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纵横:俄军在叙行动一周年 普京收益如何?

图片版权 Getty

俄罗斯在叙利亚进行支持阿萨德政府的军事行动,至今已有一年时间,其成效相当显著。

俄军一年前刚刚抵达时,许多人估计叙利亚政府军已经岌岌可危。但现在,形势几乎已经逆转。尽管阿萨德政府仍然虚弱,但政府军目前已经处于攻势,正试图夺取阿勒颇全城。

开始时,由于近年来西方国家在中东地区的军事行动往往成效不彰,许多分析家认为,俄罗斯的干涉行动也很可能失败。他们说,俄军没有实力进行远征作战,俄罗斯将很快发现自己已深陷叙利亚内战的泥潭。

但一年来的形势发展与这种预期完全不符。

军事“胜利”

长期研究俄罗斯军队的华盛顿智库詹姆斯顿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高级研究员罗杰·麦克德莫特(Roger McDermott)说:“西方观察家一般都对俄军在叙利亚的表现刮目相看。俄军能够策划、执行并维持这样一个复杂的军事行动,并且在离俄罗斯很远的地方进行后勤补给,令人感到难以置信。”

但是,俄罗斯干涉叙利亚的目标到底是什么呢?

从苏联时代起,俄罗斯就和叙利亚保持着战略合作关系。俄罗斯在叙利亚有一个小型的海军基地,并且是叙利亚军队的主要军火来源。叙利亚是俄罗斯在中东地区施加影响力的最后一个立足点。

俄罗斯担心这种战略关系瓦解,因此普京总统才决心采取行动。

有关俄罗斯干涉叙利亚的新闻报道主要关注俄军的空军力量,但俄军帮助叙利亚政府军加强训练并为其补充军火,也是扭转战局的一个关键因素。

但这并不是说,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的军事目标是完全一致的。

叙利亚政府想要重新控制所有被反对派占据的领土,但美国智库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Wilson Center)的迈克尔·科夫曼(Michael Kofman)认为,俄罗斯的战略意图很不一样。

图片版权 g
Image caption 俄罗斯决定出兵,主要是为了保护与叙利亚的战略关系。

他说:“和叙利亚和伊朗不同,俄罗斯对争夺领土没有兴趣。莫斯科的意图是,在战场上逐渐消灭叙利亚的温和反对派,只剩下伊斯兰圣战者,并迫使美国加入政治谈判,拖到这届美国政府任期结束。在这两点上,俄罗斯都是成功的。

“俄罗斯的最终目标是,通过停火协议来巩固叙利亚政府军的战果,同时拖延谈判,以在战场上消灭真正的叙利亚反对派,到2017年,西方在这场冲突中将不会有任何其他可行的选择。

“俄罗斯在干涉行动中尽量避免损失,主要让其他参与方的地面部队去打仗,把俄军军官派驻到这些地面部队中,以协调军事行动,指挥空中打击。”

武器试验场

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还为俄军将领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演练部队的机会,同时为俄军的最新军事技术提供了一个试验场。

麦克德莫特研究员说:“俄军总参谋部将此视为一个试验新式武器、新型战法以及展示军事现代化成果的良机。”

俄罗斯空军在叙利亚部署了其最先进的一些战机,但其战机在叙利亚使用的炸弹却往往是没有精确制导的旧式弹药。这与几乎全部使用精确制导炸弹的西方军队空袭作战差异很大。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 caption 俄军在叙利亚部署了很多武器系统。

俄军特种部队和炮兵参与了叙利亚战场的地面作战,俄罗斯海军舰艇和潜艇还发射了远程飞弹。连俄罗斯唯一的一艘航空母舰也在赶往中东地区的途中。

叙利亚已经成为俄罗斯军事力量的一个展示橱窗。

外交优势

在外交上,俄罗斯的军事行动也给莫斯科带来了一定的优势。

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军事角色改变了其与以色列、伊朗和土耳其的外交关系。

以色列和俄罗斯已经达成了相当程度的默契。例如,以色列针对黎巴嫩什叶派真主党武装的空袭,并未因俄军控制大片叙利亚领空而受到影响。

俄罗斯和伊朗(叙利亚的另外一个重要盟友)的关系更加密切了。连俄罗斯和土耳其之间的敌意都已经削减,因为两国都认识到它们必须在一定程度上考虑并容忍对方的战略目标。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 caption 由于叙利亚冲突,美国重新评价了与俄罗斯的关系。

但是,在这场冲突中受到最深刻影响的是美俄关系。

当然,可以说叙利亚和乌克兰问题一样,是美俄之间无法达成一致的国际问题之一。

但是,俄罗斯的军事行动保证了阿萨德政权不会被消灭,从而迫使美国改变对策,试图与俄罗斯在此问题上合作。

美国不得不将俄罗斯视为一个平等的外交对手,还被迫改变了对阿萨德政府的态度,不再像以往那样要求阿萨德必须下台。

俄军和叙利亚军队的空袭行动造成大批平民伤亡,西方多国政府因此指责俄罗斯野蛮残暴,甚至犯下战争罪行。

但是,西方的民意对这场战争似乎无动于衷,这可能反映了西方民众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之后的厌战情绪。

另外,由于形势的复杂性,很多人对其中的是是非非很难有清楚的了解。

俄罗斯政府向国际社会宣传说,俄军在叙利亚的行动是一场文明世界针对恐怖主义的斗争。对西方公众来说,这种说法并没有什么说服力,但确实使国际社会对此的看法更加复杂化。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 caption 普京总统通过视频向在叙利亚古城帕尔米拉举行的音乐会致辞。

俄罗斯很重视信息战。在叙利亚军队从“伊斯兰国”手中夺回古城帕尔米拉后,在古城的遗迹上举行了一场特别的音乐会,普京总统通过视频发表讲话。

当然,这个宣传活动针对的不只是国际受众,也包括俄罗斯的国内民众。

科夫曼先生说:“克里姆林宫很巧妙地操纵了俄罗斯民众对叙利亚战事的看法。俄罗斯的行动受到自身军事能力的制约,但同时也受到国内政治的制约。由于俄罗斯经济状况不佳,俄罗斯领导人一直担心,在叙利亚的行动可能会被民众看作是一个不必要的负担。”

科夫曼认为,俄罗斯今年3月宣布减少部署在叙利亚的军力,就是要告诉俄罗斯民众,俄军的战略目标已经达到,这场干涉行动不会无限期地延长。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 caption 俄罗斯参与叙利亚政府军对阿勒颇的狂轰滥炸,受到国际社会的指责。

西方观察家曾预测,武装干涉叙利亚可能会给普京总统带来政治风险。但迄今为止,还看不到这种迹象。

科夫曼说:“有人曾预测乌克兰、叙利亚或经济危机会使普京的支持率崩盘,但到目前为止,这些预测都错了。克里姆林宫获得公众支持的能力显然比西方预计的高很多。”

俄军在叙利亚的伤亡状况很难估计。外界知道,俄军直升机曾被击落,俄军特种部队的几名士兵在战斗中被打死。但是,总的伤亡人数似乎很有限,而且俄方对伤亡的新闻报道限制很严。这也是俄罗斯国内反战情绪不高的一个原因。

按俄方自己的标准,对叙利亚的干涉行动在很多方面都是成功的。但实质的问题是,目前的状况是否将维持下去。

换句话说,俄罗斯有没有清晰的退出战略,能够巩固其胜利,并停止遭受损失?

麦克德莫特研究员认为,俄罗斯的战略目标是模糊的。他说:“如果俄罗斯有退出战略的话,那战略似乎是加强叙利亚军队的战斗力,并找到某种长期的政治解决办法,以证明俄罗斯已经重新取得了大国地位。”

科夫曼说,俄罗斯武装干涉叙利亚的“战略影响”仍然不明朗。

他说:“叙利亚军队的情况仍然是一团糟,伊朗一心支持阿萨德,但俄罗斯更感兴趣的是与美国的大国博弈。

“如果没有一个政治解决办法,俄罗斯的耐心和资源都会耗尽,其目前取得的成就很容易烟消云散。俄罗斯领导人知道,这可能会持续多年,因此可能会希望在仍保有军事优势的情况下尽快达成交易。”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