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选举制度改革:美国、欧盟和英国抨击北京,中共官员隔空反驳

中国全国人大通过改革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定后,美国、欧盟和英国分别发表声明抨击北京的举措。

图像来源,Reuters

在中国全国人大通过改革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定后,美国、欧盟和英国分别发表声明抨击北京的举措。

中国全国人大星期四(3月11日)几近全票表决通过《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简称“决定”),这意味着北京将在政治体制上加强对香港的控制。

目前中国和美国的高层官员正等待会面,这是两国在经历了去年跌至谷底的双边关系后,高层首次会面,预料香港事务将成为其中重要内容。

美国:“直接打击”香港高度自治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声明中说,中国全国人大会议单方面改变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定,是对《中英联合声明》承诺给予香港高度自治的“直接打击”。

布林肯由新上任的拜登政府任命,他将在下周与中共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和外长王毅,在阿拉斯加会面。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

布林肯指出,“中国通过限制政治参与,减少民意代表,扼杀政治讨论,从而剥夺了香港人在自身治理体系中的发言权。北京的行动也与《基本法》明确认可香港选举应向普选方向发展的做法背道而驰。”

布林肯还在声明中呼吁中国和香港当局允许进行2021年9月的立法会选举,并确保以透明和可信的方式选出所有候选人。他还呼吁当局撤销根据香港《国安法》对参加选举或表达不同意见人士的检控。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Ned Price)也在讲话中批评北京的举措,称是“对香港自治、自由和民主进程的直接攻击。”

他提到即将开展的美中高层对话,称布林肯在与中方官员见面时,将坦率地告诉对方,中方的行动挑战美国的价值观,预料到时双方会出现一些艰难的对话。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张晓明形容这次中国人大的决定是一个“微创手术”,特点是创口小、探入深、术后恢复的比较快。

张晓明与美国隔空交火

周五(3月12日)上午,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在北京的记者会上表示,香港选举制度的设计纯属中国内政,任何外国无权说三道四。他还反问美方为何可以根据需要随时修改选举法律,却对中国一个特区法律的修改“横加干预”。

张晓明形容这次中国人大的决定是一个“微创手术”,特点是创口小、探入深、术后恢复比较快。他说,“香港选举制度动了手术后,香港民主制度的机体会恢复健康,香港社会的活力会充分释放,香港居民会更加安居乐业。”

去年,美国将包括张晓明在内的11名北京和香港官员列入制裁名单。

据报道,张晓明等北京官员将在下周来到香港,解说全国人大的决定,并就方案的更改细节听取各界意见。

图像来源,Getty

图像加注文字,

欧盟11日发表声明称,中国全国人大的决定“将对香港的民主问责和政治多元产生重大影响。”

欧盟:考虑采取更多措施

欧盟11日发表声明称,中国全国人大的决定“将对香港的民主问责和政治多元产生重大影响”。

根据中国全国人大的决定,香港选举委员会将由四个界别改为五个界别,人数由1200人增加至1500人。该委员会的功能原本是提名和选举行政长官候任人,现在被赋予新的权利,包括选举立法会部分议员,以及提名立法会议员候选人等。

批评者认为,这一举措将给选举委员会赋予超高的权利,以致减弱直选议员的声音。

视频加注文字,

香港选举改制,普通市民怎么看?

欧明在声明中指出,“这一决定将导致香港立法会直选代表的比例减少,削弱香港人获得合法代表的能力,并直接影响其决策能力。这些改变有悖《基本法》第45条和第68条承诺的以普选产生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为最终目标。”

欧盟还称,将考虑采取更多应对措施,并更加关注香港的局势,以此作为欧盟与中国整体关系的一部分。

英国外交大臣多米拉布也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北京的举措是“掏空香港民主讨论空间的最新举措,与中国自身做出的承诺相悖。这只会进一步削弱人们对中国作为国际社会的主要成员,履行其国际责任和法律义务的信心和信任。”

北京的“爱国者治港”

周五,张晓明在北京的记者会上说,“中国共产党是‘一国两制’的创立者、领导者、践行者、维护者,没有任何人比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更懂得‘一国两制’的宝贵价值,根本不存在改变一国两制的问题。”

根据全国人大的决定,北京将确保“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治港’。关于谁是“爱国者”引发广泛争议。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林郑月娥称,本次选举改革是中央主导,特区配合。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周四晚上表示,已有心理准备外国政客将就完善选举制度,借机惹起争端。

她说,所有国家的议会都会要求参选人对国家忠心,“爱国者治港”并非要踢走反对派,但一定要尊重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具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

林郑月娥还指出,爱党是党员的义务,自己并非共产党党员,但在“一国两制”原则下,也要接受和尊重中央体制,任何人都不能做削弱国家制度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