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纵横:斯里兰卡的复兴之路

斯里兰卡在经历了漫长而残酷的内战和2004年印度洋大海啸侵袭之后,政府决定将建设更好、更快、更通畅的公路网作为建设重点。我们沿着这些新建的公路去探索地区之间以及民族社区之间是否真的架起沟通的桥梁。

我们的汽车沿着亭可马里市(Trincomalee )北面的一条公路一直开下去,在公路和海滩之间可以看到一些残垣断壁的房屋,几乎只剩下光秃秃的水泥柱。

司机塔林杜(Tharindu)一边驾驶着他舒适的空调汽车,一边和我们聊天,“斯里兰卡现在是个和平的地方。”

接下来我们经过另一个地区,这一地区受到政府军和主张分离的泰米尔猛虎组织长期内战的严重破坏,此外还受到2004年印度洋大海啸的重创。海啸造成全国约40000人死亡。

内战已经结束5年多了,但是在棕榈树之间,弹坑仍然清晰可见。

随后,汽车经过一片难民的临时住房区,这些建筑上贴满了日本水泥公司的商标。路上看到的一辆垃圾车,是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赞助的。美国人这里正在修建一座新的教堂。

每一个设施上都标明捐助者的身份。

公路建设

我们的汽车下一段路是从亭可马里市到尼甘布市,也就是从东海岸直通西海岸,这是一条平坦干净的柏油公路。

路面很宽阔,略带蓝色,路边上涂上的洁白分界栏杆将我们与公路以外的红色的土壤分割开来。

而这仅仅是横跨斯里兰卡几百公里新建和翻修的高速公路的一部分。

当汽车开到一段公路的转角处,似乎总能看到大批穿着橙色工作服的工人在修路。公路正在经历巨大变化,我们讨论话题更多的谈是哪一条公路质量好,车速快。

新建的柏油公路随处可见。但是修建这些新的公路的资金来自哪里?这个问题并不是一目了然。

中国“珍珠链”?

自从内战结束以来,中国成为斯里兰卡最大的投资者。中国给斯里兰卡提供大量贷款和捐款,用于建设一系列基础设施工程,其中包括一座发电站、多个港口和一个机场。

根据斯里兰卡财政规划部发表的数据,中国去年对该国投资总额约52亿美元,其中超过三分之一用于公路建设。

去年,斯里兰卡开展的5个重建公路项目中,中国提供17亿美元资金。此外,中国还承诺将向该国提供26亿美元贷款。

中国否认此举是在实施所谓“珍珠链”战略,建立势力范围,制衡印度在该地区的影响力。

但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9月访问斯里兰卡之际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形容斯里兰卡是印度洋上的一颗“明珠”。

Image caption 斯里兰卡去年开展的公路建设项目重建公路1400公里。

看到国家的发展,司机塔林杜感到很高兴。

他咬了一块巧克力饼干后告诉我,他更喜欢当司机而不愿再干在面包店的工作。他说当司机可以跑更多的地方,也可以赚更多的钱。

聊天之际,我们经过了几个水果摊,货架上摆满了木瓜、释迦果和西瓜。

公路边手领着小孩,一手提着一大堆刚买的商品。

政府说,斯里兰卡需要修建公路,有了这些公路,人们才能重建他们的生活。

Image caption 这些大象必须跨越公路,才能走到储水池。

当汽车行驶在斯里兰卡的中部干旱地区,映入你眼帘的是大片的平原,到处荆棘丛生和密密的竹林。

此时我们和该国最不寻常的公路使用者不期而遇,司机塔林杜紧急刹车,汽车保险杠差点撞上大象的鼻子。

一群长着黄眼睛,伸着粉色舌头的野生大象从我们面前慢慢走过。

这群大象正在前往岛上最古老的人工湖的路上。

这个水库,也被称为蓄水池,是斯里兰卡僧迦罗族国王大约1700多年前修建的,目的是为了增加灌溉能力。

继续沿着公路往前开,我们又经过了一座古建筑群——锡吉里亚古城。这是一座建在巨大的石山山顶上的古城堡。

Image caption 锡吉里亚古城被池塘和花园围绕。

古城浇灌池塘和花园的水压系统至今都是史无前例的工程。甚至到现在,每当大雨过后,古城里的喷泉就会有源源不断的水喷出来。

道路崎岖

斯里兰卡大型的建筑工程已经不是新鲜事了,但是很明显,不是每个人都能如此迅速地跟上经济开发的速度。

路上可以看到印度制造的快要散架的公交车喷出肮脏的尾气。当这些公交车堵在公路工程收尾现场排队等候通过,乘客们通过熏得黑黑的车窗里向外不断张望。

毫无疑问,新建的公路缩短了斯里兰卡国内有车族和富人旅行的时间。但是仍然有很多人在等待从这些开发项目中受益。

经济学家木图克利斯塔(Muttukrishna Sarvananthan)说,新建的公路减少了“各地区之间的实际距离”。

但是,“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更需要缩短。

图片版权 AP
Image caption 斯里兰卡大多数泰米尔人居住在该国的北部和东部。

他说,“从新投资,市场和就业方面来说,内战破坏地区的居民从重建或新建的公路中获益非常有限。”

“的确,旅行的时间显著降低,民众和制造商的旅行更为舒适。但是在耗费时间和资金方面,也就是交易成本并没有降低。”

木图克利斯塔指出,斯里兰卡目前需要一套有效的公共交通系统,需要重建法治,需要“健全管理体制”。

反对党对于公路建设表示关注,并提到中国贷款中令人眼花缭乱的利率问题,失败的工程和贪污腐败问题。

反对派还指出,在内战破坏的地区,人们仍然住在临时建筑了,战争给他们造成的创伤还有待愈合。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指控斯里兰卡政府军和反叛力量在内战结束阶段几个月犯下了战争罪。今年8月,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拒绝给联合国人权调查小组的三名成员发放签证,拒绝他们入境。

Image caption 在亭可马里市海边,仍可以看到2004年印度洋大海啸造成破坏。

一项联合国主导完成的报告显示,斯里兰卡长达26年内战,在最后5个月内估计大约40000平民丧生,大多数是因为政府军炮轰造成的。但是斯里兰卡当局对此加以否认。

与此同时,国际特赦组织说,斯里兰卡当局继续镇压异见人士,旨在 “恐吓那些对侵犯人权事件表示关注”的人士。

斯里兰卡政府要求在明年1月提早两年举行总统选举,选举比联合国发表人权报告早两个月时间。

这些新建的公路很可能有助于总统拉贾帕克萨争取选票。但是,国家发展的道路仍然崎岖不平。

(编译:白灵 责编:路西)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读者反馈

我觉得这个路西很有意思,他负责的稿子都有这样的一种调调,那就是中国帮着这些国发展有什么用呢?不如多盖几座教堂,抚平他们的心。

并不是建了路,可以和外边联通了就会富,这还用你们说?但是这是一个富的基础,剩下的要靠自己,起码人们有了希望,有了改变的可能。这才是斯里兰卡需要的。

帮他们养护一下贫民窟和救济一下他们粮食,于事无补,有可能还培养了他们的惰性。

未署名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