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等国与卡塔尔恢复外交 美国促和背后有何考量

Qatar's Emir Sheikh Tamim bin Hamad Al Thani is greeted by Saudi Crown 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 on arrival in al-Ula, Saudi Arabia (5 January 2021)
图像加注文字,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亲自在机场迎接卡塔尔国家元首埃米尔塔米姆。

沙特等阿拉伯国家结束对卡塔尔禁运,海湾国家誓言团结,美国总统特朗普即将下台之际,中东政治又出现了新格局。

海湾阿拉伯国家领导人在一次旨在结束周围邻国对卡塔尔的禁运的海湾合作委员会首脑会议上签署了一项“团结和稳定”协议。

2017年6月,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巴林和埃及指责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切断了与卡塔尔的外交、贸易和交通联系。

但拥有丰富的天然气和石油资源的小国卡塔尔否认了这一指控,并拒绝了原先上述阿拉伯国家提出的结束部分封锁的条件,有关条件包括关闭总部设在多哈的半岛电视台广播网。

近几个月来,科威特和美国的调解人士加大了努力,以结束上述海湾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对立。

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相互开放了海陆空边境。在沙特带头下,海湾国家开始恢复中断了三年多的交往。

BBC记者怎么看?

BBC安全事务记者加德纳分析说,主要是通过科威特长期以来的耐心、艰苦的外交努力,对卡塔尔的禁运封锁解除,这也是随着美国特朗普总统任期接近尾声,白宫的敦促也越来越迫切。

他指出,长达三年半的封锁让卡塔尔的经济和海湾一致的概念都付出巨大代价。卡塔尔人不会原谅或健忘:他们认为海湾阿拉伯邻国在其背后捅了一刀。

他表示,虽然实现了和解,但除了高调的外交辞令之外,尤其是阿联酋仍对卡塔尔是否真的会改辕易辙表示严重怀疑。

虽然卡塔尔否认支持恐怖主义,但它仍支持加沙、利比亚和其他地方的政治伊斯兰运动,尤其是跨国的穆斯林兄弟会。阿联酋认为这些穆斯林兄弟会对其君主制的生存构成了威胁。

但加德纳指出,原来的禁运封锁使卡塔尔更接近沙特阿拉伯的意识形态敌人:土耳其和伊朗。

中东阿拉伯国家与伊朗

长期以来,卡塔尔奉行与其他海湾国家的优先顺序不同的雄心勃勃的外交政策。但在过去十年中,有两个关键问题激怒了其邻国。

其中一个是卡塔尔对伊斯兰激进教徒的支持。卡塔尔承认提供援助给一些被其邻国认为是恐怖组织的伊斯兰激进组织,特别是穆斯林兄弟会。

但卡塔尔否认资助了基地组织或伊斯兰国(IS)等圣战组织。

图像加注文字,

卡塔尔首都多哈约有260万人口,但其中只有30万左右是卡塔尔国民

另一个关键问题是卡塔尔与伊朗的关系。它与伊朗共享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田。

以什叶派穆斯林为主的伊朗是逊尼派穆斯林领袖国家沙特阿拉伯在中东的主要地区竞争对手。

过去三年多的断交

2017年6月,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巴林和埃及断绝了所有外交、贸易和交通关系。

卡塔尔唯一的陆地边界被关闭;悬挂卡塔尔国旗或卡塔尔的船只被禁止停靠在上述国家的许多港口,该地区大部分领空也对卡塔尔飞机关闭。

上述国家向卡塔尔提出了13个要求,作为结束禁运制裁的条件。这些措施包括关闭总部设在多哈的半岛电视台卫星广播网络,降级与伊朗的外交关系,关闭土耳其在卡塔尔的军事基地,以及结束对其他国家内政的“干涉”。

卡塔尔拒绝上述要求,表示不会同意“放弃”其主权,指责其邻国的封锁违反了国际法。

卡塔尔迅速与伊朗和土耳其建立了新的贸易路线,以确保满足其270万人口的基本需求,并利用其石油和天然气财富来支撑其经济。

在海湾合作委员会的六个成员国中,科威特和阿曼这两个国家没有切断与卡塔尔的关系。科威特也成为这场争端的调解人。

特朗普和美国因素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这场争端开始时,出人意料地站在沙特阿拉伯及其盟国一边,谴责卡塔尔是“恐怖的资助者”,尽管卡塔尔有着美国在中东最大的军事设施乌代德空军基地。

但特朗普的助手们最终说服他采取更加中立的立场。2018年,他在白宫的一次会议上赞扬了卡塔尔酋长谢赫·塔米姆在打击资助恐怖主义方面的工作。

图像加注文字,

特朗普的女婿和高级顾问库什纳2020年12月访问了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促成了和解。

直到去年年底,科威特的调解努力似乎进展不大。当时特朗普政府加大了对各方的压力,要求各方结束对抗,因为特朗普政府认为这阻碍了他们组建逊尼派领导的国家联盟以对抗伊朗及其代理势力的努力。

特朗普的女婿和高级顾问库什纳2020年12月访问了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有报道称,他也出席海湾合作委员会的上述峰会。

有分析认为,在拜登政府即将上台之际,海湾阿拉伯国家也认识到美国新政府对伊朗政策有可能出现变数,阿拉伯四国与卡塔尔的对抗并没有达到击垮卡塔尔的效果,反而两败俱伤,持续无益,这是沙特改变对卡塔尔政策的重要动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