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帼百名:挑战男性威权的阿拉伯女性漫画家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在一些阿拉伯国家,女性仍需要有男性亲属的许可才能结婚、拿到护照或是出国。虽然“男性监护制度”不一定总记载于法条,但还是存在于许多家庭的日常生活中。

BBC年度专题“巾帼百名谈天下”采访了三位来自北非的女性漫画家,请她们用画笔描绘出在她们身处的国家中,男性监护制度如何持续影响女性们的生活。

埃及

“在我的国家,从少女新娘这个问题上最能体现出男性监护制度,”埃及获奖漫画家多阿‧阿德勒(Doaa el-Adl)说。

“有一种趋势──来自海湾地区的有钱男人到贫穷的乡村娶年轻女孩当暂时新娘。”

身为一个严厉抨击禁忌议题如残割女性生殖器(女性割礼)和性骚扰的漫画家,阿德勒经常被告上法庭,也曾被指控亵渎。

“少女新娘”(young brides)所指的是刚届满埃及试婚年龄,也就是刚满18岁的少女。她们的家人将她们许配给年纪大她们许多的外国男人。

从很多案例中可以看到,男人们只将这种婚姻视为短期安排,之后很快就会抛弃少女新娘。

图片版权 DOAA EL ADL
Image caption 阿德勒画出一名阿拉伯男人推着装满女性的购物车

阿德勒指出,矛盾的是,为了阻止这个现象而立的法律,反而起到助长做用。

法律规定,如果一个外国男人要娶一个年纪比他小超过25岁的女性,他必须付给该名女性的家人超过6000美元或等价的物品。

这笔钱对来自海湾(波斯湾)地区的富有男性来说是笔小数目,但对于在经济日渐恶化的大环境下挣扎求生的贫穷埃及家庭来说,无疑是很大的激励。

“贫穷地区的男人可以说是把少女们卖掉,而政府无能阻止这样的情况发生。”

突尼斯(突尼西亚)

“我刚开始画画的时候我使用匿名,所以很多人以为我是男的,”突尼斯漫画家纳迪娅‧赫亚里(Nadia Khiari)说。

“他们想不到女性也能画出幽默机智的漫画人物。”

赫亚里创造了“来自突尼斯的威利”(Willis from Tunis)。威利是一只猫,藉由它的冒险旅程对颜色革命后的突尼斯做出嘲弄评论。

她以威利为主角画出一个主题──在突尼斯,强暴受害者依然处于被迫嫁给施暴者的压力之下,藉此避免让自己的原生家庭蒙羞。

图片版权 NADIA KHIARI
Image caption 纳迪娅‧赫亚里画出“荣誉”在强暴受害者双亲眼中的重要性

她以漫画对争议议题发表评论的灵感来自于一位突尼斯男性脱口秀主持人。该名男主持人称一名遭到三个男性亲属强暴而怀孕的女子必须嫁给当中一人,他在发表此番言论后在10月被停职。

赫亚里说,社会上抱持这样观念的人还是很多。即使“性别平等”在2014年阿拉伯之春后立的新宪法中载明。

“女性的身体属于她们的家庭,即使她遭受性暴力,荣誉依然是家族要极力保有的……突尼斯当局没有意识到何谓强暴,他们没有将之视为严重的罪行。”

摩洛哥

蕾涵‧埃劳尔(Riham Elhour)是第一位作品被刊登在摩洛哥报纸上的女性漫画家。

她的生日是3月8日国际妇女节,她说她“生来就是女权主义者”。

她将童年嗜好转变为职业的契机是15年前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奖。

图片版权 RIHAM ELHOUR
Image caption 她选择的主题是国外旅游。许多摩洛哥男人使用法律禁止他们的妻子出国旅游。

即使摩洛哥许多有关男性监护制度的法律在2004年和2014年都有被推翻,女性在法律上仍需要有丈夫的正式许可才能带着小孩合法出国。

“男性可以藉此控制女性的生活,” 埃劳尔说。

至今埃劳尔仍是唯一一个作品被刊在报纸上的女性漫画家。但她仍坚信透过她的艺术创作,她最终能够改变摩洛哥社会对女性的看法。

“我希望我的画作能鼓励女性为自己的权益奋斗,我不希望女性以受害者自居。我是个斗士,所有女性都是斗士。”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