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谈中国:港台解任事件与普世价值

香港电台的人事变动引起全城哗然及广泛讨论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香港电台的人事变动引起全城哗然及广泛讨论。

自邓忍光接掌香港电台以降,港台内部问题及矛盾日渐浮现。除普遍港台专业新闻工作者及员工批评政府空降政务官统领港台大小事务外,近日再闹出另一单震撼的人事变动:吴志森、周融两大烽烟主持人将于明年一月一日起,解任主持多年的时事评论节目(分别为自由风自由phone及千禧年代),引起全城哗然及广泛讨论。虽云港台各方均信誓旦旦辩称,两人解任纯属节目调动及考虑,惟事件中决定不涉及政治考虑,却教人难以信服。

九七后,自我审查自我阉割创作自由在传播界已不是旧闻。为迎合大陆喜好,制片人或传媒工作者往往以开拓大陆市场为由,犠牲无价的自由意志,换取虚幻的实利。彷佛部份传媒人已忘却第四权及新闻自由的可贵,任由无形珍贵的资产漫漫流失,至死方休…

《基本法》第三章及《人权法》(香港法例第三八三章)第八条订明,香港居民享有言论、新闻、出版等各种自由,不容别人侵犯。凡此种种保障乃二战后各国于一九六六年透过联合国协商的成果(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已于一九九八年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至今仍未在国内修订实施),我们理当珍之重之,不应移船就磡、自毁长城。目下特区政府施政,已接近残民自肥的境地,多少政策无不以官商勺结、谋取私利、卖港求荣为明目,图以中港大融合的幌子断送香江固有的普世价值。当脆弱的三权分立及相互制衡失效时,传媒监督更当成为捍卫自由的最后一度防线,假若我们选择默不作声,纵容为政者作恶,届时公义难以伸张,最后受害的始终为普罗大众。说到底,不受制约的权力,尤如打开潘多拉盒子,饮鸩止渴。

十九世纪匈牙利诗人裴多菲.山陀尔写下的著名诗篇《自由与爱情》,提及追自由比生命及爱情更为重要,令笔者慨叹不少人为何在港台解任风波上,却为生计、权位或献媚而违背良心,以更新节目为由轻轻带过?究竟,批判性节目失却生存空间,像港台「头条新闻」般,良久后将再一次断送。

注:本文不代表BBC观点和立场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