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是什么?

苏联时代宣传画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苏联时代宣传画:列宁和斯大林十月革命期间在彼得堡向民众演讲

百年前,1914年9月,苏联十月革命领导人弗拉基米尔·列宁正在忙着著作《卡尔·马克思》。这本最终在当年十一月出版的“传记”书,实际成为早期俄共将马克思主义俄罗斯化——即“列宁主义”的经典工具书,并为五年后的血腥暴力革命奠定了理论基础。

从那一刻起,究竟什么是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是否真正在世界上实践过的争论就一直没有中断过。

百年沧海桑田,由俄国十月革命引发的全球共产运动,历经两次世界大战和冷战之后的兴衰,如今只剩中国、朝鲜、越南、老挝和古巴几个屈指可数的至少理论上仍坚持共产专政的国家。

有分析人士指出,在在如今西方社会受困后金融危机时代,在主要工业国债台高筑、高失业,民间不满情绪高涨同时,残余共产国家中唯一有分量的中国式“马克思主义”或“共产主义”是否能继续维系,已成为西方政治经济精英们关注的一大理论难题。

中国当下实行的是什么主义?中国共产党与马克思主义还有关系吗?BBC中文网继近日发表的“重温《资本论》 再识马克思”专题报道后,再次关注有关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现状的论争。

“红色朝圣”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发展,部分人率先富起来,英国各地游人中的中国面孔逐年增多是不争的事实。多数中国游客旅英的重点是古迹和名牌精品店,然而也有越来越多官员和公派学者会选择百忙偷闲前往伦敦城北一隅——高门公墓(Highgate Cemetery)中的卡尔·马克思墓前留影,彰显自身“红色”本质。

图片版权 Chinese Embassy
Image caption 前往北伦敦马克思墓前献花留念的中国学者和官员络绎不断

北伦敦的马克思墓因此也成为时下中国人的“红色朝圣”一大目的地。

BBC中文网记者不久前就曾巧遇一位前往马克思墓朝圣的一位公派学者。这位在伦敦某大学短期进修的中国某大学学者表示,他是受“校党委委托”向伟人献花致敬。

此外,中国驻英大使馆在中共党庆等时节也会组织中共党员到马克思墓前瞻仰纪念。

不过,有不少包括中国官员和学者在内谙熟中国事务的人都会私下指出,尽管眼下还有这些大张旗鼓地纪念与朝圣,尽管中国官方和民间可能还有一定对“红色经典”的怀旧,但如今真正心口如一、笃信马克思主义的人恐怕已凤毛麟角了。

最近中国某搜索网站对在校大学生的一次民调结果显示,对马克思主义学习“有兴趣”的仅占13%,表示“一般”的占50%,而“没兴趣”的占37%;也就是说十之八九已经无所谓。

尽管这只是一次对大学年轻人的民调,但应该可以从一定程度上反映目前中国人的思想现实。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人更多关心的是学业、就业和事业,政治感兴趣的不多。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 caption 不少西方学者批评中国共产革命违反了马克思主义原则

西方很多学者对中国共产党马列理论的最大批评恐怕就是主义的中国化问题——随时随地因为自身需要而改变“主义”,修正“原则”。

阅读一些近年中国马列主义研究的书刊就不难发现,最热门的命题恐怕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或“中国特色”。

很多中国大学的政治教材直言,“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

而所有论述和论证的最终结果都是一个:中国共产党是唯一一个应该理所当然继续统治中国的政治力量。

很多西方学者指出,著作《共产党宣言》、《资本论》等共产主义经典理论文献的马克思当年所憧憬的天下大同、无阶级社会、平权、民主等共产主义理念,后来在俄国化、苏联化,以及中国化、朝鲜化和古巴化之后,与马克思主义还有多少关系呢?

但至少在以英国为例这样早已将马克思主义归限于学术研究范畴的西方国家,即使是最左翼的学者和社会精英,即使他们再笃信公有制和社会主义,也不会有人以马克思主义英国化为由而倡导威权与人治。现任工党党魁米利班德就出身于共产世家,父母均是共产党员,自己也是公开的社会主义者,他对现行资本主义制度反对的最大表现也仅局限于议会辩论和竞选前的执政纲领制定上。

反马克思主义的中共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新华社图)中国大学生更多关心的是学业、就业和事业,政治感兴趣的不多

一些长期研究中国共产运动的英国学者,即使是左翼学者都长期批评说,其实中国共产革命从开始就是违背马克思主义原则的。

这些学者指出,马克思主义的一大原则就是革命需要等到一个国家和社会的工业化和布尔乔亚资本主义需要发展到相当的水平,要有相当觉悟的城市化工人阶级领导。

英国学者指出,苏联、中国、朝鲜、越南和柬埔寨等国的“共产主义”革命,尽管都曾经尝试拔推动苗助长式的激进工业化进程,但最终都因没有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基础而沦为极端主义的“坯子革命”,对各国社会、经济、政治和文明发展都造成巨大创伤。

关注中国发展的英国保守派学者也指出,即使以马克思单一线性历史发展观,即人类社会要从“低级”原始、奴隶、封建、资本主义,最终发展到“高级”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思路来分析,当今中国也最多只是在尚未完全摆脱封建专制阶段,初步进入资本主义阶段发展,距离社会主义文明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因此当权者继续坚持实行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本身就是反马克思。

更多西方学者还指出,马克思主义的另一个主要原则是具有高觉悟的劳动者联合起来推翻阶级社会,创造无阶级、民主平等自由的新世界,而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如今所造成的现实却是极少数统治阶级打着共产主义的旗号,继续以封建威权压制和剥削劳动者,因此也与正统马克思主义唱反调。

当然,中国政府麾下的马克思主义学者完全不同意英国和西方学者的这些观点和批评,这恐怕是政治学者们可以研争的一个大型命题。

(编撰:晧宇 责编:李莉)

网友如有评论,请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