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布莱特专访:“新伊丽莎白时代”的中英关系

英中两国都期待对方在朋友圈中扮演更重要地位。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英中两国都期待对方在朋友圈中扮演更重要地位。

10月2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英次日,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所长尼布莱特(Robin Niblett)接受BBC中文网专访。

中国人民银行当天宣布,在伦敦成功发行50亿元人民币央行票据。据多家媒体报道,习近平预计将与英国签署合作建设欣克利角核电站的文件。无论是英国金融界热盼的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扩容,还是颇为吸引眼球的足球项目合作、甚至还有敏感的核电以及通讯项目, 习近平访英携带的“大礼包”正在逐渐打开。

此前一天,尼布莱特刚刚发表了新的长篇研究报告(Britain, Europe and the World: Rethinking the UK’s Circles of Influence),论述和预测英国国际关系走向。如果用中文流行词汇简单翻译的话,这篇报告的主题正是“英国新的朋友圈”。

“新伊丽莎白时代”

在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尼布莱特表示,英国正在尝试从小伙伴(junior partner)做起,与中国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在此过程中,英国必须在与美国、欧盟等传统关系基础上,找到正确的新平衡,尤其是掌握好英美关系以及英中关系的平衡,“不能过分受制于(overcommitted)中英关系”。

“2010年以来,‘新伊丽莎白时代’(neo-Elizabethan age)的英国国际关系正在影响英国外交政策,其特点是,英国减少了对欧盟、美国传统关系的关注,加强了和新兴市场国家的双边关系。”尼布莱特表示。

BBC中文网:从战略角度观察,您最关注这次访问期间中英两国达成的哪项具体合作?为什么?

尼布莱特英国政府深知基础设施老化严重,拖累了英国经济。另一方面,英国政府债务严重,正致力于积极引进外国投资。这是我优先考虑的方向。

我特别关注的领域是,交通和基础设施,当然还有能源。能源项目尤其是核电项目和金融支持密切相关。英国政府正在致力于新的核能战略,中国也在向全球出口核电技术,因此能找到合作点。

高速铁路当然也很重要,不过中国还面临其他国家的竞争。

伦敦将在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金融服务业占英国经济的比例高达12%左右,英国还是全球最大的金融服务出口国,保持这种地位对经济非常重要。而在另一方面,今后10-20年时间里,全球金融市场的最大变化可能是人民币的国际化,中国公司越来越全球化,对国际金融市场和人民币的需求也越来越大。

伦敦可成为除了香港之外的人民币最大外部交易中心。美国和中国的政治问题限制了纽约成为人民币全球交易中心。

BBC中文网:在您的最新研究报告中提到了欧洲和美国两大圈层,那么中国以后在英国国际关系中扮演何种地位?

尼布莱特影响圈分析是我在研究报告中重点提及的。我非常清楚地表达了这样一种观点,中国在政治和经济上越来越强大,英国需要重新平衡自己的能力,当前和过去的格局已经不同。

我相信英国会在未来10-20年逐渐成为中国的小伙伴。 中国和美国可以独立开展外交政策,去影响全球,但英国不具备这种能力。

英国应该重新审视自己的国际地位。最核心圈层还是欧盟,英国和中国市场的合作还是得放在欧盟和中国经贸关系大框架下考虑,比如中欧自由贸易协议。英国还可以借助5亿人口的欧盟来和中国打交道。另一方面,英国应该学习法国、德国和中国做生意的经验。

我没有把中国放在第二圈层,欧盟是首先的、临近的安全保障因素。但在现在这样一个危险的世界,中东、俄罗斯都对英国的安全存在外部威胁,这方面需要第二圈层的美国来确保安全,环大西洋伙伴关系就是这样一种机制。英美在同样的发展阶段,除了安全保障外,贸易投资合作已经非常成熟,法律、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的制度也非常接近,这些合作还可以为中英关系提供借鉴。

BBC中文网:在英国国内,很多人在关注中国的环保、人权等问题,中英关系如何面对并解决这些争论?

尼布莱特我认为英国政府做了正确的选择,对中国作出战略承诺。

中国政府已经做出了非同寻常的努力,改善人口、经济等问题,英国可能不太赞同中国的法治等政府治理方面的问题,这是因为英国长期以来有自由社会的传统,两国目前差异太大。

关键要看中国的发展方向,我认为中国正在走向一个方向,通过经济发展让人民受益而不是相反,这种方向抵消了这些问题的负面效果。这和俄罗斯形成鲜明对比,俄罗斯加紧人权、经济、媒体管制,没有找到一个平衡的发展方向。

对英国来说,找好一条底线、掌握好双边关系的正确平衡非常重要。 我认为,判断的标准就是,中国的发展战略是不是朝着一个好的方向,是不是对世界有利。

但是,我不认可英国政府目前的一些做法。奥斯本访问了乌鲁木齐,他似乎完全不知道在人权等问题上的差异,但这种差异客观存在。奥斯本走得太远了。

我认为他对上交所的访问是好事,对乌鲁木齐的访问是坏事。

英国也发生了一些和中国相关的黑客事件,但政府没有公开谈论这些争端。英国政府和公司只是私下谈论并加强防备。

英国和美国不同,不用承担这么多的国际义务,比如安全、军事、亚太战略等。但英美关系不能恶化,如果一旦发生安全问题和战争,美国还是英国的首选伙伴。现在中国还主要是经济伙伴,英国不能过度依赖和受制于中国。

华为是一个标志性的公司,其标志性意义甚至超过亚投行。美国和英国对待华为的不同态度显示了英美对于中国投资的差异,在这个问题上英国更加专业、实用。英国人说,我们和中国是经济伙伴,美国人不允许华为在美国投资,但他们没有制裁华为,也没有遭到像俄罗斯石油公司一样的待遇。英国允许华为进入后院,是很有争议的,但显示了对中国投资的开放程度,政府可以通过监管让其非常透明。

新闻背景:“新伊丽莎白时代”的英国朋友圈

尼布莱特在最新发表的研究报告中重点论述了“新伊丽莎白”时代这一提法。

他提出,尽管存在种种缺陷,但欧盟仍然是英国国际关系中的核心圈层,美国则处于“第二圈层”。但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在英国朋友圈中的地位在逐渐上升。

尼布莱特认为,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危机是一个标志事件,让英国放弃了帝国地位,转向扮演美国小伙伴。

上世纪60年代的经济衰退让英国寻求自己在欧盟的伙伴地位,但在撒切尔时期和梅杰、布莱尔时期,英国仍然认为自己处于欧洲中心地位,这种心态导致了英国和欧盟的尴尬关系。

在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打击后,英国开始全面衰落但仍自视甚高,国家实力与自身定位出现巨大错位,而上述错位令英国在此后30多年内外政策顾此失彼。 至20世纪70年代末,英国GDP早已被法国超过后,还被意大利超过。面对国内外一系列政治、经济挑战,经过对自身优劣势的审慎分析后,英国逐渐明确了在国际政治经济格局中的定位和出路:做地区强国而非全球性大国;是欧洲国家而非仅仅是英联邦国家;与美国保持紧密同盟关系;利用自身科研文化优势发展新兴优势产业,提升自身竞争力。这些定位与英国国力水平较为契合,自此英国的发展迈进了快车道。

“心态变化”

近年来英国重新审视自己的国际关系。《卫报》的评论文章称,自2005年起,西方经济体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负债累累,增速接近为零。各国政府都面临着一个崭新的现实:全球经济增长主要依赖中国增速和资金的拉动。

这种心态变化的一个标志就是英国非常重视和新兴经济体国家的双边关系。对于中国,英国政府认为中国正在致力于摆脱“中等收入陷阱”,以消费和服务成为新的经济发展动力,取代过去的投资和出口,但这需要引入其他国家的资源和经验。

在美国仍然承担很多国际安全义务,并且在人权、知识产权、南海等问题上和中国较劲的情况下,英国选择了差异性的外交战略。加入亚投行的决定使英国从与中国关系较为落后的位置跃居前列。

尼布莱特认为,目前国际形势的改变,决定了英国应该重新审视自身的国际地位和外交关系。 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有利于全球经济和国际秩序。将来中国也将变成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对于英国来说,英国政府明确表示要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伙伴,英国将中国视作本国经济发展的关键因素。对于负债累累、经济正从金融危机打击中开始慢慢恢复的英国来说,大量对外投资、看重长期合作发展的中国正是英国所需要的可靠商业伙伴。

(责编:萧尔)

如果您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欢迎使用下表给我们发来您的意见: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