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焦点:巴黎气候协议总结

法国外长暨巴黎峰会主席法比尤斯(中)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左),法国总统奥朗德(右)在最后一场会议中拍手庆祝协议通过。 图片版权 AP
Image caption 法国外长暨巴黎峰会主席法比尤斯(中)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左),法国总统奥朗德(右)在最后一场会议中拍手庆祝协议通过。

在巴黎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上,195个国家的代表星期六(12月12日)一致通过一项历史性协议。BBC记者海伦•布里格斯(Helen Briggs)为您盘点此次协议的主要内容。

协议的意义

这是有史以来世界各国首次就如何应对气候变化问题签署一项协议,而且近200个国家就控制温室效应气体的排放达成共识,也被众多观察家视为是“历史性的”。

1997年签署的《京都议定书》为一小批国家订立了减排目标,但美国随后退出,而其它国家也未能履行协议。

不过,科学家也指出,如果想遏制危险的气候变化问题,巴黎协议仍需加大力度。

在《京都议定书》的承诺之下,全球气温的上升幅度仍将达3.7摄氏度,《巴黎协议》则为加快解决问题订出了路线图。

协议重点内容

  • 让全球平均气温升高不超过2摄氏度,并且朝着不超过1.5摄氏度的目标努力。
  • 限制人类活动所排放的温室气体,在2050年到2100年之间实现人类活动排放与自然吸收(树木、土壤、海洋)之间的平衡。
  • 每五年检视各国对降低温室气体排放的贡献,使任务更具有挑战性。
  • 较富裕国将提供较贫穷国“气候资金”来因应气候变化,与转换成使用可再生能源的过程。

涵盖范围与漏网之鱼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会场外的倡议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的游行人士。

科学家指出,如果地球升温比工业业革命前时期高出2摄氏度,气候变化将会达到危险且不可回逆的阶段,防范此状况发生就是这次协议的核心。

随着地球暖化几乎已达到1摄氏度,地球已经有半条腿踏进了危机。许多国家──包括受到海平面升高影响的低漥地区国家的领导人──要求采取更严格的1.5度目标。

如此目标更远大的期望也被收录在此次协议中,承诺将“努力限制”全球暖化至不升温超过1.5摄氏度。

气候研究机构“气候分析”(Climate Analytics)执行长比尔·赫尔(Bill Hare)说,此目标是“卓越的”。

“对于在气候变化中抵抗力脆弱的国家诸如岛国、低度发展国家,以及那些来大会表示他们要的不是同情而是行动的国家来说,这是一项胜利。”

在此同时,这项协议也第一次提出长期蓝图,规划出“能在最短时间内达到”的温室气体排放顶峰,并且要“于本世纪后半叶之前”,在人造温室气体排放与自然界山林海洋的吸收能力间达到平衡

“如果协议被同意且被执行,就意味在未来几十年间,要将温室气体排放降到净排放量零。这也符合我们提出的科学证据。” 波茨坦气候冲击研究中心(Potsdam Institute for Climate Impact Research)主任谢尔胡伯(Hans Joachim Schellnhuber)说。

一些人士用“难得”来形容此次协议,因为在过去,有些原定目标因为协商而被降低。

“《巴黎协议》只是长路中的一小步,而有些内容让我沮丧及失望,但它还是有进步的。”绿色和平国际总部(Greenpeace International)总干事库米‧奈都表示。

“这项协议不能把已经落入坑洞的我们给救出来,但它减缓我们下坠的速度。”

谁来买单?

图片版权 AP
Image caption 世界强权领袖被呼吁要对全球暖化采取积极行动。

资金问题一直是巴黎协议谈判中的一个棘手问题。

发展中国家表示,他们需要财政及技术协助来发展再生能源以替代现有的能源。

而此次协议承诺,发展中国家在2020年前每年将获得1000亿美元的财政支持。不过,这个数额比许多国家希望得到的要少。

此外,协议要求发达国家在2020年后继续维持每年提供1000亿美元支持的承诺,并以此作为基础在2025年前就提供进一步的财政支持达成协议。

协议表示,发达国家应继续向贫穷国家提供财政支持以应对气候变化,并鼓励其它国家以自愿方式加入这一行列。

对此,伦敦大学学院(UCL, London)的科尔曼博士(Dr Ilan Kelman)表示,他对在提供财政支持上缺乏明确的时间表感到担忧。他说:“每年提供1000亿美元作为起点是有帮助的,但这一数额仍然低于每年各国军费开支的8%。”

下一步发展

在巴黎协议中,只有部分内容有法律约束力。

各国有关减排水平的承诺是自愿性质,而究竟何时检讨有关承诺的执行情况,并订出更严格的行动,也曾是此次谈判中的其中一个难题。

协议最终统一在2018年检讨有关行动的进展情况,然后每五年再检讨一次。

正如分析家指出的那样,巴黎协议只是朝向低碳世界发展的一个开始,接下来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英国南安普顿大学国家海洋学中心的施普德教授表示,巴黎协议包括了一些令人鼓舞的目标,但很少人意识到实现这些目标的艰巨性。

“由于整个机制都是建立在各国自行制定减排目标的基础上,而且没有具体的指引明确指出对这些减排目标的要求,因此对于这些目标最终得以实现,也是很难乐观的。”

(编译:李文 / 刘子维 责编:叶靖斯)

如果您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欢迎使用下表给我们发来您的意见: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