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日本记者谈与金正男接触内幕

五味
Image caption 最近由五味整理并在日本出版《父亲金正日与我 金正男独家告白》一书后,引起日本内外的密切关注,

朝鲜已故领导人金正日的长子金正男与日本《东京新闻》记者五味洋治所通的150封电子邮件和两人在澳门、北京的对谈内容,最近由五味整理并在日本出版了《父亲金正日与我 金正男独家告白》一书。

书出版后引起日本国内外的密切关注,因为金正男是第一位向外界披露封闭的朝鲜的金氏家族成员。

BBC中文网记者周二(1月31日)在东京独家采访了五味洋治,谋求解开目前国际上对这本书的一些疑问。

偶然的收获

五味说初次见金正男是2004年9月25日在北京机场。当天守候朝鲜出席朝核危机六国谈判代表宋日昊抵达的日本记者群里,有人指着一位刚出关的人说:“那人不是金正男吗”?

曾在韩国学韩语的五味就追上问:“你是金正男吗?”对方答:“是”。这时其他几名日本记者也追来,金正男急忙招出租车离开。上车前日本记者们纷纷递上了自己的名片。几天后,五味收到金正男来的电邮,对那天机场失礼道歉。

金正男2001年持假护照入境日本时被捕,日本公安当局公开过金正男被捕时的录像。 为确认貌似金正男的人是不是金正男,日本记者们拿着机场上拍的照片求证日本专家,结果从面部多个痣判断是肯定的。后来还经韩国记者求证韩国专家,回答也是肯定的。

筛选的结果

金正男后来对五味说,他与其他日本记者通了三、四次邮件后就停了,唯独与五味继续下去,“因为你提的难题较少”。但2004年12月7日金正男向五味宣告终止电邮。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断了的邮件在2010年又被金正男自己接上,而且这次直至去年12月期间才是金正男告白的重点,包括他对朝鲜世袭体制的不满等。五味周二对BBC中文网记者解释他认为金正男选择对日本记者告白的原因时说:“虽然他与韩国记者交往语言更通,但韩国传媒对朝鲜的立场很不同,而日本传媒可能没那样的思想分别”。

五味还说,“他与我2010年10月重通电邮前,朝鲜正式决定了(金正日)第三个儿子金正恩后继。金正男既是长子,过去也被当作后继者,所以怎么都无法接受,就想对日本记者诉说不满。加上朝鲜如此下去、三代世袭,国民的支持也没了、经济也完了,我想他无奈中有太多想说的”。

并非无归期

五味对BBC记者说,金正男在朝鲜有一群支持者,包括了解外国、希望学中国那样推行资本主义、维持社会主义体制的年轻官僚和一些能够上网的年轻网民,他们与金正男的接触包括通电话、电邮,或者到北京与金正男见面。不过五味承认,朝鲜高层基本都是宣誓效忠金正日的人,金正男没有机会出席重要会议和参与决策,对高层没什么影响力。但五味相信金正男并非没有回平壤的可能,“如果金正恩体制崩溃的话”他说。

五味说,金正男非常富裕且为人豪爽,虽不大会说汉语,但在中国有很多朋友,包括一些高干子弟,亲昵地称他“胖哥”,深夜还有人为他开红旗牌轿车。五味说:“金正男在朝鲜营运资金,他的生活费来自这些营运”。

五味对BBC记者说,至少表面上,中国政府看来没与金正男直接交往。金正男自称,中国政府是既保护他,也监视他,他在中国总感到“身边有人”。五味也说,他在澳门和北京与金正男面谈的气氛很不同,“金正男在澳门轻松地说话,在北京则是不断地环顾四周”。

再次中断电邮

五味对BBC记者说,决定出版金正男告白的书后,至今金正男没与他联络,但“听说他在澳门健康地生活着,我也安心了”。金正男在澳门有妾是日本公开的秘密,五味说金正男的妻妾都是朝鲜人,“但他也经常去上海”。金正男自称上海巨变令他坚信朝鲜必须改革开放。

五味承认最近出书是他自作主张,金正男则认为时候尚早。但五味觉得朝鲜时代交替正是金正男最危险的时期,“我出书让他受瞩目,让谁也难害他”。 五味相信过一阵子风头过去,他还有机会再见金正男,因为“他自己希望把他的意思整理出书,可能他对朝鲜的现状、世袭制度不满,希望把他的意思不以短文发表,而是制作成一本书。而且日本记者里面大概我是唯一这7、8年一直在关心他的事,一直在报道他的人吧”。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