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作家:请中国不要声援日本“右翼分子”

“终战纪念日”的靖国神社(2009年8月15日 摄影者;安田峰俊) 图片版权
Image caption “终战纪念日”的靖国神社(2009年8月15日 摄影者;安田峰俊)

编者按:31岁的安田峰俊是日本的独立作家,能讲流利的汉语。2001年到2002年,作为交换留学生,安田在中国的深圳大学留学一年。

中日关系因为在东海有争议岛屿的主权、靖国神社、战争历史等问题上的分歧,陷入僵局。

安田峰俊近日直接用中文为BBC中文网撰稿,从他个人的视角,谈及中日关系最棘手的靖国神社问题。

日本高官为什么一定要参拜靖国神社?这可能是很多中国大陆读者心里都有的一个疑问。

我个人认为,关于“靖国问题”,虽然“支持参拜派”占日本舆论的一半,但是日本国内没有一个共同认识。自由主义者、左派知识分子表示反对参拜,但是也有很多人不关心这个问题。

“参拜派”里面也有多种多样立场的人士,从主张排外主义的少数激进分子到二战阵亡者的遗属、怀抱理性爱国、宗教感情的普通市民等。

笔者在这个篇文章中以较为稳定的“参拜派” ―― 在日本国内位于中庸或稍微靠右的立场,来进行论述。

死者也要赎罪

前年夏天,我去了浙江杭州玩,参观了岳王庙。众人皆知,岳王庙祭祀南宋抗金英雄岳飞,是全中国最著名的历史性爱国象征地之一。庙堂位于西湖湖畔、栖霞岭的南麓,庭园内外山深水多,风光明媚,使人追念昔日临安府的繁华。我原来喜欢中国古典文化,废休忘食地走来走去,欣赏古迹风格。

在山内玩了半天,我突然发现了一对"罪人"受刑的凄惨情景 ―― 那是南宋宰相秦桧和其妻王氏的跪像。据通俗了解,当年秦桧是垄断朝政,逼忠臣致死,把华夏灵魂卖给外夷的可恶奸臣。人民到现在不赦其罪,痛骂他。听说文物保护体制还没整治的昔日几十年前,大家向秦桧跪像踢打吐痰,给罪人“算帐”。

“秦桧逝世后这么久,后人怎么还要给他那么惨忍的惩罚呢?”

我问了当地朋友,他马上就回答说“因为他的罪行太严重了吧”。我又问他犯了什么罪?谁来决定的?

他说“历史决定的”。

我问:“在中国,历史罪人死后也要赎罪吗?”

他说,“可以这样说吧”。

他的这句话可能说明中国人传统概念的一部分。以前,伍子胥击败楚国时,“乃掘楚平王墓,出其尸,鞭之三百”,以其报了父兄之仇。

近年,蒋介石1945年回南京后,将汪兆銘坟墓炸毀,报仇了雪恨。据说90年代在原汪墓所放置的一座汪兆銘跪像,常常被人吐痰踢打,后来被移走。

周恩来和邓小平去世时遗嘱希望不保留自己的骨灰,撒入海中,是因为他们也害怕后世被人掘墓,死后问罪。

“死者也要赎罪”的概念在中国传统民俗中还是比较明显地存在的。

叛徒成神,敌兵变灵

每个文化的传统思想都不一样,没有优劣,也没有对错。但是本人深感,日中两国的观念确实不同。

日本的死生观应该可以说“死亡是赎罪”。不管他生前有过什么功罪,死者都可以成为祭祀对象。而且这“安慰灵魂”的范围也包括死者生前行为的所有有关人――包括他指挥下丧命的士兵与民众,甚至还有跟他打仗过的敌兵。

图片版权 antian
Image caption 杭州岳王庙,秦桧夫妻跪像。

电影《Last Samurai》的模特人物西乡隆盛也如是。明治维新元勋的西乡晚年在故乡九州组织了武士军阀,明治10年(1877年)发动兵变而被官兵讨伐(这是日本历史上最后的大规模内战“西南战争”)。可是,内战平息后仅过了12年,西乡被赦罪,祭祀为南洲神社,往时“叛徒”竟然变成神灵了。南洲神社与其分社又安慰西南战争遭难者的灵魂,这包括元西乡军几百“叛徒”和官兵丧命者。

连“对日侵略者”都能成为参拜对象。在九州福冈县的元寇神社,竟然是祭祀元朝士兵――往时外国的对日侵略军组员。13世纪后期,元朝忽必烈企图侵略海外,让万人大军向日本派兵两次(“元寇”)。侵略军兵士以南宋人和高丽人为主,途中到日本对马岛和壱岐岛进行屠城和绑架住民,最后在九州海边跟武士联合军冲突死战后,被打败而驱逐。

后世,当地居民在往时城堡上建了一坐小神社,奉祀当时天皇龟山天皇同时,又合祀元军兵士,以他们灵魂视为神灵。

日本人这些传统民俗的背后意识甚为复杂。这是我们东亚式祖先祭祀习俗和佛教的净土观、日本列岛土著的汎神论等许多心灵要素的复合产物,在这短文篇幅上又不容易提出完整的说明。

我在这里至少希望读者了解日本也有很独特的内在的逻辑,日中之间在死生观和宗教观上有很大的差别。

日本有奸臣也不出秦桧,有暗君也不出楚平王,因为我们很少有“问灵其罪,鞭尸三百”的民俗习惯。

我们认为死亡是最大的赎罪,逝者都可以成为神社祭神,被生者安慰灵魂。

参拜靖国神社是“无耻”行为吗?

“靖国问题”的日中摩擦背后也可以看出两国观念的差别。日本人认为靖国神社合祀“战犯”本不应成为问题,因为按日本人的死生观来讲,“战犯”在生前已受罪处刑,不必死后鞭尸。

靖国神社祭祀的近247万柱英灵中,“A级战犯”仅14柱,“BC级战犯”也只有数百柱,其他大多数是为日本国家事业流血牺牲的烈士灵魂。

从日本人特别是阵亡者遗属的立场来讲,靖国神社的主要神灵还是普通烈士,他们不会深刻地意识到“战犯”的存在。

靖国神社从明治时代到1945年终战时期是日本国家公管的宗教设施,但是它后背还是有非常浓厚的日本传统民俗概念。

在不少日本人的意识中,同时进行“反思过去,面对历史”和“参拜靖国神社,思念逝者”,这之间是没有矛盾的。

我在这里很遗憾地要指出,在当代日本社会,目不识丁的一部分爱国贼把靖国神社视为他们排外主义的象征,成为崇拜对象的事实。但是,除了这些极少数愚昧人群以外,大多数日本国民都认识到自己国家二战中的对外“进出”实际情况,也厌恶当时军国主义者给内外民众带来的空前大难,而衷心祈求世界和平――事实证明;日本国二战后68年间没有参加过任何战争。

对日本人来讲,这样反思过去、追求和平的良心心态跟祭奠英灵的宗教情绪原来是两回事,可以并存怀抱。我们日本人一边认识历史,又一边参拜靖国神社,这绝对不是“无耻”的行为。

中国不要声援日本“右翼分子”

我知道日本民俗宗教概念没有能够覆盖全人类思想的普遍性,也承认日本当代史上的“英灵”和“战犯”定义含有十分的暧昧性。但是我还要主张,中国人在对日批判中总是提出的那个刻板言论――把日本人的“参拜靖国神社”行为和“日本右倾化”、“复兴军国主义”等主张简简单单地连起来,而痛骂“无反省历史罪行”,这个做法明显不得要领,缺少对日本内在逻辑的了解。

很遗憾,大多数日本人也没有意识到日中之间的文化差异,不知道中国“死者也要赎罪”的传统思想。不少日本人听中方“靖国批判”时只能感到惊讶。中方的“靖国批判”只有让日本国民广泛反感,让“反参拜派”和“不关心派”也加入“参拜派”队伍。

据今年8月的日中舆论调查报告,现在日本人的对华好感度仅有9.6%。两国之间原来有很多摩擦,而目前中方的“靖国批判”,只能导致火上加油,一点都不能产生建设性的成果。

日本是民主国家,大众舆论决定国家的政治外交。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中国为什么那么想要把普通日本国民改造成强硬反华派,让日本舆论走向右倾化?

中国再也不要强力声援日本国内“右翼分子”。

中国可以批判日本,但是批判也要考虑论理角度和说服力。笔者认为,现在中国提出的“靖国批判”根本没有效力。为了亚洲永久和平,最好停止这种做法。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读者反馈 1

日本人到底有沒有羞恥心及同理心?

無羞恥心:到現在仍有許多日本政府高層不承認南京大屠殺,甚至不認為自己是二戰亞洲各國犧牲重大的罪魁禍首!

無同理心:德國高層曾經去過有陸軍將領Guderian等二戰將領的公墓祭拜嗎? 照筆者的說法,德國如果這麼做,其他包含波蘭、捷克、法國、以色列...眾多國家人民可想像會有極為嚴重的反應。 德國若不是帶有深刻反省及同理心,今天能在戰後重新得到歐盟各國的信任嗎?

<strong>Tim, Taipei</strong><br/>

有些讀者叫作者讀歷史,其實最不讀歷史的就是你們

毛賊害死了幾千萬中國人,現在還不是被掛在天安門廣場崇拜?你們自己都做這種行為,還憑甚麼去要求別人不要做?中國供奉的義士,不又是有殺害過其他民族的人?

難道他們殺古代的外族(即現今被華人扭曲成中華民族的外國人)就不是那些外族心目中的戰犯?你們供奉的時候又曾何想過那些外族的感受?

說到底,大部分中國人都認為自己國家是最大的,其他國家的人都要按中國的文化。而你們卻又不須按其他國家的文化做事,甚至到其他國家居住或觀光,依然只會我行我素,故意不入鄉隨俗。

怪不得中國人每年都抗議日方,原來是怪日方殺得不夠多。殺幾十萬太少了,要學習毛賊殺千萬人才可升為神。

<strong>lmj, 香港</strong><br/>

为什么要我们中国人理解你们?你们不能来理解我们?不服?来啊,再开战次啊。。。

<strong>江杨胜, 中国,贵州</strong><br/>

日本上下的困境不在於國與國之間的爭議,在於日本人於周邊國家人民之間的不對盤,那種不對盤平常看不出來,但只要日本撞上中國或者跟其它國家之間出現爭議時,大家就會想辦法把事情弄的更大,讓日本政府疲於奔命,這就是日本長期不解決二戰問題惹來的暗潮洶湧。

台灣可能是亞洲國家中唯一會把實話告訴日本的國家,因為日本人不是很壞的民族,相反的是好的華族之一,只是腦袋好到變成牛角尖大王,讓所有的人都受不了,才會出現大家都想趁機打日本一拳的狀況,說起來很冤也不值得。習近平比胡錦濤好相處多了,但日本政府應對的方式就註定挨耳光。金正恩也鬧,但現在只能在家中哭,為何?台灣人鬧的更兇,但就沒有挨打又為何呢?<strong>陳素芬, 台北</strong><br/>

中國如果仍然抗議,那日本應該開心,因為那表示中國至少仍把日本當一回事。

但有一件事日本人該注意,就是南京大屠殺的事件會連結到明朝的倭寇事件,蘇杭浙上海南京一帶的華南人民對日本人的觀感是不佳,討厭日本人正因為他們跟日本人很多思維一樣,江胡時代這種惡感因為經濟上依賴往來勉強壓住,但到了習李時代,這位北方大漢的作風,只怕會把蘇杭浙上海南京人的歷史記憶全追回來,動手給日本人小鞋穿。

台灣人為何了解? 因為國民黨時代壓制日據時代的台灣人對日本政府的憤怒,現在全出籠了。動手動腳不會,但只要有機會就給日本一記無影腳是台灣人最爽的事,例如告訴日本人玉井芒國如何種出來的? 告訴你沖繩人及石垣島人的怨。<strong>陳素芬, 台北</strong><br/>

看了很多评论,很多人都在批评日本没有道歉,但事实上至少日本政府已经多次道过谦,就连在中国名声狼藉的小泉都曾经发表过道歉演说。可以看出,太多人的反日情绪都太盲目连一些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strong>缺乏常识, </strong><br/>

什么鬼生死观不同,叔叔告诉你,拜和不拜都没关系,老子中国人们一样的非常尊重各种死者的,而是你们现在的小鬼子,没有很好地端正自己对未来的态度,如果你是山本五十六的崽,你去拜你爹是很正常的事,但你要明白,你那爹侵略和残害其它的民族是不对的。你要告诉你的崽,你爷爷是你爷爷,继承他的血,敬爱他,但不要去继承他对其它的民族的侵略和残害。只要你明白了这个,你天天抱着山本五十六的尸体在家里拜都行,亚洲人民谁爱去管你们家那点破事啊。<strong>deng chao, 委内瑞拉</strong><br/>

中国认为死有重于泰山,也有轻于鸿毛,人死的意义是不一样的。那么你日本人认为死人都是一样的,没特殊含义。行,那是你日本人的看法,但你不能拿来要求其他人一样看。就好像你屠杀其他国家人民觉得理所当然,还要要求被屠杀的人和你们持同样观点,这个可能吗?另外,你所谓的观点也不可能是你日本人真实看法,照此说你们国内早有将战犯灵位搬出神社的建议,你们为何不实行呢?还不就是以所谓祭拜烈士的借口达到认同战犯行为的目的。另外同样的理由你可以跟韩国去说说,看他们是不是认同你这个荒谬的“理由”。<strong>lll, </strong><br/>

文章从民俗角度是有道理的,但世界是有普世价值的,也就是说是不是承认世间存在灵魂,并且灵魂有无高尚和丑恶的分别,很明显,如果日本民俗真如作者的描述,那日本人是没有灵魂的民族,即便有,也是不分丑恶的民族,我说的是逻辑,并无攻击之意,如果日本民族永远坚持这样的文化,它永远不能获得荣耀。<strong>上海人, 中国</strong><br/>

这位日本朋友对中国人的劝告,似乎言之有理。但在世界各国人看来却不在情理之中啊!为什么?中国人不喜欢看到日本政府官员敬拜战犯,不是因为要那些死去的战犯还要赎罪,他们早已死了,中国人不会再去计较他们活着时所犯下的罪恶了。但今天的日本人,特别是政府官员,还要敬拜那些罪恶滔天的战犯,显然就是要告诉这个世界,那些战犯的死是值得纪念的,他们生前的事业是值得纪念和发扬的。这难道不令人担忧吗? 美国曾经向日本投了二颗原子弹,如果把当年指挥原子弹发射的美国军官的灵牌摆在靖国神社,你们日本人还会去拜他们吗?割按照安田峰俊的逻辑,日本人也会敬拜这些美国军官的?如果是这样,中国人啊,你们就再也不要反对日本人拜战了。郭华, USA

看这位日本年轻作家的行文, 应是一个读书人,对中国历文化有点认识. 那么请先明白什么是:

"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 恻隐之心, 人皆有之."

人若无有上述之心, 则禽兽不如.

作者希望中国人了解日本人如何抚慰自己的心灵,却对自己犯下的恶行毫无反省, 毫无悔意; 相反, 还想用各种方式去曲解, 隐瞒, 误导, 甚至合理化. 这才是问题的症结.

作者何不看看二战中亚洲人民所受的苦难, 再看看日本政府的所作所为. 然后问自己, 日本人应感到羞耻吗? 应死不道歉, 不赔吗? 你们对那些无辜的死难者, 慰安妇们有怜悯之心吗?

然后再问自己, 你是人还是禽兽?

<strong>香港仔, 香港</strong><br/>

靖国神社内设有游就馆,宣传的就是日本如何“帮助”其他亚洲国家“

抵御“”不道德“的美帝国主义。也就是说,靖国神社持有右翼的历史修正主义(revisionism)史观,所以我不同意安田文章的中心思想。

<strong>Eric Lu, 美国加州</strong><br/>

重点不是靖国神社,那只不过是附带的罢了。如果你们诚心诚意道歉谁管你们拜什么?重点是你们窜改教科书轻描淡写云淡风轻的描述侵略历史掩饰自己的罪行。在德国二战后的宪法中,为纳粹辩解或平反的言论都是违法的。你们呢?巴着扭曲自尊心不放的民族。拥有扭曲历史的民族只会有扭曲的未来。想想为什么德国不会和周边国家有问题可是你们会有吧?民族性不同?德国的日耳曼民族他可是好好的负责了。你们到底还会什么,除了改教科书?

<strong>勿模糊焦点, 台湾</strong><br/>

有中國在關注靖國神社參拜託問題?其它國家難道也要以生死觀差異來解釋嗎?靖國象徵的是日本長期政治態度的問題,這才是重點,作者未免太輕視靖國問題背後的複雜歷史問題了。另外,單方面要求中國理解日本人獨特思維,日本又何曾理解台灣、韓國、中國其它被侵略國家的創傷情感?作者依舊大日本中心地思考東亞國際關係,完全迴避討論日本的可作為,實在可惜。irving, Taiwan

按习惯,在一个国内树那个碑拜哪个庙,明显是个内政问题。其他政府无权干涉。作为个人发表意见还可以。看不过眼, 火星

兩星期前無意中在youtube上看見一個日本的綜藝節目(我會日語)「黒田の白熱教室」,內容是黑田VS30個中國人討論有關中日問題。看了那個節目我才知道日本有些人把「侵華戰爭」叫作「中日戰爭」,乾脆連侵略都否認了。日本媒體常常指摘中國進行反日教育,而當日本媒體連侵略這個最基本的元素都予以否認的話,到底是哪一方比較過份?把事實放大渲染的一方,還是乾脆否認事實的一方?

雖然我在生活上很多範疇都是毫無疑問的親日家,但我對侵華戰爭是未敢忘記。 Christina

其實所謂封神罰佞,細心究察可見始於明,時開國君主非漢唐貴族,乃一介沙彌乞兒,驟得天下權,多有舉措豎立榜樣教化馴民,天子非天皇道統,常有傾覆予奪之,是故有鞭屍恫嚇實乃正常.清前天朝尚有三綱五常,轄定倫理尊卑,民國時民智驟開,西化東漸仍多有守制尊禮.惟共匪竊國之初,因其道統不純,且發動諸多事端如大躍進,二反五反,土改鎮反,文化大革命,六四事件,越戰韓戰,傷亡國本,故動輒以自古以來中國領土等悖論自詡.或有別國任何舉措觸及其繫國之本,遂煽動本國盲從流民叫囂塵上,然後其外交部以天朝大國自居,叱責別國以顯其國威,甚至威脅動武,惟虛張聲勢而已.

法理斯

拜讀閣下鴻文,對日本生死觀大有豁然開朗之感,鄙人對日本文化自遺唐使至明治維新略有涉獵,深感貴國甚具唐朝遺風,然竊以為閣下對當代中國文化認知未深,至此文尚未道出真象,查伍子胥為周祚春秋時期人士,時列國攻伐,類日本室町幕末應仁之亂時期,常有諸侯械鬥,表面仍尊天子,是故伍子胥鞭楚王屍名為國伐,實乃假諸侯私兵報私讎.而秦檜亦非佳例,蓋因時宋高宗戰和不定,不戰則半壁江山堪虞,戰利迎回徽欽二帝,則其位難保,古時天子皆真龍,真龍無錯,則罪佞臣,此天朝古國之君臣觀,尤以明清兩朝愈演愈烈.

法理斯

日本参拜靖国神社是为了引起人们的注意。日本人的心理病是怕被人忽视。中国没有日本这个邻居,可以生活得很好,但日本则不是,没有中国这个邻居,它至今有没有文字还是个问题。没有马关条约的无理条款,日本经济也不会快速发展起来。没有从中国东北及其全中国的煤炭等资源的大量掠夺,日本经济不可能走强。而这个一切靠中国起家的邻居,到头来最恨的是中国文化,二战时,日本飞机大炮轰炸的首选目标是中国各个城市的图书馆。学了上千年的中国文化,却没学到中国的感恩文化。学到了西方的侵略文化,却没学到西方文化的精髓—忏悔。 丹麦

这个日本人的所谓客观文章实际上还是避重就轻地推卸责任而已。

“靖国神社祭祀的近247万柱英灵中,“A级战犯”仅14柱,“BC级战犯”也只有数百柱,其他大多数是为日本国家事业流血牺牲的烈士灵魂。”

这些所谓的"英灵“之所以死不是”为日本国家事业“,而是因为侵略别国而战死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为本国战死的士兵树立纪念碑也不算是啥坏事。 假如日本人真的是那么愿意拜祭别国牺牲的士兵(例如文中的元朝士兵)那么日本政府是否也应该树立一个给他们士兵杀害的人的纪念碑,并每年去拜祭一番? 路人甲

中国军人杀了那么多越南人,这些军人应该先从忠烈祠中排除,再来说日本的靖国神社吧!

胡人, 胡志明

的确,中国的国风 有政治涅塑的社会道德隐隐作祟!

但是,普遍中国人的怨恨是二战历史记忆留下的。(事后,操纵国族主义的后遗症也极为严重!)

日本人拜靖国神社,主要也不是安定神灵。

古今将士摆在一起祭祀,是在维系自身的国族主义、国族认同!

再次重申:二次大战的事,日本官方得正式向亚洲各国道歉,包括自己的殖民地 我国台湾!并且具体展开历史研究,制定赔偿的办法。

远离了半世纪多后,人类真的有望和解!

台湾人 愿意率先与日本人和解!只要带着十足的诚意!

陈振玮 KARLCARL, 台湾高雄

和日本政府一样这位年轻的右翼作者都以“日本国二战后68年间没有参加过任何战争” 来为自己贴上和平使者的金和来蒙混本国及他国人民。正是有了那1945年日本战败后在美军监督下量身定制的日本和平宪法以及美军68年间在日的长期驻军,才压使日本没有可能发起或参加任何战争。 现在日本不是已经憋不住了积极要修和平宪法吗。

Tim, 荷兰

日本人参拜神社,不是悼念战争的受害者,而是悼念大和民族的英雄和神。这中间就有很多罪犯----

去参拜的人多一些也没什么。真理不会因谎言的流行而退缩。

日本有过"一亿国民总玉碎"豪语,结果是无条件投降!!

bbc, chian

请问,如果东京地铁毒气杀人事件的麻原彰晃被执行死刑后,日本内阁官员前去参拜,日本国民会做何反应?

日本国民会按照作者所说,觉得“死亡是赎罪”,觉得“不管他生前有过什么功罪,死者都可以成为祭祀对象”,因此赞同这样的参拜吗?

作者是日本人,应该最明白政客参拜麻原彰晃的实际后果,应该最明白那一套“死亡是赎罪,政客祭祀谁都可以”的谬论在日本根本站不住脚。

可是,作者为了给政客参拜甲级战犯做辩护,不顾上述事实,不惜在中文媒体上捏造谎言,妄图欺骗中国民众,其居心不问便知。

揭穿谎言,

作者是用日本人的眼光去看被加害的人「应该」怎么去看日本人的行为。中国人是用世界的眼光去看日本人应该怎么交待自己国家历史的罪行。日本人看来还是一个不完全,也不愿意和世界标准接轨的民族,并以此标傍自己的「合理」性。日本人呵,日本人,你没救了。再有一次战争,中国就不会再那么宽容你们了。 Simon Chiu, Hong Kong

三岁孩童都知道--认错是进步的前提;

此文也能被推而刊之,BBC也要好好反思

一下了! yihua, canada

请这位日本青年作家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如果你的邻居抢了你家的东西,并占据你家,杀了你的父母,还轮奸了你的姊妹,你难道不记仇吗?而你的邻居的后代如果知道他的祖父辈做了这些坏事还有脸在隔壁住下去吗?我在日本几十年了,我了解日本人的想法,年轻人没有接受过正确的历史教育,反说中国进行反日教育,其实中国只不过是说了些事实。我的父母就亲身经历了日本侵略时期,我舅舅就是被日本炮弹炸死的,留下一岁的小女儿!我的姨婆被日本兵轮奸投井自杀!我们能忘记吗?!可是我们都很理智,我们有很多日本好朋友。希望日本年轻人学习历史,能够摆正对中国的看法。不要再继续自欺欺人了!!! Minamoto, Japan

按这位日本作者的说法,那在德国,在欧洲,是否可以参拜希特勒,可否重建纳粹党,可否大大方方的使用宣扬纳粹符号,可否大大方方的修改历史教科书,淡化或干脆否认德国的战争责任,否认德国在战争中对犹太人的屠杀行为.

日本持续的修改历史教科书,淡化,甚至否认在战争中的行为与责任,这是否算是一边在认识历史,又一边参拜靖国神社? FQP, 台北

PRC 跟南韩力图藉炒作靖国神社议题 , 构建一个类近东北亚的共同价值作为高地来炮轰日本 , 这种操作充分说明PRC 跟南韩一直在做着破坏和平制造对立的事。 清心

既然日本人这么喜欢参拜逝去者的神灵,也请多来北京广场上参拜吧。白面

由此看来,整个日本国民都在蠢蠢欲动,最大的恐怖主义在日本呀,生前可以为所欲为,死后不承担责任,这种变态的反人类的想法太可怕了。 震惊

请日本人看看德国人怎么做的。目前还在追讨希特勒战犯。包括集中营的看守,即使他们目前90多岁,也要法办他们。

如果日本人自己不主动积极赎罪,被害人会加倍追讨。

这要从日本人的本性看。 shentao, canada

“血债血还”,“以命抵命”,相信这不仅是中国人的文化观, 凡是受害者无论人种多有这样的心理,正确否?本人不敢轻易否定,因为这是人类社会发展至今对害命之徒最为基本的一种处罚观念。二战后,犹太人为战时的受害者追讨有罪之人实非今天德国人的真诚道歉所能终止。当初的日本军国主义者害命无数,无论其当今的后辈们如何的被“民主”了甚或又如何深地保留着本民族的赎罪观,请别忘了,不管受害者本人原谅与否,也不管中国的文化正确与否,“血债血还”在人们的心里是最公平的赎罪方式,这不仅针对日本人,也同样适用于中国人自己。还有,“生时换不了, 来世做牛做马也得还”以及“父债子还” 这些也都是中国人的文化观, 都得面对呦。 野火烧不尽, London

作为一普通民众,我从来不想在道歉上纠缠,我们还要生活,还要继续前行。但日本前首相访华去了趟南京,曰本主流媒体就在批评,让我担心,包括作者在内的有良知的日本人能否敢说出真心话,公开的道歉会否招致攻击甚至灾难?还有一种可能,在普通日本人心里根本就看不起中国或其他其侵略过的国家,觉得道歉是件丢脸的事。

还有两件史事我想谈谈,一是杭州秦桧夫妇跪像。中国传统文化里受儒学和佛教影响最多,讲求生前向善,光宗耀祖,死后留下好名声,后人瞻仰。对残害了中国历史上最出名的爱国英雄岳飞的秦桧夫妇塑了一跪像,主要是警示今人不作恶,作了大恶是要千载背骂名的。这和基督教的天堂、地狱说法有相通之处。二是伍子胥开棺鞭尸。民间普遍认为他有点过了。 贺然, 中国、深圳

作者在中日对待逝者有明显文化差异这一传统习俗上的阐述对帮助中国民众理解为何在靖国神社朝拜事件上中韩等国家如此反对而在日本还有如此高的支持率是有一定作用的。问题是,日本在保持自己的传统时,有无考虑相关国家民众的感受,毕竟被侵略、受害者是中韩等国家,而日本虽为战败国,但侵略他国的史实,想必作者也不否认。文中提到大部份日本国民一边反省历史一边不反对甚至朝拜靖国神社,既然反省,就要有个结论,就要真诚地道歉,大声地说出来,但我们至今听不到。作为一普通民众,我也能明白宽恕,蒋介石先生战后提出的"以德报怨",是有一定民众基础的,至少本人是基本认同的。中国传统的主流对逝者也是尊重的,"其人将逝,其言也善"为大众所接受。 贺然, 中国、深圳

下面香港的朱宝章认为日本人“跟其他亚洲国家的思想理念是不一致的”的说法不正确。

中国才真正跟其他亚洲国家不一致。

亚洲受过日本侵略过的国家,加上欧美对日作战国,有二十多个。这二十多国里,只有韩、中不满日本参拜神社。今年韩国政府没抗议。只剩中国孤独一份抗议。二十比二。可见中国当局的特异政策逆反了多数国家。

中国特异点在于政府需要靠仇恨维持统治。当局长期向国民强灌仇恨。致使中国人缺乏他国人那种谦和平等的心态。部分中国人只懂“按规定”去恨遍各方,独尊一党。他们对西方各国,对日本韩国印度越南印度尼西亚新加坡菲律宾等邻国,对藏人维人港人台湾人等,基本上都采取鄙视仇恨的态度。

中国当局的仇恨政策才是问题的根源。 千民, 加拿大

这是中国政府的政治工具,一方面煽动民粋,即使日本不参拜靖国神社,中国一样会用其他籍口去反对日本,因为中国人复仇心就是这么重,除非通过战争打败日本人,吐气扬眉了才会解恨。 samuel

讲到尾,中日两国如没有适当的渠道真正沟通,最终两国只会变成以色列和阿拉伯的决裂状况,因为纷争往往涉及宗教观。试想想,中国不妥日本拜祭侵略中国的人,不少日本人包括后代却坚持拜祭。「祭」是宗教的核心,在东亚不少国家,往往成为国家的核心,反对一个祭祀,对重视祭祀的国家来说,即反对整个国家,这情况在日韩之间都是一样。日本民间憎恨中韩两国,宗教观是重要因素。 PLAN, 香港

问题的关键是,如作者所说,为什么日本没有符合“全人类思想普遍性”的民族性?惩恶扬善这本就是普世价值。

中国民族性里“惩恶”的部分。放大的是道德里的残酷面,实际对应的是“扬善”。“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这在中西方文化里是共通的。

日本民族性里“扬恶”的部分,表面上看是一种善。其实是伪善。这种所谓的“善”,本质上透着一种轻率。善与恶,神与人之间只隔着一把“捅向自己的武士刀”。

一个善恶不分的民族,又如何分得清“祭拜”与“践踏”的区别?仪式庄重,内涵可笑。

正视并改正自己“民俗”里的弱点,建立真正的“民主”而非“民粹”政治。这是全世界对日本的期许 HAN, France, Lyon

震惊世界惨绝人寰的一场大屠杀,日本的教科书可以轻描淡写为“进入南京”。仅仅是要求日本内阁官员不要参拜甲级战犯,日本的作家可以夸张为“鞭尸三百”。这样的民族,竟然还能摆出一副无辜的面孔,问别人“你们怎么不理解我们的文化呢”。 无语, 珠海

如果你是中国人,想必你就不会这么说了。你似乎好不了解也不愿接受日本对中国和亚洲其它国家侵略的事实。 HAN BIN, CROATIA

作者应该学习一下历史,看一看靖国神社是如何被保留下来的,就知道参拜在法理上是对还是错。你说到“我们认为死亡是最大的赎罪,逝者都可以成为神社祭神,被生者安慰灵魂。”这个是否也适用于东京地铁屠杀的罪犯和你们的杀人犯?能解释通吗!人类和动物的区别在于道德底线,对亚洲手无寸爹的妇女和儿童如此残酷杀戮,不是军人,是懦夫!日本人要先学会做人,才能开口之后令别人尊重。在21世界的今天,没有任何宗教,传统,国祉能够凌驾于人类道德之上,你无论怎样诡辩,耻辱印在你的脸上,仇恨永远刻在我们心上。 Ninnie, London

按照这样的逻辑,德国现在也应该供奉希特勒的偶像,柬埔寨也应该供奉波尔布特的偶像。因为我相信当时希特勒也认为他是为他的国家和民族而战。虽然我是曾经是波尔布特政权的受害者之一,但我相信他当时肯定是为国家和民族而杀人。

按照这个逻辑,世界上所有的杀人犯都应该供奉。杀人者的文化应该受到尊重,受害者没有出声的权利。 小民, New Zealand Auckland

直至今天,靖国神社仍供奉着14个A级战犯,仅从这点就可以看出日本对本国战争历史和战争罪恶的基本态度,一切对所谓文化差异的解释都是障眼法和罔顾事实。看看日本政治精英在二战罪恶上历来的暧昧态度,再对比一下德国精英对二战所有战犯的政治态度,对比一下德国媒体直到今天对二战和纳粹历史罪恶的持续反省,日本人政治的接班人也就不必再写这类文章。

当日本把战争罪犯从靖国神社请出后,世界将尊重所有日本人对战争牺牲者的哀悼。 樵夫, 四川

我来一句话概括一下作者的意思:

1. 作为战胜国的中国,必须尊重战败国日本的参拜神社等涉华事件和行为,中国不得干涉;

2. 作为战败国的日本,则在此类涉华事件行为中完全无须考虑中韩等亚洲广大受害者的感受,因为这是“日本文化和贵国文化完全不同”啊 否则便是声援日本“右翼分子”。

强盗逻辑! 看来连号称中间派都没有真正吸取二战的教训,不禁要问:日本真的吸取二战的教训没有?NASA王永利, 美国

读者反馈2

言之有理,作者是位有识之士。riverhk

从 作者的文章了解到两个不同民族的思想和观念;日本和中国,也许给我一个醒觉和悟道为何日本要侵华了...而且也侵犯全世界的...原来他们的思想观念也许 没有受中国儒家思想的影响吧!中国人之所以〝死者要赎罪〞的思想是要〝在生者〞能反省过错,教导〝后来者〞要时刻克制不要犯错,犯错会受灵性的责备的,人 类人性的要求,中国人的哲理是遵从灵性出发的。但日本人刚刚相反,他们思想上觉得犯错了死后也一样受供奉的,哪怕我是服从国家的命令,做最残忍的事我也是 国家英雄,难怪战时有那么死士出来了。如果日本的教学理念不纠正过来,民族永远是不开心的一群,因为原来他们跟其他亚洲国家的思想理念是不一致的。朱宝 章, 香港

作者东拉西扯一大堆,却一直回避对问题关键——政客参拜战犯,到底是对还是不对。写了这么长一篇,却连基本的问题都不肯说明自己的态度,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如果作者觉得日本政客参拜战犯很合理,大可以明明白白地讲出来,用不着拿“只有数百柱”之类莫能两可的话遮遮掩掩。

如果作者觉得日本政客不该参拜,那么本该是支持中国和韩国政府的批评,至少不会痛骂这样的批评是“火上加油”,“最好停止这种做法”。

当然,上述评论是基于人类的正常逻辑,但也不排除在某些民族看来,错误的事情因为“只有数百柱”所以做一下也无妨,正确的事情如果让他们不舒服也该“最好停止”。看客, 大连

1.普通人参拜我们无意干涉,但事实是你们许多高层官员也很热衷于此,而且非常高调。

2.靖国神社里宣传着多么幼稚的史观,日本人应该比中国人更清楚。侵华战争美化成帮助中国人抵抗白人的战争,太平洋战争美化成对美自卫战,日本人不觉得害臊么。

3.日本右倾化可不是中国的批判导致的,就算中国无视,日本也依然在试图推进修改和平宪法,高官频繁在历史问题上发表错误言论,无视钓鱼岛主权存在客观争议的事实。你们这样做同样是对两国关系的火上浇油,对和平根本毫无建树。

4.最后,凭什么要求中国人单方面的去理解日本人的思维?你们既然无视我们对高官参拜神社的抗议,凭什么还要我们按照你们的价值观去思考?morse

好,我承认你的所谓内在逻辑。那么,为自己加害于人又害己的行为,道歉总是应该的吧?与你的“内在逻辑”不冲突吧?为什么不道歉?不学学德国?金心我, 新西兰

日本国内可能已经错过了最佳的反省时间---在战后20年内就应当对于战时的反人类罪行进行彻底的反思,就像文革到现在还没清算---可能引发红色思潮复辟一样,中国也担心日本右翼重掌政权绑架民意变得更富侵略性。

总的说来,中日关系的改善在于“勇气”---某方针对历史问题对受害者做出实质性的道歉和赔偿,并教育国民---在以前的某个时间,我们都犯了错,现在做出真诚的道歉,希望能得到对方的谅解,同时也让邻国的舆论看到自己正在做的努力。EZ

因 为日本担心,如果“坦白”得更彻底,会引来中国、韩国追偿。而从慰安妇、奴工这些案例中也都可以看到,日本的法院从来都是拒绝赔偿,担心经济受损。也由 此,日本的舆论和思想界主流还是“这些过去的事不去说为好”。极端右翼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做出刺激周边国家的事情也是迟早的了。当中韩民众反映强烈时(包括 一些打砸日本品牌的强盗行为),日本的中间民众也会想“怎么我们的邻国这样不讲道理呢?”其实中韩的民众对于日本的评价也是“不可理喻”。EZ

不 同意作者的观点:在德国没有人公开祭奠希特勒,更没有人公开穿着二战时德军的军服招摇过市,因为这是违法的,会被判刑的。德国人承认二战的事实是侵略;日 本人不但不承认是侵略,还美其名曰:把亚洲从美国的殖民统治中解放出来;日本人不但不承认在亚洲尤其是中国的杀人放火等罪行,还美其名曰:建立大东亚共荣 圈。日本社会应该好好反思反省:如何才能够融入现代社会?旅埃华人, 埃及 开罗

其实参拜靖国神社只是中日众多历史纠葛中的一个而已---领土纠纷,慰安妇,奴工,教科书修订等等,这两个国家在许多历史问题上显然存在着很大的认识差距。

日本的主流民意似乎是“我们也是受害者”,并且“受害者”的身份强于“加害者”。而中国民间对于二战期间日军在华的种种劣行还口耳相承,或见诸于书籍,毕竟还有数量众多的见证人还在世。

也 基于此,日本政府和知识界总是从现实的角度出发,拒绝彻底承认过去的战争罪行---在中日邦交正常化的谈判中,一开始日本对于侵略反省的言辞是“给包括中 国在内的亚洲近邻造成不便,感到不安”,被周恩来严厉反驳说“说得这么轻巧,又不是弄脏了小姑娘的裙子,怎么一点诚意都无?”EZ

正因为日本人认为死可以为一切赎罪,所以他们才会做出如此之多没有历史责任感的事情。而中国人做事情的时候,不仅仅考虑眼前,还有着不为后世所唾骂的历史道德观。无耻之徒

死后即无罪,则杀灭犹太人的希特勒也无罪?在二战杀人无数的日军无罪?只要一死,其罪便究?无耻的开脱,请不要把日本人变态的历史观强加于人!请日本人不要对中国人指手画脚。大家谈谈无妨,但若无视中国人感受的做法只会火上浇油!

如果日本人自觉无过,为何非要选择二战终战日参拜来炒作?想干什么大家心里明白,嘴上功夫解决不了问题。日本若不正视邻国,永久和平只是妄想。cdxr

此文写的很客观,除了理解中日文化差异外,很多中国人对日本的民间信仰,如神道教是完全不了解的,就如很多日本人也不知道普通中国人有问灵其罪的思想。再有,很多中国人从未去过日本,也是个问题,如果很多人去看了,大概会懂得用自己所看去思考历史。Julia

生前拿活人做细菌实验,死后洗得干干净净,受人祭拜,我是没法认同的。

说战犯死后不应继续赎罪,有道理。但“不继续赎罪”,不意味着就应受人祭拜,受人慰藉,两码事。何家干

1. 我想你是出于善意.

2.日本人对戦犯与英⤙c的暧昩化, 不管是有意或无意倒是你文中的重奌

3. 要求受害者去了解加害人先于要求加害人去了解受害人是不合情理

4. 我与你一样对东亚的和平担忧

5. 曰本若真希望和平应该多做努力: 比如真心的道歉,赔偿该赔偿的,归还该归还的。Gordon Chang, USA

德国政府对战争罪行的追讨延续到今天,所有连系到纳粹的行为物品仍然是国际禁忌,某些国家更立法定为严重罪行。

历届日本政府做了甚么来反思?暗地迂回把甲级战犯灵位转移到靖国、高官议员每年高调参拜,受害国、民能无动于衷吗?良知

分析的好,有说服力。最好能刊登在中国的报刊上,让中国人看看是否有道理。zhenshi, 北京

德国正视自己的历史事实

然而日本绝大部分的年轻人看起来并非如此

至少目前不是

相对在亚洲文明程度化较高的日本

应该随之进步成长,而非归责于传统文化观念的影响

各国有各国的文化价值观

但面对敏感的历史问题并不能以自己的价值观一语带过

多方的文化认同是存于包容及互信的互动之下

而日本的政体是否能够做到呢?

中国、韩国、台湾皆存在疑问于此。澳底海风, 台湾

文部省在教育体制上从无好好交代侵华历史的罪过于实际数字

对于侵略甚少在日本国土内有相关的历史博物馆

只见受米国原爆的两处和平纪念馆

或许是日本的耻感文化让日人大部分无法勇敢的展现自己较为羞见的历史

而德意志民族至少在纳粹屠犹及对他国侵略的历史问题上

较日本能坦然面对

广设纪念馆与博物馆让下一代即是人能够了解先人所走过的错路

以及民族自身的历史烙痕及对他人侵犯的历史伤疤

1970年德国总理勃兰特到波兰向犹太死难者悍然下跪

使德意志民族拥有一次心灵解放的机会

梅克尔更表达德国队受侵略者即遭屠的犹太民族有永恒的责任

让一代一代对这种反思ㄧ直传下去-澳底海风, 台湾

不管是几位侵略战争的日本皇军灵柱安奉于此

就算是一柱,对于敏感的政治环境仍然不被接受

不然尔国倒是可以考虑将这些特别身分的灵柱

移灵至另外一个能被参拜者接受的神社

让拥有政治身分的参拜者无法模糊参拜本意的意志展现

让日本国内清楚寮解谁是真正的右翼或军国主义政治人物

立不立跪像都是表面文化的层面的问题

且中国应该不曾立东条英机、板垣征四郎、甚至是昭和天皇的跪像

而真正深层的文化意志展现应该取决于是否能真正面对自己的历史

日本民族在亚洲总是自比为亚细亚的德意志民族

然而在剖视自己的反省文化却非如此-澳底海风, 台湾

此一议题固然牵涉到日本民族文化的深层因素

但两中日两国间本来就存在许多文化异质见歧

依本篇文章笔者所述

敬国神社性质应该犹如台湾的忠烈祠

祭奉许多为国捐躯的英灵烈士

请问作者:

纵然战犯经过死亡的罪孽洗礼后伤害是否不见?

从中日两国现在的关系就可以明确解答

而且有越来越糟的情况

不管是几位侵略战争的日本皇军灵柱安奉于此

就算是一柱,对于敏感的政治环境仍然不被接受

不然尔国倒是可以考虑将这些特别身分的灵柱

移灵至另外一个能被参拜者接受的神社

让拥有政治身分的参拜者无法模糊参拜本意的意志展现

让日本国内清楚寮解谁是真正的右翼或军国主义政治人物-澳底海风, 台湾

作者表现出了很多日本人唯我独尊的傲慢。

国家层面的外交要遵循什么准则?我猜应该是国际通用的基本价值观,外交就要遵守这样的外交规则,而不是日本人自己的价值观。

中 国和韩国有没有要求日本的平民百姓不去参拜?没有。中国仅仅要求主要的内阁成员不去参拜,至少不要在敏感的时期去参拜。这合情合理,因为这些政客代表了国 家,他们的举动具有外交属性,会带来国际影响,会导致外交风波,会导致局势紧张。日本的政客在从政的那一刻起就应该理解这一点。

国际社会在外交事务中没有义务和必要考虑日本国民独特的价值观。wangbo

作 者,你好!首先,作为一个中国人,我觉得你说得有些道理!但从你的文章来看,你是已一个日本人来分析中国的方方面面,而不是用真正感觉(也许你压根就感觉 不到,毕竟你不是中国人,在华时间也短),也许只有中国人自己才能明白。为什么中国从日本侵略之后,中华人民有这种行为和思想,抵制日本的一切东西,为什 么中国不去抵制或者要批判其他国家。有些事情一辈子就是一辈子,有些事情能忘就忘,唯独这种事情不能忘!日本平民老百姓,是被所谓的日本“思想”所感化, 不知!为什么中国人这么抵日本!chers, canto

德国也是民主国家,一样是“大众舆论决定国家的政治外交”,难道德国每年也有大批政客去祭拜纳粹战犯吗?

靖国神社的问题,不是死者要不要赎罪,而是活着的人如何看待死者犯下的罪恶。对历史罪人的参拜,就是对受害民族的侮辱。

按照文章中的这种逻辑,如果德国政要参拜希特勒,大家也不要去批评。批评的话,就变成缺乏对德国“内在逻辑的了解”,批评的话,“只能导致火上加油,一点都不能产生建设性的成果”。偷换概念,混淆视听,强盗逻辑——如果说有文化差异的话。Jack

好,偏颇的文章,作者能否把日本的历史和近代史集合起来研究?能看出点新的东西来呢,参拜究竟是历史问题,还是目前政客的需要,哈,还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南京, china

「周恩来和邓小平去世时遗嘱希望不保留自己的骨灰,撒入海中,是因为他们也害怕后世被人掘墓,死后问罪。」这是无耻的污蔑。lenhu, lenhu

文章中所说的日本人的理念如果是正确的话,那纳粹希特勒也已经死去,他也已经赎罪。那按照你的理论,是不是也应该为他树立一块纪念碑?James, 新西兰,奥克兰

很 遗憾,这位年青作家既不了解中国文化,也不了解日本本国政治,更不了解日本政府的言行给中国及亚洲其它国家带来的伤害。仅从自己的理解及文化的某一点分 析,得出了错误的结论。这正是许多日本人没有深刻反省历史的表现和结果,这也看出许多日本人在历史及文化上的缺失,所造成愚昧的后果。他们不以为耻,反以 为荣。这就更应引起世界人们的警惕。Dlc

很佩服这位日本年轻人,这是一篇很有意义 的文章。中国的传统文化中确实有“死者赎罪”的做法。“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为什么呢?因为即使对头死了,我们也有办法报仇。不过中国的传统文化中也有 这么一说法:罪不及父母,祸不及妻儿。冤有头,债有主,现在那些当年的日本战犯(兵)死的死,老的老(行将朽木),或许中国的年轻一代应该放下些许历史负 担了。

退一步来说,即使日本的军国魂未死绝又如何?中国已经不再是过去的中国!我们大可不必草木皆兵,祭拜就去祭拜吧,往年日本政府做的也不错了,内阁三巨头都没去过。

至于钓鱼岛,除去历史的负担,双方坐下来谈的可能性就大多喽。反思, Auckland

这位安田峰俊作家,你是否认德国人乃至欧洲人心态都不够开放,应该找个地方公开纪念希特勒?因为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日本人都已经这么做了,没什么问题!

另外, 如果甲级战犯只有14柱,其他战犯也不多,那可不可以把他们挪出来,另辟地方祭拜。这样分的清清楚楚,日本也轻松了,你认为何如?PUMPKIN, QINGDAO

*** 周恩来和邓小平去世时遗嘱希望不保留自己的骨灰,撒入海中,是因为他们也害怕后世被人掘墓,死后问罪。***

这位日本”中国通“知道”奇葩“在当下是什么意思么?我只能说,恕我粗愚,我想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这位”中国通”经过深思熟虑后写就的文章了。哇哈哈

这位安田峰俊,上次在bbc登了一篇,我的评论就是,如果中日关系的协调,日本方面靠的是这种“所谓”的中国通,那就完蛋了。这次的文章同样,自诩客观,实 则立场偏激。日本如果有问题,就是文化传统,中国人要理解之。中国如果有问题,就是中的文化传统根子上有问题,要改。这么看来,这位安田峰俊只是个来中国 玩儿了一阵子会说几句中国话的日本愤青而已。不过通过他的言论,我们可以从侧面了解日本相当大一部分人的思维是何等狭隘和偏激,如果这部分人是大部分人, 那中日关系前景的确是不乐观了,恐怕只能硬碰硬解决问题了。PUMPKIN, QINGDAO

中国其实没有什么“死后也要赎罪”的传统。在我生长的地方,老百姓普遍认同“死人病人无仇人”的观念。

中 国历史上出现的鞭笞死人的案例,多是当事者出于当时的某种需求,主要是政治方面的需求而进行的。如今中国当局对日本人的参拜纠缠不休,就是从政权维稳出发 的政策。政府专横、官吏堕落,世道黑暗,民众怨声载道。当局全靠制造强烈的“敌情”来转移人民的不满。这是中国的特殊国情。

亚洲受过日本侵略的国家,加上欧美等二战时对日作战的国家,共有二十多个国。这二十多国里,只有韩、中不满日本参拜神社。今年韩国不满但没说什么。只剩中国孤零零发出抗议。二十比二,可见中国当局奉行的是偏激的、逆反多数国家态度的特异政策。千民, 加拿大

理 解是相互的,做为二战侵略者,日本首先需要更多了解受害者的内心,而不是要求受害人去理解日本,这是第一步,也是全人类思想的普遍性。第二,政治上要主 动,领导者要有气度,比如可以学习德国总理每年去设在法国的纳粹集中营忏悔那样,每年去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鲜花。路子是自己走的,日本要想在世界上有更大的 影响,就要做到“大国”的风范,中国或中共懂不懂参拜背后的文化差异这不是关键,其实现在这帮以及以前的几届参加过抗日战争的领导人是很想与日本建立战略 伙伴关系,一个强大的东亚联盟超过现在的任何联盟组合,中国人讲究个人做事在不在理,错了就要赎罪,即使是死了的罪犯,难道罪行就可以不了了之吗?这在任 何民主国家都讲不通。刘轩, 伦敦

安田先生的论述深入浅出,引经据典甚为妥切,佩服!在网络被一派民粹和民族情绪冲动笼罩的氛围中,能有如是清醒、冷静好文实在难得。游隐, 中国北京

如果按这位日本人所解释的: 日本拥有独特的生死关逻辑,对逝者尊敬,并视为神灵;那为什不在靖国神社里,供奉和祭奠被日本军队残暴杀害的三千五百万中国人的生命!gnkinc

作者没有搞清楚政府“靖国批判”的根本目的。Yuki, Helsinki

满 嘴的胡言乱语,按照这样说,日本也不要在意中国怎么做,中国也有中国自己的方式,你的参拜都不是普世价值观还拿来说什么事,中国也没有批评其他的神社,也 没在甲级战犯放入神社前抗议,甚至在日本的首相参拜前也没怎么批评,日本人为什么参拜这个还用的着解释吗。再说了中国为什么要不批评,一个右倾的日本对日 本的害处比对中国大,如果没日本的右倾,至少现在的日本不会是美国的附庸,右倾就会犯错,犯错对中国只是暂时的影响,对日本就不一定了。8年的抗战换来日 本68年的政治残疾,如果日本可以重来,他们肯定不选战争,至少不选择这样结果的战争。中国需要一个右倾的日本来减少自己的压力,这点日本也明白,只是日 本有些太配合了。11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