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期选举:佐治亚“附加赛”决定参院最终版图 华人如何把握关键时刻

  • 常思颖
  • BBC中文 发自美国佐治亚州
Suburban Atlanta voters in Gwinnett County line up to check in to vote in midterm and statewide elections at Lucky Shoals Park in Norcross, Georgia, U.S. November 8, 2022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在本次中期选举中,佐治亚成为唯一一个需要进行联邦参议员选举二次投票的州。

美国佐治亚州(Georgia)的参议员选举即将进入了独一无二的第二轮投票,华裔助选人肖宇重新忙碌起来。

肖宇身在该州亚特兰大,曾帮助多位华裔竞选公职,包括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积极组织华裔助选。但在今年的中期选举中,由于感到华裔不受重视,他一开始并没有帮助民主党人沃诺克(Raphael Warnock)竞选联邦参议员。

不过,最近几天,他抛下之前的不满,开始动员华裔甚至亚裔积极投身第二轮票决,支持民主党候选人沃诺克。

佐治亚州的选举已进入肉搏战,其结果将最终决定民主党是否能拿到第50个参议员席位,并在参议院对共和党保有微弱优势。在这影响深远的关键一战中,以肖宇为代表的华裔能做些什么?中国议题又如何产生影响?

中间选民的关键时刻

图像来源,BBC Chinese

图像加注文字,

肖宇(右)

“现在是关键时刻。”肖宇对BBC中文说。他毕业于清华大学,上世纪90年代初来到美国,目前从事金融服务。

在11月8日的选举中,只有佐治亚州进入联邦参议员选举的附加赛(特别选举),选民要在12月6日进行第二轮投票。该州两位非裔候选人沃诺克(Raphael Warnock)和赫舍尔·沃克(Herschel Walker)的选票都没有达到一半,差距不到1%。

在胜负只取决于一两个百分点的情况下,包括亚裔在内的中间选民将起到关键作用。

“如果亚裔选民能够参加投票,并且投给同一政党的候选人,就有可能在这场势均力敌的竞争中扭转选举”,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政治学教授连培德(Pei-te Lien )对BBC中文说。

在2020年总统选举中,亚裔选民被认为对拜登的最终获胜至关重要。在决定参议院控制权的投票中,华人还帮助两名民主党参议员以微弱优势胜出。在传统红州佐治亚,拜登以不到1.3万张选票的微弱优势赢得了选举,而当地亚裔选民的投票总数达到了18.5万。

两场选举

图像来源,BBC Chinese

图像加注文字,

欧晓瑜

肖宇在中期选举中原本主要帮助华裔欧晓瑜(Micheal Au)竞选佐治亚州参议员。他的团队在华裔社区插上了200个竞选招牌,印了700多张中文名片,给当区的华裔选民打了上千个电话拜票,他甚至动员了自己年近90的岳母当了一回首投族。

他认为华裔受到的重视不够,因此在过去一轮选举中没有帮助联邦参议员候选沃诺克竞选。

2020年,沃诺克首次竞选议员。在一个即将跨入新年的晚上,肖宇等人组织了一场线上选举集会为沃诺克拉票,在全国范围内召集了300多位华裔,邀请了华裔参政领袖、联邦众议员孟昭文(Grace Meng)、赵美心(Judy Chu)等人助阵。他说,参与的人数比亚特兰大一次整体亚裔集会多了一倍。

不过,今年沃诺克再次竞选时,肖宇说他并没有联系那次集会的组织者,这让他感觉受到了轻视。

“大年夜的晚上,我们不去过年,来参加你的集会,我们觉得这是华人的重要表态,应该受到重视,但是没有”,肖宇说。在一小时的访问中,他至少提了三遍这件事。即便沃诺克专门给他打电话解释过,但他依然愤愤不平。

肖宇引述两位候选人不到1%的差距,以及该州2%的亚裔投票率说,“沃诺克如果一开始重视亚裔,可能就一步到位了。”

面对下个月的决选,肖宇放下了愤怒,主动向沃诺克的竞选团队提出组织一场集会,前提依然是“必须到场”。他说,即便没有办成集会,他也会主动打电话、发卡片帮沃诺克拜票。 “我支持民主党的理念,在教育、堕胎等社会议题上偏向自由派”。

在佐治亚州,亚裔是非常复杂的群体,包括印度裔、韩裔、华裔等,这些族群有不同的文化和教育背景,组织起来相对困难。

“佐治亚的亚裔人口只有4%,又比较分散,候选人兼顾起来非常困难。”,佐治亚州亚洲事务委员会(Georgia Asian Affairs Commission)前主席李秀兰(Lani Wong)对BBC中文说。

图像来源,BBC Chinese

图像加注文字,

李秀兰

“现在只有佐治亚州的联邦参议员席位没有定,所以大家都来帮忙了。”出生于印尼、在台湾上学的李秀兰说,她还在通过自己多年建立起来的资源帮忙筹款,并组织华裔助选。

佐治亚州民主党州委员会成员Kannan Udayarajan对BBC中文说,民主党的确在增强与亚裔的联系,两三年前,该州民主党成立了专注亚裔的核心小组,负责把亚裔社区团结起来。在过去两次选举中,他们用不同亚洲语言进行了针对性宣传。

传统上,亚裔的投票率和政治参与度的确很低,这也导致两党对亚裔的重视相对较少。

亚特兰大华人廖碧兰是一位美术教授,她在这次中期选举中几乎参加了沃诺克每场竞选集会,但她说,“很少见到华人面孔”。

廖碧兰20多年前来到美国,她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走出来助选,"当时只是因为想把特朗普投下去"。现在拜登已经执政两年,她本想在艺术上多点投入,但当竞选团队再次找到她,她发现根本找不到义工帮忙。

“给钱做都很难,要么说忙,要么说不感兴趣,”廖碧兰说。

图像来源,BBC Chinese

图像加注文字,

廖碧兰

在上一轮选举中,年近70岁的她几乎集一人之力帮助三个竞选团队联系华裔选民,她还设计海报,把英文材料翻译成中文。

廖碧兰认为,民主党在动员华裔方面缺乏领导力,不能令他们持续贡献力量。“在重要的时刻不提名,不给与承认,下次再找他们就很难了。”

她一直支持民主党候选人竞选,但去年却意外地收到共和党人、州务卿拉芬斯珀格(Brad Raffensperger)颁发的“杰出公民奖”奖状。

奖状上写道:“愿这位杰出的佐治亚公民,在她前往其他州,美国以外的国家,以及她今后可能旅经或居住的任何地方时,都能获得亲善大使一样的所有礼遇。”

“这让我觉得哭笑不得”,廖碧兰说,“也许美国的精神就是不断付出,不求回报吧”。

最近,她开始与肖宇一起策划如何在决选中争取选民的支持。这次他们的目标是整体亚裔。

萌发的亚裔政治力量

佐治亚州今年选出了10位亚裔担任州议会席位,九位民主党人,一位共和党人。这一总数比上次选举多出一半,并且与亚裔人口众多的加州数字相当。20年前,这一数字是零。

亚裔参政的活跃度上升与亚裔人口增加息息相关。肯尼索州立大学(Kennesaw State University)社会研究教育教授Sohyun An说,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后,这里的人口开始了一轮大转型。

“佐治亚州和亚特兰大市区正朝着全球性地区发展,已经成为了新的主要移民目的地,吸引了许多制造商和公司总部。这种趋势促进许多亚洲移民来到这里。”

图像来源,BBC Chinese

图像加注文字,

距离亚特兰大市中心约40公里的约翰斯克里克有很多亚裔居民。

佐治亚州亚裔占总人口4%以上,其中最多来自印度、越南、中国和韩国。

驾车驶过距离亚特兰大市中心约40公里的约翰斯湖市(Johns Creeks,约翰斯克里克),一栋栋设计精美的房子竖立在路两旁的绿化带后边。这里是富裕阶层聚居区,该地区约有四分之一的居民认同自己是亚裔。

这一选区的欧晓瑜(Michelle Au)今年以一千多票的微弱优势连任州参议员。她告诉BBC中文,首次竞选期间时自己曾被告知,“你本身是华裔,会倾向于和你的亚裔选民交流,但不要在他们身上浪费太多时间”。

不过她并没有遵从这个建议,“我们接触了很多亚裔选民,并且赢了选举。”她还专门选了一家华人开的餐厅接受访问,以表示支持。

在她的庆祝派对上,有包括白人和不同种族的亚裔前来道贺。欧晓瑜在发言中着重感谢了华人社区对她的支持,提到他们在微信中动员投票,写明信片等。

“这显示出她作为华裔美国人的自信,令我钦佩”,肖宇说,欧晓瑜是他一直支持的华裔领袖,长远来看,他希望将欧晓瑜送进国会。

图像来源,BBC Chinese

他说,现在美国国会只有少数几位众议院是亚裔,都来自亚裔人口众多的州,比如加州和纽约州,还没有一个从南方来的,“我希望欧晓瑜能有一天竞选国会议员”。

肖宇的热情也带动了原本支持共和党的华裔郭志松。

”几乎她欧晓瑜的每次竞选活动我都会参加,她是我唯一投的民主党人,“50多岁的郭志松对BBC中文说,”即使跟我的理念不同,但她作为华裔能做出这么勇敢的举动,就值得我去支持。“

不过,并非所有华裔都向肖宇和郭志松一样,支持与自己身份一致的候选人。

亚特兰大华裔莫干就对BBC中文说,他支持共和党的政治理念,每次为选举捐助的钱数以万计。

”我首先是美国人,并不是中国人,不管是黑人、白人还是华人,只要他的政治观点和我一致,我就支持。“ 他不认同有华裔出来竞选就是对这个群体参政议政的鼓励。

竞选者的“中国牌”

图像来源,BBC Chinese

图像加注文字,

刘亚伟

过去几年,中美关系极具恶化,两党罕见地一致对华强硬。在美国选举中,候选人之间“打中国牌”变得越来越普遍。

民主党州长候选人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在一次辩论中指责共和党州长肯普(Brian Kemp)领导下的佐治亚州经济发展署使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信,来传播有关投资的故事。

她说:“特朗普和拜登都对这种技术进行过提醒,在很大程度上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应该引起每个佐治亚人高度关注。”

艾布拉姆斯这一举动在佐治亚州引发很多华裔不满,包括许多支持民主党的人。她后来败给对手近40万选票。

“你攻击中共,实际上是把华人联系在一起了,也是攻击华人,”卡特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刘亚伟认为, “不能说他这次输了选举跟他打中国牌有直接关系,但是至少很多像我们这样的华人是受影响的。”

刘亚伟教授专门从事中美关系研究,他认为,美国对有色人种的歧视一直存在,而特朗普在疫情期间声称"中国病毒"的做法,以及中国崛起带来更多华人移民,令美国对中国的恐惧逐渐增加,形成了一种反亚裔仇恨的政治氛围。

另一方面,他认为,这种氛围"也跟整体华人在美国不参政、不议政有直接关系。"

"因为你捐的钱不多,参政的人也少,他们不认为华裔会决定一个政治候选人的升迁。"

“我们都处在非常敏感的时期,这让我们感到担心,”华裔社区领袖李秀兰说,“这就是为什么亚裔参与政治非常重要,因为我们想让政客们知道,我们是美国公民,我们希望受到保护,我们不想被联邦调查局或类似机构逮捕。”

肖宇认为,这次在州长选举中打中国牌,首先是意识到了华裔选民的重要性。

“从知道我们的选票重要,到下一步了解我们的很多方针政策,要继续和我们一起去做研究。”肖宇说。

他已经着手联系沃诺克的竞选团队,期待在下个月决选中,争取亚裔的最后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