性之一。

“他没有认输或说一句‘比赛很精彩’之类的,反而打飞了棋盘上的所有东西。”

“它们飞向四处,打到了我和周围的人,”51岁的波尔加称。

图像加注文字,

“在我职业生涯中,我几乎不记得有什么锦标赛是没有发生过性骚扰、肢体恐吓、言语或心理虐待的。”特级大师棋手苏珊·波尔加称。

像国际象棋界的许多人一样,匈牙利裔美国人波尔加对《后翼弃兵》对比赛的刻画进行过公开称赞,她对这部剧集对国际象棋人气的推动作用十分兴奋(这部剧集自10月发布以来已经在27个国家点播排行上位列第一)。

但她对剧中对棋界性别问题的刻画有所保留。

“性别歧视的部分被淡化了。贝丝·哈蒙肯定面临性别歧视的问题,但跟我和其他选手不得不经历的遭遇相比,剧中她的遭遇算是小菜一碟。”

波尔加指的是在剧中,由安雅·泰勒-乔伊(Anya Taylor-Joy )饰演的哈蒙在决定参加比赛时被她的男性对手们轻视的情节。

比如,在剧集前几集的一场戏中,哈蒙被迫在一场锦标赛中与另一名女性选手竞争,而非与一名男选手较量。

“友善得不真实”

“是的,她确实听到有人对她讲‘女孩不应该下国际象棋’这种话,在第一集里,她也已经面临别人的打击了,”波尔加称。

图像加注文字,

波尔加表示,在《后翼弃兵》中,男性选手实际上“友善得不真实”。

“但跟很多女性棋手在真实生活中不得不经历的遭遇相比,这不值一提。”

她表示,实际上在《后翼弃兵》中,“男性选手友善得不真实”。

“在我职业生涯中,我几乎不记得有什么锦标赛是没有发生过性骚扰、肢体恐吓、言语或心理虐待的。”

苏珊·波尔加出身一个国际象棋神童之家。她的两名妹妹朱迪特(Judit)与索非亚(Sofia)也是著名棋手。朱迪特还被认为是史上最优秀的女棋手,曾在包括男女棋手的全世界排行榜上排名第八。

然而如果我们考虑当时的氛围对波尔加姐妹有多不利的话,便会对她们的命运更加肃然起敬。

棋盘上的性别不平衡

理论上,至少与肢体竞争的体育竞技项目相比,国际象棋在竞技水平上一个无关性别的项目。

但在1950年“特级大师”头衔正式出现后,全世界曾获得的这一头衔的1928名棋手中,只有37名是女性。

在世界国际象棋联合会(FIDE)目前的世界排名前100人排行榜上,只有来自中国的侯逸凡一名女性。她排名88位。

根据世界国际象棋联合会数据,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正式比赛中,只有16%的选手是女性,但该机构称,由于采取不同措施吸引越来越多的女性参与这一项目,这个比例也在逐年上升。

在这些努力中,其中一项措施为将女子世界冠军赛的奖金金额提高至60万美元左右。

打击

与其他体育项目不同,在国际象棋比赛中,女性可以与男性同场竞技。

图像加注文字,

留住年轻选手似乎是所有国际象棋机构的一项挑战。

“我们做的主要的事情之一是保留女性项目。这个做法有争议,许多人认为这个类别应该被完全废除,”世界国际象棋联合会通讯主管大卫·拉拉达(David Llada)表示。

“但以我们的经验来看,这可以激励更多女性参与比赛。这给她们提供了一些支持,因为女性在成为大师的路上面临更多挑战。”

该机构认为,性别不平衡不可能“一夜之间得到纠正”,但他们认为举办只有女性参加的活动可以让大家关注目前和未来的问题。

“女性项目的奖项只会由女性获得,这会帮助想以下棋为生的女性。我们也希望更多职业女性选手的出现可以反过来吸引更多女性参与到比赛中来,”拉拉达称。

选手“逐渐消失”

在不同国家,女性参与率也千差万别。

但不论在哪个国家,似乎女性选手较男性选手都更容易退出棋坛。

詹妮佛·沙哈德(Jennifer Shahade)曾两次获得美国冠军,她还是美国国际象棋联合会的女性项目主管。她表示,即便在美国这样女性选手总数较多的国家,让女童和年轻女性坚持下棋也是一大挑战。

图像加注文字,

前美国冠军詹妮佛·沙哈德表示,棋界的女童和年轻女性的往往在年龄增长后容易退出。

“在美国的女性参与度高度集中在年轻年龄段,约为15%,而在7岁这个年龄段我们可能可以得到28%的参与率,”她解释道。

“但当我们看成年人数据时,也就是像贝丝·哈蒙这样的人,这个数据稍微低一点,”她称。

沙哈德写过两本与国际象棋界女性有关的书籍,她表示,《后翼弃兵》剧中,主角贝丝·哈蒙的决心并未得到像现实生活中会遇到的那种程度的考验。

“她的确与许多男性关系友好,他们也很支持她,”她称。

“这个剧集更像是一个讲述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可以用另一种方式对待性别的很酷的模型,”她认为。

“而且,由于同类选手太少,女孩子往往会放弃下棋。”

性别歧视的后遗症

苏珊·波尔加在21世纪早期退役,她十分肯定,与她做选手的时候相比,现在致力于入行的女性面临的条件得到了改善。但她认为,整个行业的大环境仍然“对女性相当不友好”。

图像加注文字,

波尔加称,如果想要留住女童和年轻女性,需要让她们看到她们在这个行业并不孤独。

她以另一个亲身经历为例:自2007年以来,波尔加指导了多家美国大学国际象棋代表队,成为了第一位带领一支男子团队赢得国家级奖项的女性,而她还遭遇了许多男性同行的轻视。

“我们赢的时候,一些对手学校的教练仍然拒绝与我握手,或者祝贺我,”她说。

“所以如果你想让女童和年轻女性留在棋界,你需要让她们看到她们并不是形单影只地身处一个男性统治的领域。”

“对于在上学时便已开始下棋的女孩子们来说,她们受到的打击已经够多了,甚至多到她们开始问自己:‘我为什么要面对这些?我不想总是听到别人对我讲我不够好’,”波尔加表示。

图像加注文字,

女性棋手们希望《后翼弃兵》的成功可以吸引更多信任进入棋界。

这也是为什么她和她妹妹朱迪特等人在社交媒体上大力推荐《后翼弃兵》。

这部剧集的高人气不仅是一个宣传国际象棋的机会,还是吸引未来新选手的“诱饵”。

“如果要说有什么作用的话,好像许多家长因此开始想让他们的女儿和侄女外甥女下象棋了,”詹妮佛·沙哈德笑称。

“这是我们可以为应对棋界性别不平衡所做的最积极的事情之一。”

这还可以启发人们看到这个项目的性别歧视的讽刺性。在国际象棋比赛中,女性角色王后是棋盘上最为强大的棋子。

视频加注文字,

网飞热播剧“后翼弃兵”引起人们对国际象棋女棋手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