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没有民主, 香港怎能在“风雨中抱紧自由”?

图片版权
Image caption “雨伞运动”已经过去一周年。

“雨伞运动”一周年过去,香港的民主路还可以怎样走下去? 如果波涛汹涌的雨伞运动还争取不到过半数市民的支持,“雨伞世代”可以怎样游说更多的香港人?其实,无论是支持或反对占领的香港人,均非常珍视香港的自由;反对占领的市民只是以为香港还可以在没有民主的情况下继续享有自由。不过,香港以往“无民主但有自由”的模式已经彻底破产。

核心价值

土生土长的香港人都珍惜香港的“核心价值”或自由:廉洁的行政部门、公正的司法体系、中立的警察部队、自由的新闻传媒等等。

回归十八年,这些自由已经被一场场的暴风吹打得遍体麟伤。没有民主雨伞遮挡,香港那能“在风雨中抱紧自由”?

年轻的“90后”多数支持“雨伞运动”,他们在回归后成长,深深感受到自由的日渐侵蚀。 较年长的在“无民主但有自由”的环境中成长,很多还相信香港可以继续拥有自由。在我的朋辈中,就有不少是中间派, 甚至是反对“占领”的“蓝丝”。

让我向珍重自由的朋友解释:在政治学中,民主和自由必然相辅相成,没有民主, 自由就不可保。环顾世界,香港是唯一有自由而无民主的地方。如非九七前有英国的议会民主做后盾,这罕有的例子根本不可以独善其身。

三任特首

第一任行政长官董建华推行高官问责制,司长和局长职位不再由公务员出任,改为由特首以合约方式聘用 。由于特首不用向市民负责,委任制滋生了任人唯亲的现象,开始侵蚀中立的公务员体系。董建华更在北京的催促下于2003年提出了国家安全法案,激起五十万港人上街抗议, 他最后被迫撤回法案并引咎辞职。

第二任特首曾荫权扩大政治委任制度, 进一步破坏公务员体系任人为才的传统,并加剧官商勾结的风气。他当时的下属、政务司司长许仕仁收受多笔款项,贪污罪名成立,已被判入狱七年半。曾荫权本人也牵涉贪污丑闻,刚刚被香港廉署落案起诉两项身为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名。

现任行政长官梁振英在2012年上任以来,任命其支持者到各政府部门及咨询委员会。梁本人也被揭发收受澳洲公司UGL约五千万港元款项而没有申报。此外,败坏之风更吹至廉政公署,连前廉署专员汤显明也成为贪污调查的对象。与此同时,政府日益封杀各项自由。胆敢批评“梁班子”的传媒人士被降职或解雇(例如李慧玲),甚至受到黑社会份子袭击 (例如刘进图)。香港警队也被 批评不再公平执法,沦为政府打压异见的工具。

香港民间流传这个说法: 前两任特首是“温水煮蛙”,大部份港人还以为自由尚可保存下去;梁振英则“猛火煮蛙”,令更多港人在过去两年猛然醒觉起来。

蚕食自由

去年9月28日香港警方施放的催泪弹令民愤一发不可收拾,非一日之寒,就是因为九七后的历届香港特区政府已经不断蚕食香港的自由。

“雨伞运动”虽然震憾人心,感动国际传媒,但还不能打动所有爱护自由的香港人。

这些朋友要擦亮眼睛。如果“无民主但有自由”的模式在“雨伞运动”以前已经站不住脚,在“后雨伞时代”更彻底破产。国务院港澳办前副主任、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在去年十二月宣布,要全面夺取“香港管治权”,并把斗争由“街头转到了法庭,转到了立法会,转到了政府内部,转到了中学大学等”。

果然,在过去数月来,香港警队执法更加不公平,一方面迅速检控占领者, 另一方面迟迟不起诉滥打示威者和市民的警察。与此同时,新闻自由也买少见少,记者在采访“占领”期间史无前例地受袭的个案大多还没有处理,连老牌报章《明报》和《南华早报》都变成“风暴中心”,前者撤换曾经大事报导“雨伞运动”的总编辑,后者年前已更换总编,最近再终止了几位敢言评论人的定期专栏。

为了对“香港管治权”加强控制,梁振英领导下的特区政府继而进占大学。梁振英委任的港大校委会成员连同左报,不管民意的反弹,力图阻截陈文敏教授出任副校长(人力资源)。这打压不单单是秋后算账,间接惩罚任职法律学院的“占中”倡议人之一戴耀廷, 最重要还是全面控制支撑香港自由的重要支柱。难怪评论担心下一个斗争对象将会是与“占领”毫无关系的香港大学校长马斐森 。

打击公务员

港人别以为曾荫权终于被廉署落案起诉,便足以证明香港的法治还原好无缺。如果说前特首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为什么同是没有申报利益的梁振英及其他一些特区政府领导班子成员到目前还可以逍遥法外?除非“梁班子”也被落案起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精神才可以保持。否则,曾荫权可能是梁政府继邓国威免职(前香港公务员事务局局长)后, 打击公务员体系的另一手段。回归以后, 不少公务员依旧公正持平地执行任务,令委任的高官难以驾驭, 陈佐洱因而要整顿“政府内部”。

与邓国威同时免职的还有曾德成──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的胞弟。曾氏兄弟是传统左派,其爱国心无容置疑。问题是曾钰成按规章秉公办事,使“梁班子”不能轻易控制立法会,更让不民主的政改方案被大比数否决。

曾钰成亦毫不违忌地评论北京的香港政策,指去年中国国务院的《“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太“粗暴、生硬地向香港人传达中央必须加强对香港管治的讯息,难免引起部分香港人反弹。”

曾钰成更提到,“如果中央对香港的干预和介入越来越深,即使名义上北京没有取消一国两制,但到了一个地步,从量变到质变,本质上中央直接对香港行使管治,那一国两制就不复存在了。”

近日,北京中央政府官员对香港的事务也越管越多 。陈佐洱更指出香港还没有“依法实行”“去殖民化”。中联办主任张晓明也称特首,拥有特殊法律地位,“超然”于行政、立法及司法机构。这些讲话令香港舆论哇然。

港人不要以为不涉政治,埋头挣钱便可以明哲保身。近期连李嘉诚这样的香港富商也被中央党报攻击,指其撤资不爱国。 不但是政治及公民自由,现在连经济自由也朝不保夕。

香港资深媒体人Steve Vines 曾将德国著名神学家马丁·尼莫拉 (Martin Niemöller)有关纳粹党的名诗“起初他们……”改写如下:

起初他们迫害民主派时,我没有发声——因为我不是民主派;

接着他们迫害新闻工作者,我没有发声——因为我不是新闻工作者 (这一句是我加的);

再来他们迫害学者,我没有发声——因为我不是学者;

后来他们迫害律师,我没有发声——因为我不是律师;

最后当他们逼害我的时候,已经没有人能站出来为我发声了。

在一场场的风暴吹袭下,香港过去“无民主但有自由”的模式已经被摧毁得奄奄一息 。关心香港自由的朋友,一是接受自由的消亡,一是加入争取“真普选”。

(责编:路西)

本文不代表BBC立场和观点。如果您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欢迎使用下表给我们发来您的意见:

网友反馈

明白人,写的太对啦

龙平平

正因為沒有民主, 香港才要在「風雨中抱緊自由」!

孟光, Hong Kong

所谓的:“民主,自由,普世价值等等”,世界人民看看叙利亚,也都明白了。作者难道不知道这个口号已经失去市场了吗?好好再想一个被的什么口号吧:)

Wu, ca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