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美国能否维持亚太霸主地位?

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大量出口钢材导致中美之间发生贸易纠纷。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 caption 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大量出口钢材导致中美之间发生贸易纠纷。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消息在亚洲引起广泛的不安。全球各国都在关注,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是否会采取孤立主义和保护主义的姿态,而这对整个世界意味着什么。

美中关系是全球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但特朗普对此的态度仍然不够明朗。这使外界猜测,美国是否会逐步从亚太地区撤退,任由中国填补权力真空。

中国一些保守派人士已经预言,中国正在取代美国的亚太霸主地位,而美国将不得不面对这一现实。

但实际上,特朗普很可能会采取“congagement”,即一种“遏制”(containment)和“接触”(engagement)双管齐下的战略态势,而不是奥巴马时期的“巧实力”战略。

在选战期间,特朗普曾说,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友,如日本和韩国,必须承担起更多的地区安全责任,必须为美国分担更多的地区防务费用。

特朗普即将于下星期四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首次会面。与特朗普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说,美国新政府可能会支持安倍晋三发展日本的军事力量,以应对中国的挑战。这样,日本就会在日美同盟中分担更多的费用和责任。

东京和北京都对这个说法感到不安。但是,特朗普的战略顾问、前中央情报局局长伍尔西(James Woolsey)最近提出建议说,美国应与中国达成一个“大交易”(grand bargain),美国承认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利益,而作为交换,中国也应接受该地区的现状。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 caption 在选战中,特朗普一直明确表示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要预测特朗普可能采取的亚太政策,还应该了解美国现政府倡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奥巴马政府积极推动该协定,希望在美国和亚太多国之间实现自由贸易。

2015年5月,25位曾分别在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府任职的前高级官员,包括7名前国防部长和10名前财政部长,共同致信美国国会,要求国会通过“贸易促进授权议案”,以推动TPP谈判取得进展。

信中说,TPP不仅将使美国与经济高速发展的亚太地区发展更紧密的联系,还可以加强美国与亚太各国的安全防务合作。

信中还说,如果TPP不能通过,美国的盟友和合作伙伴将质疑美国的承诺和决心,最终可能会放弃美国,而寻找其他伙伴。这些前高官认为,TPP事关重大,关系到美国的声誉、影响和领导地位。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 caption 特朗普胜选,在亚洲各国导致了广泛的不安。

一年半以后的今天,那些签署这封信的前高官可能会认为,他们在信中表达的担心已经开始成为现实。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已经宣布要与美国“分道扬镳”。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近日也访问中国,并签署防务和投资协议。

多数观察家都认为,TPP已经胎死腹中。连希拉里都在选战中放弃支持TPP,以平息美国商界的不满。连美国最坚定的盟友日本对TPP也没有很大的热情。

但TPP的终结并不意味着美国将停止在亚太地区继续发展经济关系。中国对全球化的逆转和贸易保护主义的兴起感到非常担心。十年来,中国已经成为自由贸易的重要推动者。中国积极寻求与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签署自由贸易协定,不仅增加了经济实力,同时也促进了在政治和军事方面的国际影响力。

在奥巴马总统的第二个任期,中国的国际影响力提升到了顶点。习近平在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时强调,要在中美之间构建“新型大国关系”。

在这期间,在中美关系中合作与竞争并存。习近平多次说,中美两国的共同利益远远大于分歧。

尽管中美之间的战略互信正在减少,但两国间互相依存的经济关系已成为两国关系的基石。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中国在南海的岛礁建设引起邻国和美国的不满。

如果特朗普要树立贸易壁垒,破坏中美间稳定和互相依存的双边关系,威胁中国的经济“新常态”,这将对中国的经济改革计划和政权合法性造成严重的影响。

中国共产党内部对这些问题有很深的分歧。在将于一年后举行的中共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这些都将成为关键议题。

特朗普很有可能会意识到,如果他忽视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领导地位,那么这将对美国经济造成严重后果,而且会削弱自二战以来对地区稳定至关重要的同盟关系。

他也应该了解,奥巴马政府没有制止中国在南海的任性作为,包括在主权有争议的岛礁上修建空军和海军基地,美国两大党内部对此都有强烈不满。

特朗普不一定会加速美国在亚太地区地位的相对下滑。相反,特朗普有可能采取对中国既遏制又接触的方针。他可以对中国在周边地区的强制行动进行更强有力的反制;但同时,他也可以加强在“一带一路”和亚投行等中国主导的重大地缘经济计划上与中国的合作。

本文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BBC中文网立场。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